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蕭北蘇婉 作品

第2章

    

對,這一跪,應該的。”說罷,顧雲龍眼中閃過一絲極深的厲色,道:“不過,要是他冇那個本事,這一跪,我怕他承受不起!”前麵的蕭北,似乎知道顧雲龍在說什麼,淡淡的笑了笑,走進了臥室。不過,他卻突然回頭,邪魅一笑,道:“顧家主,彆忘了,若是治好了,還要嫁女兒的哦。”顧雲龍一愣。顧若雪則是滿臉緋紅,儘顯小女兒家姿態。臥室內,孫神醫急的滿頭大汗,來回踱步。此刻看到蕭北走進來,就跟看到了救星一樣,剛想上前說什麼...--聽到這話,蘇婉表情一擰。

眼前的女孩,真的很漂亮,無論是身材還是顏值,絲毫不輸自己。

再加上那輛拉風的法拉利,讓蘇婉心頭猛地一顫。

蕭北什麼時候認識這樣的女孩了?

也就二十出頭吧,比自己還小五六歲。

一股醋意,在蘇婉心頭升起。

剛好,女秘書也跑了下來,看到了眼前一幕,眉頭緊鎖。

“不好意思,你是哪位?”蕭北蹙眉,掃了眼眼前的女孩。

很年輕,很漂亮。

但自己不認識啊。

“蕭神醫,是沈會長介紹我過來的,我叫顧若雪。他說,您手上有金烏丹,隻有您手裡的金烏丹才能救我爺爺,我顧家願意出一千萬買您手裡的金烏丹!”

顧若雪滿眼淚水的懇求道。

“沈長安?”蕭北嘀咕道。

沈長安是蘇杭商會的會長,前兩年的時候,蕭北給他看過病,因此結識。

冰沁集團能發展到現在的地步,也少不了沈長安的幫忙。能和他有交集,這顧家人看來也不簡單。

沉默片刻,蕭北點頭道:“可以,不過我得先去看看你爺爺的情況。”

畢竟,自己還欠沈長安一個人情。

這個忙,得幫。

“謝謝蕭神醫。”顧若雪抹了抹眼淚。

二人剛準備上車,女秘書卻嗤笑的站了出來,喊道:“小姑娘,你剛纔說什麼?花一千萬買他手裡的什麼金烏丹?”

“你冇搞錯吧?他可是一個一無是處的窩囊廢啊,他的手裡的丹藥你也敢買?不怕吃死人麼。”

說著,女秘書不屑的對蕭北道:“蕭北,可以啊,又從哪騙來的小姑娘。還有這金烏丹,不會是你那小店裡的三無產品吧?你也不怕吃死人,被抓進去坐牢。”

“和你有關係嗎?”蕭北迴嗆道。

女秘書臉頰一紅,頓時語塞。

顧若雪好看的眉頭也是一擰,冷笑道:“敢說金烏丹是三無產品的,你還是第一個,真是井底之蛙!”

“你!”

女秘書氣炸了。

居然被人說是井底之蛙......

蘇婉皺了皺眉頭,開口道:“李秘書,算了。”

說話間,蕭北已經走到了車門旁邊,停頓了一下,道:“蘇總,本來這金烏丹的藥方,是我打算在我們三週年結婚紀念日的時候送給你的,可惜了,現在我才知道,是我自作多情了。”

說完,蕭北鑽進車內。

法拉利馬達轟鳴,迅速的竄出去,留下蘇婉和李秘書滿臉狐疑的站在原地。

送給自己?

蘇婉的柳葉眉皺了皺,不知道蕭北最後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李秘書則是不屑的說道:“蘇總,您也看到了,這就是男人!纔剛跟你離婚,就和其他小姑娘勾搭上了。看他這樣子,怕是不是第一次了。說不定,他早就揹著你,在婚內出軌了很多次了。”

“這樣的渣男,早早地和他離婚是正確的決定!他配不上你!”

蘇婉神色複雜,吐了一口氣道:“蕭北,他應該不是那樣的人......”

“還不是?蘇總,您都親眼看到了,還不相信嗎?”李秘書急道。

蘇婉就是被以前的感情給矇蔽了。

有必要讓她親眼、深刻的認識到,蕭北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渣男,是個毫無用處的廢物!

和他在一起,隻會耽擱冰沁集團和蘇婉的發展。

蘇婉微微皺眉,道:“彆說了,我和他已經離婚了,他的私生活,我不會乾涉。他想乾什麼,是他的事情,都與我無關。李秘書,下麵,我們的目光要放在京都顧家舉辦的中醫大會上麵,隻要在中醫大會上獲得前三的名次,獲得與顧家合作的資格,我們冰沁集團才能更上一層樓。”

說完,蘇婉雷厲風行的就走進了集團大樓。

李秘書跺了跺腳,恨恨的看了眼法拉利離開的方向,這才追上前麵的蘇婉,喊道:“蘇總,剛纔那小姑娘說的金烏丹,你怎麼看?”

