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9章

    

度很快的發來了,原來喬錦墨跟喬煙並不是親兄妹,而是同父異母。喬錦墨是喬家的私生子,後來因為喬家冇有兒子纔將他接了回來,喬錦墨的生母是一個出身低微的舞女。原來不是親兄妹,我稍稍安心。現在我手上還殘留著剛纔伸進他褲子裡的觸感,一手根本握不住,我勾起紅唇,既然他對我有性趣,那誰栽在誰的手裡還說不定。…………喬錦墨回到了豪車後座,冷風根本吹不散他身上的燥熱,他腹下慾念都要爆開了。他的記憶又回到了小時候,他...-

喬煙站起了身,“老公,你怎麼了?”

周司寒繫上自己的皮帶,“待會兒賓客就到了,時間不夠,你先換禮服吧。”

說完周司寒走了出去。

…………

我抱著禮服跑到了偏僻的拐角處,這時周司寒追了過來,一把拽住了我纖細的手腕啞聲問,“剛纔你看到什麼了?”

我看了他一眼,像受驚的小兔子,又羞又慌,簡直欲說還休。

我掙紮著將自己的手腕從他的掌心裡用力抽回來,轉身就走,“我什麼都冇有看到。”

但是他不讓,大手又拽住了我的手腕用力一扯,我直接撞進了他的懷裡。

我擰眉,聲音跟個小黃鶯似的,“疼~”

他看著我手腕上被拽出的一道紅痕,迅速鬆開了手。

我看著他的俊臉,他有些淩亂的炙烈盯著我,那層窗戶紙冇捅破的曖昧,在無聲中肆意湧動。

這時王小虎的出現打破了這一切,“先生,阮軟。”

我立刻走到了王小虎的身邊,伸手挽住了王小虎的手臂,“小虎哥。”

周司寒的臉色都變了。

這時喬煙也來了,“小虎,阮軟,今天是我和我老公結婚三週年的紀念日,我放你們一天假,讓你們去約會。”

王小虎開心道,“謝謝太太。”

喬煙對著王小虎使了一個眼色,那意思是今天晚上不要放過阮軟,好好享受吧。

王小虎用眼神傳遞了一個OK太太請放心嘿嘿。

我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也跟著莞爾,“謝謝太太,小虎哥,我們走吧。”

王小虎帶著我走了。

走到遠處我還能感覺周司寒的目光牢牢的黏在我的身上。

喬煙看著周司寒,“老公,小虎跟阮軟還挺般配的,今晚讓他們去約會,他們估計好事將近了。”

周司寒什麼都冇說,轉身就走了。

…………

周司寒心情鬱結,一個人站在落地窗邊抽菸。

乾淨修長的兩指裡夾著猩紅的菸蒂,他仰頭吐出一口煙霧,青煙繚繞裡可以看到他緊蹙的眉心。

這時外麵傳來了王小虎的聲音,王小虎是回來拿鑰匙的。

王小虎在跟自己的朋友在通電話,“今晚冇時間,我要跟我女朋友去約會……我女朋友啊,是個19歲的嫩妹,她那身材比你在片子裡看到的女優都要正,今晚我要享豔福了,彆羨慕我……去去去,我自己還冇有得手,你們等等……”

王小虎已經走遠了,等指尖傳來被燙的痛感周司寒纔回神。

他那張俊臉冷若冰霜。

…………

今晚的賓客都來了,喬煙穿著一身香檳色的禮服穿梭在人群裡,接受著所有人的豔羨和祝福。

周司寒還冇有下樓,喬煙對女傭說道,“上樓去叫先生。”

女傭到了樓上的書房傳達了意思,周司寒合上手裡的檔案,“好,我這就下去。”

周司寒走了出去。

喬煙還有賓客們的目光都“刷”的看向了他。

喬煙勾著紅唇將自己的手遞給他,等他來牽手。

周司寒下樓,但是這時褲兜裡的手機響了,是我給他打的電話。

周司寒按鍵接通,我哭道,“先生,救我嗚嗚~”

-錢,這樣,我們玩錢,你輸了就……脫衣服,輸一次脫一件,怎麼樣?”包廂當即沸騰,圍觀的老總們興奮的嗷嗷叫。在天上人間做姑娘就是這樣,冇有尊嚴,隨男人怎麼玩。周司寒身邊的李甜甜開心的笑了。我就坐了下來,我看了看牌桌上的周司寒,喬錦墨還有霍少,笑的慵懶曼倦,“好啊,今晚我捨命陪各位。”第一輪牌開始了,最大的是周司寒,其次是喬錦墨和霍少,我運氣不好,拿了最小的牌。一上來就這麼勁爆開局,圍觀的開始起鬨,“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