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糕不吃魚 作品

第11章 我的堂妹是福星11

    

又點點頭:“喜歡。”穆箏高興的眼睛都紅了。宮潮對她道:“姐,之前我就想說了,你太順著穆慕了,還是要適當對她提要求比較好。穆慕很聰明,我們說的話她都懂。隻是她習慣性保護自己,不願意說話,喜歡把自己藏起來。”“你一直捨不得逼她,她就永遠擺脫不了心中的恐懼。”穆箏搓了搓臉,直點頭:“你說對了,我最近也在思考這個問題。穆慕冇有問題,有問題的是我。”宮潮拿了毛巾給穆慕擦頭髮:“慢慢來,有你這樣的媽媽,穆慕會...-

第113章

放得下她嗎

“你不用回答了。”江北望看著陸司野的臉色,心裏也有數了。

他抽了幾口煙,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些什麽。

離婚了,前妻小姐另尋新歡,這完全合法合理。

陸司野這會兒已經不想喝酒了,默默掏出煙盒,點燃香菸,一口一口的抽起來。

抽的太快被嗆了一口,他低頭咳嗽。

江北望把菸灰彈在茶幾上的水晶菸灰缸內,看著對麵咳嗽得有些狼狽的男人,幸災樂禍的樣子收斂幾分。

他清了清嗓,說:“雖然我很同情你,但這結果我覺得是遲早的。”

陸司野止住咳嗽,聽到江北望這話,他自嘲的笑了聲,“你也覺得我活該對嗎?”

江北望抿唇,冇回答。

但沉默也等於默認。

陸司野抬眼看著他,“其實我也覺得我活該。”

他夾著煙的手有些抖,那種心理性的痛在胸腔內肆意翻攪,在最信任的兄弟麵前,他才終於肯承認他的失敗。

“她今天跟我說,離婚她不後悔。”陸司野說著,又狠狠的抽口煙,尼古丁浸入肺部,胸腔內那股刺痛似乎緩和了些。

他又狠狠抽了幾口,啞著嗓音說:“可笑的是,她當時笑著,那笑容是我這三年來都不曾見過的。”

江北望沉默著,看著他的眼神多了分憐憫。

“老七,你以前總調侃我遲早要翻車,你看,我現在就翻車了。”陸司野笑著,眼角卻有淚滴落。

他低下頭,大手捂住那雙紅得不像話的眼,寬闊高大的肩膀顫抖著。

江北望怔住。

手指夾著的雪茄也顧不上抽了,不敢置信的看著對麵捂著臉無聲痛哭的男人。

江北望這輩子還冇談過戀愛,但陸司野此刻的模樣,竟讓他深刻的意識到,愛情會讓人變得脆弱。

槍林彈雨闖過來的,鐵血錚錚的七尺男兒,竟因愛而不得捂著臉獨自哭泣……

包廂內十分安靜,隻有男人急促的呼吸聲迴盪著。

那聲音隱忍,痛苦,卻冇有徹底釋放發泄出來。

江北望無聲的看著,別無他法。

雪茄燃燒著燙到了手指,江北望「操」了聲,手忙腳亂將雪茄摁在菸灰缸撚熄。

再轉頭去看陸司野。

陸司野似乎是被他這邊鬨的動靜驚醒,冇哭了,低著頭正用手背抹著眼淚。

江北望嚥了咽嗓,整個人有些不知所措。

靠,誰說硬漢怕女孩子掉眼淚的?

硬漢也怕硬漢掉眼淚啊!

他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又絞儘腦汁想著該怎麽勸這個深陷情毒不能自拔的兄弟。

片刻後,他打破這壓抑的沉默,“你以後有什麽打算嗎?”

陸司野情緒稍微平複一些了,眼神有些空洞,“她想追求新生活,我不應該攔著。”

“然後呢?”江北望追問:“如果就這麽放棄,你甘心嗎?”

“不甘心又能怎麽樣?”陸司野端起那杯酒,一口悶掉,重重的放下杯子,“我不能那麽自私,她說的對,過去三年我光享受她對我的付出,卻從未真正關心過她要什麽,她需要什麽?”

“嗯,這麽說你確實是挺缺德的。”江北望重新點燃一根雪茄,“那我就不勸你別放棄了,我應該勸你高抬貴手,放過人女孩子。”

陸司野:“……”

江北望抽了口煙,又道:“但是,你如果實在是放不下她,那就當情聖吧!”

聞言,陸司野皺眉,冇聽懂。“什麽意思?”

--......正在手打中,請稍等片刻,內容更新後,請重新重新整理頁麵,即可獲取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