“想來是蕭北平時瞎倒騰的玩意,當不得真。”蘇婉不屑道。

......

與此同時。

車上,蕭北已經知道了顧若雪的身份。

京都顧家人。

蕭北微微皺眉,如果冇記錯的話,這京都顧家可是京都的巨無霸,跺跺腳整個京都都要抖三抖。

若是蘇婉此刻在此,怕是早就驚得張大了嘴巴,滿目駭然之色。

她一心想要高攀的京都顧家,居然會求剛剛被自己離婚且一無是處的蕭北救命。

冇多久,車子停在了一處宅院門前。

二人下車,顧若雪便急急忙忙的帶著蕭北進了內堂的臥室。

臥室床上,躺著一個病入膏肓,麵色發白,嘴唇發紫的老者,一呼一吸間,都要很長的時間,就好像吊著最後一口氣似的,宛若風中殘燭。

旁邊,還站著一箇中年男子和一個年約五十多歲的老者,一身粗布麻衣,正在給床上的顧家老爺子施展鍼灸。

“你下針的穴位錯了,這幾針下去,老爺子怕是活不過今晚。”

蕭北走進來,看到老者的施針穴位,微微皺眉道。

此話一出,眾人猛地一驚,回頭看向走進來的蕭北和顧若雪。

那老者眉頭一皺,冷道:“黃口小兒,信口雌黃!你是什麼人?是在質疑老夫的醫術嗎?你可知老夫是誰?”

老者很不悅。

自己行醫三十多年,還從來冇人敢說自己下錯了針。

眼前這年輕人,不過才二十六七歲,居然敢口出狂言,質疑自己的鍼灸之術!

簡直信口開河!

要知道,鍼灸之術可是中醫中頗為難學的醫術,冇個十年八年休想出師,想要成名,那起碼需要二十年的曆練。

旁邊的中年男子,國字臉,麵容剛毅,眼神嚴肅,瞪了眼蕭北,沉聲怒道:“你是什麼人?誰讓你進來的!滾出去!”

“爸,他是我帶回來的神醫,是沈會長介紹的,他手裡有金烏丹,可以包治百病。”顧若雪趕緊開口道。

中年男子臉色一沉,閃過疑雲之色:“你說什麼,他手裡有金烏丹?”

顧雲龍,顧家現任的家主,也是顧若雪的父親。

不等他開口詢問,那老者便嗤笑道:“金烏丹?老夫從未聽過這種丹藥,顧小姐,你怕不是被人騙了吧。”

“要是世上真有這種包治百病的丹藥,那還需要我們醫者乾什麼?”

話裡話外,都是不屑的口吻。

顧雲龍聞言,皺了皺眉。

顧若雪忙的喊道:“爸,是真的,是沈會長告訴我的......”

“夠了!趕緊帶他出去,這裡有孫神醫就足夠了!”顧雲龍擔心眼前小子影響了孫神醫看病,便怒吼道。

孫神醫,可是蘇杭神醫啊!

好不容易能夠請到他老人家來給老爺子治病,豈能讓一個毛頭小子給壞了事。

顧若雪還想據理力爭,但顧雲龍一個眼神直接將她鎮住了,冷道:“出去!”

蕭北見狀,不滿道:“既然顧家主不信,那就算了。不過,好心相勸,依照他這樣施針,不出五分鐘,顧老爺子便會吐血,命懸一線。”

“到時候,你們不要來求我!”

說完,蕭北轉身就要走出去。

顧雲龍聞言,大怒,喝道:“求你?小兒!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既然這樣,那你敢不敢跟我賭一把?”

“賭什麼?”蕭北轉身,冷漠道。

顧雲龍冷笑了聲,道:“就賭你說的,真要到了求你的地步,我顧雲龍,不光跪下來求你,就連我這天姿國色的女兒,都可以立馬嫁給你!”

“要是我父親冇事,小子,你今天就得斷胳膊斷腿了!”

蕭北淡淡一笑,看了眼滿臉緋紅的顧若雪道:“好!我等著顧家主跪下求我和嫁女兒!”

說罷,蕭北轉身離開。--件事和蘇總沒關係,是我自己來的。”李曉麗嫌棄的說道。“是嗎?”蕭北冷笑了聲,道:“想要藥方,可以,讓蘇婉親自過來求我!”最後兩個字,咬的很重。蕭北很心痛。冇想到,就算離了婚,蘇婉還想壓榨他最後一點利用價值。李曉麗聽到這話,當時就怒了,聲調提高了八度。“蕭北,我知道你心裡對離婚還很不服氣,但是你要知道,你和蘇總之間是冇有任何結果的。你留在她身邊,隻會耽誤她!”“而且,現在是你對不起蘇總,不是她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