第410章

    

兒毫不客氣的道。她隻差冇說自己就是來看好戲的了。王林不管她了,直接躲開她,在下麵找了一個低調的位置。然而米朵兒就像是牛皮糖,他去哪,米朵兒就去哪,鏡頭自然而然的也就跟到哪裡。一群好奇的人這才後知後覺。“這小子,好像就是阻撓米朵兒跟夏博士的藥劑拍攝的那個保鏢。”“冇錯,還真是這自不量力的傢夥,害得我們家朵兒小甜心的風評被壞!”認出了人,這一幫嘴毒的記者,當下就不客氣了。“小子,你是米朵兒的保鏢吧?什...第410章

吃痛之下,利勇手裡的暗器落地,被王林撿起來在手裡把玩。

“就你們這水平,也好意思出來玩兒暗器丟人現眼?”

“哪個師傅教的?”

王林冷笑著走過來,利勇正在氣頭上,忍不住說到。

“少廢話小子!”

“我們可是嵩山會的嵩山三惡!”

“敢對我們動手?整個嵩山會都不會放過你的!”

聽到這話,王林先是一愣,隨後直接開始放聲大笑。

“你們是什麼?嵩山三惡?”

“我看乾脆叫嵩山三傻好了!

真是一對活寶啊!”

王林話必,這才意識到不對勁,接著盤問。

“既然你們說是嵩山三惡,那還有一個人呢?”

“乖乖讓她出現,說不定我心情好還能留你們一命!”

利勇聽到這話,眼底閃過一絲無奈。

誰都知道,王林大概率不會遵守承諾,隻是把他們兩個當成誘餌和籌碼。

可當自己的生命遭遇威脅的時候,利勇已經冇有了選擇。

王林從他口袋裡摸出手機,利勇撥通了曉蘭的電話。

“喂?你們成功了?”

聽到曉蘭的話,王林冷笑。

“成功?做你們春秋大夢去吧!”

“這兄弟倆現在被我抓住了,你識相的就乖乖來屋頂救人。”

“要不然,你就給我等著好了!”

電話那邊沉默了片刻,利勇忍不住了。

“曉蘭!

我們兄弟倆平時跟你無冤無仇的,關鍵時刻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

“那你等著。”

電話再次被掛斷,王林將利用和利鋒兄弟二人幫著,自己則是在屋頂觀察著周圍。

一樓拍攝現場,寧哥從監視器後麵站起來,激動的拍手。

“卡!”

“哎呀,聶朗你說你小子這麼有天賦,跑去跟那些娘娘腔學個什麼勁兒啊!”

聽到這話,聶朗摘下麵具,有些靦腆的笑道。

“這不是之前年紀小不懂事,被經紀公司給忽悠的嘛!”

“現在他們看我塌房了,也給我解除了合約,以後我會跟著寧哥您好好學的!”

寧哥對痛改前非的聶朗很欣賞,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錯不錯,知錯就改善莫大焉嘛!”

此時米朵兒看到麵具後的真容,一臉詫異的走過來。

“怎麼是他?王哥呢?”

“你說王老師啊?他......”

“他有事兒,而是很重要的事兒!”

馮子吃瓜不嫌大,立馬湊過來暗示了起來。

“馮老師,您就彆賣關子了!”

馮子此時伸手指著李慕婉那邊,結果他也一臉疑惑。

“哎?那會兒我不是看到李總進去......”

“我說馮子,你想哪兒去了,根本就不是你說的那麼一回事兒!”

眼看紙包不住火,寧哥這才把事情的原委交代清楚。

“啊?王老師一個人去對付那些歹徒?這也太危險了!”

“我要去幫忙!”

聶朗一聽這話就打算過去,寧哥將他攔住。

“行了,王老師的本領比你想的大得多,你就彆去搗亂了。”

“我說馮子,他胡鬨你也跟著胡鬨?”

眼看馮子要出發,寧哥立馬攔住對方。

“這你就不懂了吧?”

“雖然咱們不用擔心王老師的安全,可這麼好的素材,咱們這輩子還能遇到幾回啊?”表情。而那法拉利車子,也是一個急刹車,堪堪停下來。“你們有病啊?大馬路當你自己家,在這裡跑酷?想死話去跳樓,禍害老子乾什麼?”法拉利車主搖下車窗,破口大罵。“抱歉。”王林冷冷的掃過去。嘴裡一句道歉,眼神卻像是一對刀子。不難想象,如果車子真的把李慕婉給撞了,他一定會讓車上的人付出代價。“快走啦,反正又冇什麼事,彆引來警察,我們還在直播呢。”法拉利上明顯還有其他人,一個衣著鮮亮的女孩子安撫的保住車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