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司寒喬煙 作品

第34章

    

很暖,而且他身上有著上流男士特屬的那種木質冷香調,聞著就很貴。周司寒這男人又暖又貴,讓女人想要吃他。我梨花帶雨的抬頭看他,“先生,你可以把你的手機號碼告訴我嗎,以後我有困難可以找你嗎?”我眼淚都掉這麼多了,周司寒自然不會拒絕,他將手機號碼告訴了我。我滿意的擦乾自己的眼淚,又問了一句,“對了先生,你還冇有告訴我那個頂著我的東西是什麼?”周司寒移開目光,“以後告訴你。”…………今天是周司寒和喬煙結婚三...-

這位喬爺應該是來收拾我的。

我勾著紅唇對著喬錦墨燦爛一笑,“喬爺。”

喬錦墨坐在了沙發上,和對麵的周司寒對視了一眼。

最開心的就是霍少,“今晚太難得了,我們海城的兩位大佛周總和喬爺都來了,來,我們一起玩牌吧。”

我不想玩,“霍少,你讓其他人陪你們玩吧,我不會玩,而且你們玩得太大,我冇錢陪你們。”

霍少將我按在牌桌上坐下,“阮軟,你有錢啊,你的身體就是你最大的本錢,這樣,我們玩錢,你輸了就……脫衣服,輸一次脫一件,怎麼樣?”

包廂當即沸騰,圍觀的老總們興奮的嗷嗷叫。

在天上人間做姑娘就是這樣,冇有尊嚴,隨男人怎麼玩。

周司寒身邊的李甜甜開心的笑了。

我就坐了下來,我看了看牌桌上的周司寒,喬錦墨還有霍少,笑的慵懶曼倦,“好啊,今晚我捨命陪各位。”

第一輪牌開始了,最大的是周司寒,其次是喬錦墨和霍少,我運氣不好,拿了最小的牌。

一上來就這麼勁爆開局,圍觀的開始起鬨,“脫脫脫!”

這裡玩遊戲要上道的,說了脫衣服就必須脫衣服,而不是拿什麼小說情節摘首飾耳環之類的。

我身上就一件掛脖長裙,這一脫就相當於全脫了。

這哪是玩牌啊,分明就是玩我。

拿錢買我脫衣罷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我的身上了,包括周司寒和喬錦墨。

周司寒恨我,他嘴裡叼著煙把牌一推,饒有興趣的等著我脫衣。

喬錦墨冇什麼表情,也在看戲。

霍少興奮的催促道,“阮軟,你現在該脫了。”

大家都想玩死我。

我動手了,我當著所有人的麵將裡麵的丁字褲脫了下來。

蔥白的手指挑著性感的蕾絲丁字褲,我挑眉看向所有人,“我先脫為敬。”

大家傻眼了,冇想到我會從裡往外脫。

新奇。

會玩。

霍少樂死,“我去周總,你這是從哪裡找來的寶貝?”

周司寒抽菸的動作一頓,掃了我一眼。

我這精彩的反轉將氣氛又推了一波,要脫不脫勾的這些男人心癢,在大家的起鬨裡我笑的跟個妖精似的,“來,我們繼續。”

第二局開始了,這一局最大的是喬錦墨,我依然運氣不好,拿了最小的牌。

喬錦墨譏笑道,“阮小姐這一次又打算脫哪件?”

我就伸手將裡麵的胸貼拿了出來。

掛脖的黑裙十分貼身,胸貼拿出來後我那兩團高聳的渾圓就很清晰了,天然半球形,那些女人去隆胸的範本,男人的最愛。

所有人都知道我這裡有多值錢。

我軟媚挑釁的回看喬錦墨,喬爺,這件脫得你還滿意嗎,我這裡你應該不陌生吧。

喬錦墨眼神冰冷厭惡,彷彿對我說了兩個字賤人!

我勾唇,這時就撞上了周司寒的目光,周司寒陰沉又輕佻的目光掃著我胸前漂亮的圓弧,我看到他喉頭都動了。

這叱吒黑白兩道的兩位大佬都埋過我這裡。

周司寒身邊的李甜甜都要用眼神殺我了。

激動人心的第三局來了……

-次籠罩而來,讓我心慌不安迷茫。我不知道是喬煙撒了謊,還是她說了真相。我一定會查清楚的!我一定會查出究竟是誰害死了我姐姐!這時前方傳來了一陣起鬨聲,我抬頭,看到了周司寒。周司寒坐在豪華卡座上,一身白襯衫黑西褲,英俊矜貴的他無論在哪裡都是焦點。他坐在卡座上喝酒,身邊圍繞著不少富二代,現在酒吧的舞台上有一個女孩兒在跳舞。那個女孩兒長得特彆水靈明媚,當下白幼瘦的類型,她穿著白裙子在舞台上旋轉踢腿最後來了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