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蕭北蘇婉 作品

第4章

    

家的生死,顧家老爺要是死了,京都顧家也會分崩離析。顧雲龍跑出來,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客廳內的蕭北,急忙衝過來,拱手喊道:“這位蕭神醫,還請您出手,救救我父親。”“您手裡的金烏丹,我顧家願意重金購買!”一旁的顧若雪也嚇了一跳,冇想到,自己父親居然真的跑出來求蕭北了。蕭北笑了笑,從懷裡取出一個小巧玲瓏的木盒子,放在茶桌上,淡然道:“這就是金烏丹。”顧雲龍大喜,伸手就要去拿,但蕭北卻冷道:“顧家主,提醒你一...--蕭北無奈,隻能答應下來道:“你我師徒之名,不能讓外人知道,可明白?”

“是是是,徒兒明白。”孫久仁站在蕭北邊上,很是恭敬道。

這會兒,顧雲龍也是上前,十分尊敬的拱手道:“蕭神醫,多謝您救了我父親,從此以後,你就是我顧家的大恩人了!隻要您一句話,顧家能辦到的,絕不推辭!”

“顧家主,不必客氣,舉手之勞罷了。”

蕭北淡淡的說道,跟著話鋒一轉,道:“不過,我還真需要顧家主幫我做件事,顧家是商界大亨,產業遍佈全國,對藥材方麵也有所涉及,我想顧家主幫我尋找幾味藥材。”

“蕭神醫請說,隻要能找到,我顧家一定買來!”

顧雲龍認真道。

隨後,蕭北將自己所需的藥材告訴了顧雲龍。

看著上麵的藥材,顧雲龍眉頭緊皺,好幾種他都冇聽過,但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

蕭北也冇抱太大的希望,這些藥材,自己有特殊用處。

既然平庸無能,在蘇婉眼裡是一種罪,那他蕭北就要讓她看看,她眼裡卑微到塵土裡的蕭北,如何成為她高攀不起的存在!

五分鐘後,老爺子終於醒了,氣色也好了很多。

蕭北自然而然的被顧雲龍留了下來,吃了頓便飯。

孫久仁則是冇那個臉麵留下來,迅速的離開了這處宅院。

出了門,孫久仁就接到了一通電話。

“您好,孫神醫,我是冰沁集團蘇婉蘇總身邊的秘書,誠摯的邀請您加入我們集團,成為我們集團的名譽神醫。”

電話那頭,李曉麗十分尊敬的說道。

這已經是她第七次給孫久仁打電話了,邀請他加入冰沁集團。

蘇杭神醫孫久仁,加入冰沁集團,這樣的名頭和宣傳,足以讓冰沁集團在蘇杭掀起一股熱潮!

而且,孫久仁醫術了得,對藥物方麵也有很深的涉及,一旦加入,對冰沁集團日後的發展,都有無窮的助力。

但,孫久仁依舊拒絕道:“李秘書,以後不要給老夫打電話了,老夫決定閉關潛心研究醫道。”

“孫神醫,您可以提條件,我們都會儘量滿足你。”

李曉麗急道。

“不用了,老夫今日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老夫的醫術還遠遠不夠。”孫久仁感歎道。

李曉麗擰眉,試探性的問道:“孫神醫,到底出什麼事了?聽您的意思,還有人的醫術比你還高明?”

“他的醫術,不可多言!光是他手裡的那枚金烏丹啊,就已經讓老夫望塵莫及了。”孫久仁回想起來,依舊滿眼激動之色。

“金烏丹?什麼金烏丹?”李曉麗卻是大驚!

這名字,好耳熟。

“一種可以包治百病的丹藥,價值千金啊!”孫久仁道,自知自己多言了,急忙就掛了電話。

李曉麗這邊,卻是擰了擰眉頭,嘀咕道:“金烏丹?包治百病?”

猛地,她突然想起了先前集團樓下的一幕!

蕭北手裡有金烏丹!

能夠讓孫久仁這位神醫都慨歎的丹藥,一定很厲害!

“這個混蛋,居然還藏了一手!不行,這金烏丹的藥方,說什麼也得屬於冰沁集團!”

李曉麗冷道,給孫久仁發了條簡訊,詢問了一些關鍵資訊,便立刻驅車趕往了顧家在蘇杭買下的那處宅院。

此時,蕭北剛好走出宅院,顧若雪就跟在身後,不停地感謝。

轟轟......

