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41章

    

將我送回了家,我租了一個公寓,一個人住在裡麵。本以為今天一切都很順利,但是當我打開門時,發現裡麵多了一批黑衣人。有一個男人此刻正坐在我的沙發上等我,他穿著一身黑衣,麵容英俊冷硬,手腕上纏著一串刻有梵文的佛珠,氣場冰冷強大猶如地獄閻羅。我一愣,這時黑衣人將我推上前,一腳踢上了我的後膝蓋,我“撲通”一聲跪在了男人的麵前。男人伸手,一把拽住了我的長髮,“你就是阮軟?”我痛的眼淚打轉,“你是誰?”男人勾唇...-

我開始掙紮,兩手抵著他的腦袋想將他推出來。

喬錦墨用幾根手指將我亂動的兩隻手腕輕鬆的壓在了頭頂,身上的裙子被他推了上去,他解開褲子就往我裡麵入。

我承受不住他,難受的擰眉。

他隻入了一點,趴在我身上喘氣,跟周司寒一樣,“周司寒是不是不行啊,你都被他用過了怎麼還緊的跟新的一樣?”

他惡劣的調侃。

我出聲,“喬爺,不要。”

喬錦墨眼角猩紅的看著我,“要為周司寒守身?”

說著他伸手拍了拍我的小臉,無情嘲笑道,“我說你不會以為周司寒真的喜歡你吧?喜歡你能把你送到我這裡?你知道你這個樣子像誰嗎,像我妹妹喬煙,人家拿你當踏腳石你把人家當真愛,我妹妹有這個命,出事了有人給她兜底,她叫天真,可你冇這個好命,隻能叫犯賤,叫愚蠢。”

這位喬爺簡直就是一個毒舌,說話就像拿刀子往我心裡捅。

我伸手握住了他,再強大的男人又如何,被我握住命根子後腮幫子都咬碎了,那眼神想吃了我。

我湊過去吻他的薄唇,半真半假的勾引他,“周司寒喜歡不喜歡我我不知道,那喬爺呢,喬爺喜歡我嗎?”

喬錦墨伸手將我按進床褥裡,然後往我裡麵探進去一根手指,他咒罵聲,“看見我就發騷的毛病改不了了是吧!”

他冇有強要我,我用手取悅他,他也取悅著我。

我是個女人,有著身體的本能,在他的取悅下我們一起攀上雲端累倒在了床上。

本來身體冰涼的兩個人因為一場**滿身的熱汗,我們連澡都懶得洗,最後喬錦墨長臂一伸將我抱在了他的懷裡,我亂糟糟的閉上了眼。

等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冇想到我在喬錦墨的懷裡竟然也可以一夜安眠。

上一次還是在周司寒懷裡。

我下了床,穿衣洗漱,這時我突然在床頭櫃子上看到了一個音樂盒。

我打開音樂盒,裡麵好聽的音樂聲傳了出來。

可是很快我就發現音樂盒的隔層裡好像藏了什麼東西,我將隔層扒開,看到了藏在裡麵的錄音筆。

我將錄音筆裡麵的內容聽了一遍。

這時身後傳來了喬錦墨陰沉不悅的嗓音,“你在乾什麼?”

我站起了身。

喬錦墨看著拆開的音樂盒麵色大變,“誰讓你碰我的東西的?”

這是他媽媽臨死前送給他的,他這輩子唯一的禮物。

我將手裡的錄音筆遞給他,“喬爺,這是我在音樂盒裡找到的,你聽聽吧。”

喬錦墨在我古怪的神色裡接過了錄音筆,然後打開。

喬夫人尖酸刻薄的聲音立刻響起,“你這個賤人,竟然敢爬上我老公的床!”

這個時候他媽媽還可以說話,不停的哭,“夫人,不是的,是他強姦了我,他把我強姦了!”

喬夫人,“那他為什麼不強姦彆人偏強姦你,肯定是你的錯,現在你連小野種都有了!你不是喜歡勾引男人嗎,我要拔了你的舌頭讓你每天接客,讓你在你兒子麵前變成一個千人騎萬人壓的娼婦妓女,你要是敢反抗的話,你兒子就彆想活了!”

-查清害死姐姐的真凶之前我要不要先躲起來?我心裡是怕這位喬爺的,打開公寓大門,我走了進去,很快我就停住了,公寓裡冇開燈,裡麵一片漆黑,現在我的沙發上坐著一個男人,是周司寒。周司寒來了。李甜甜也在,這一次冇有黏在他的身上,而是規規矩矩的站在一邊。氣氛壓抑,冷沉。我覺得好笑,他將新歡帶到我家裡乾什麼,上次發視頻還不夠,這一次上趕著讓我看現場直播?我走過去,“周總,你找我有事?”周司寒抬頭,陰沉的雙眼鷹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