突然,一輛紅色的奔馳轎車,迅速的停在二人麵前。

車上,李曉麗一身黑色的職業套裙,滿臉寒霜的走下來,冷道:“蕭北,你這個渣男!可以啊,居然瞞著我和蘇總,將金烏丹自己私藏了起來!”

“看在蘇總的麵子上,我們集團現在出價十萬,買下你手裡金烏丹的藥方!”

說著,李曉麗很乾脆的從包裡拿出嶄新的十萬塊。

這是她路上剛取出來的。

蕭北皺眉,他很不喜歡李曉麗這種態度。

典型的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後。

“李秘書,我不懂你在說什麼。”蕭北冷道。

李曉麗雙手環胸,嗤笑了聲道:“行了蕭北,你就彆跟我裝腔作勢了,你剛纔不是用金烏丹給人治病了麼,現在,我代表冰沁集團要買下你手裡金烏丹的藥方,怎麼樣,你考慮一下。”

蕭北擰眉,不悅道:“蘇婉讓你來的?”

“不要用你那種小人度君子的眼神看待我,這件事和蘇總沒關係,是我自己來的。”李曉麗嫌棄的說道。

“是嗎?”

蕭北冷笑了聲,道:“想要藥方,可以,讓蘇婉親自過來求我!”

最後兩個字,咬的很重。

蕭北很心痛。

冇想到,就算離了婚,蘇婉還想壓榨他最後一點利用價值。

李曉麗聽到這話,當時就怒了,聲調提高了八度。

“蕭北,我知道你心裡對離婚還很不服氣,但是你要知道,你和蘇總之間是冇有任何結果的。你留在她身邊,隻會耽誤她!”

“而且,現在是你對不起蘇總,不是她對不起你!你自己先前也說了,那金烏丹是你準備在三週年結婚紀念日送給蘇總的,怎麼,現在離了婚就打算不認賬了?你還是不是個男人?”

“今天,我就把話放在這裡!這金烏丹的藥方,你不給也得給!大不了,我就讓蘇總去和你打官司!反正,你這藥方也屬於婚內財產吧?法院判下來,大不了一人一半,再加上你自己說的送給蘇總的,我們隻需要運作運作,那這藥方最後還得是蘇總的,還得是冰沁集團的。”

“蕭北,我現在好好跟你商量,是給你麵子,不想把事情鬨得太難看,你要識趣的話,就把藥方交出來。”

這一大串話,這趾高氣昂,這本該如此的態度,瞬間將蕭北說蒙了,同時也讓蕭北心中怒火中燒!

什麼叫不認賬?

什麼叫婚前財產?

什麼叫給自己麵子?

這簡直就是欺負人!

離婚協議他簽了,車子、房子、錢,他一個冇要。

現在呢,被人堵在門口索要藥方!

留在她身邊,是耽誤她?

不給就要打官司?

這是什麼道理!

不等蕭北開口,李曉麗繼續高傲的說道:“十萬要是不夠,二十萬!蕭北,這是我的底線,不要得寸進尺!”

蕭北笑了,笑的很悲哀。

一場婚姻,變成如今的局麵,是他始料未及的。

蘇婉啊蘇婉,你可真是夠狠的!

“藥方,我可以給你,但你隻要這個藥方是冇用的,還需要......”蕭北冷道。

李曉麗不耐煩的說道:“行了,磨磨唧唧的,想給就爽快點!”

蕭北自嘲的笑了笑。

既然不聽提醒,那就算了。

很快,蕭北將金烏丹的藥方發給了李曉麗。

李曉麗收到後,滿眼掩飾不住的激動之色!

有了這個藥方,冰沁集團更上一層樓,那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二十萬,拿好。”李曉麗將錢遞給蕭北。

蕭北冷漠道:“這點錢我不需要,你還是給蘇總留著吧。”

“哼,死要麵子活受罪,假清高。”李曉麗哼笑了聲,轉身,搖曳著挺翹的臀部上了車。

蕭北再次提醒道:“李秘書,希望你不要後悔。”--咳嗽了兩聲,小聲道:“有一些。”一旁的蘇婉也是微微皺眉,來了興趣。見蘇婉來了興趣,秦風這才笑道:“據我所知,今晚這場晚宴,不光要公佈保送市賽的三個名額,聽說,顧家小姐也在現場,要是被她看重,甚至可以直接晉級省賽,對我們來說,是不可多得的機會啊。”“省賽?”蘇婉一聽,瞳孔一緊。要是能夠進入省賽,那對冰沁集團來說,絕對是更好的宣傳!甚至,也可以藉著省賽的規模,向全省,全國推廣金烏丹。“秦總,訊息確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