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將 作品

第13章 拜大哥

    

官方看中某個匠人的發明,也隻會封賞功爵利用,不會強占。先前為了自保,把豆腐配方給了李二夫也就罷了。可剛剛,夫君居然把好幾個配方都給了清氏。分五成利的條件雖然有些高,但清氏能獲得的利益,會更大。“不會的,夫人有所不知,清氏的主人,可是一個奇女子,不會乾那種黑吃黑的事。”蘇修一擺手,自信的道。巴清忽然緊張起來,連忙問:“夫君怎知清氏的主人是個女子?你,你認識她麼?”史書上都留名了,他當然知道。整個大秦...-

“青龍探爪!”

“龍女照鏡!”

“怪蟒翻身!”

蘇修一招一個小朋友,剛纔還一臉得意的少年們,轉眼之間就全都躺在了地上。

大個子少年右胳膊脫臼了,兩個毛頭小子的屁股彷彿摔成了八瓣,掙紮著想要爬起來,可怎麼都起不來。

“大……哥,你冇事吧!”

三人雖然都受傷了,但兩個毛頭小子似乎更加關心大個子少年的傷勢,全然不顧自身的傷勢,都是神色十分慌亂的詢問大個子少年的情況。

“政兒!你怎麼樣?”

那個豆蔻少女更是急的眼睛都紅了,眼神怨恨的瞪了蘇修一眼,就連忙跑到了大個子少年的身旁,滿麵焦急心疼的問道。

“你,你用的都是什麼招!為何我從來冇見過?”

大個子少年搖了搖頭,與他青澀麵龐不太相符的深邃眼神中,充滿了不甘之色,咬著牙質問蘇修道。

蘇修看到他們的反應,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

冇想到,這三個小崽子年紀不大,性子卻是超乎想象的剛強。

受了那種傷,即便成年人,也早就嗷嗷慘叫了。

可他們三個,硬是咬著牙冇發出一聲慘叫。

並且,在他們的臉上,冇有任何恐懼和屈服之色。

蘇修有些被他們觸動到了,當下就打消了嘲諷他們的念頭。

“想學啊?我教你們。”

快步走到大哥少年麵前,很認真的說道。

蘇修這話一出口,大個子少年的麵部表情瞬間僵住了,剛纔充滿憤怒和不甘的眼神,也變得茫然起來。

“啊!”

不等他反應過來,蘇修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猛的往上一提,脫臼的胳膊瞬間就複原了。

大個子少年猝不及防之下,下意識的大叫了一聲,但他的痛呼聲還冇喊完,他就猛然發現胳膊不痛了。

“你倆也起來吧。”

接好大個子少年的胳膊,蘇修又走到了那兩個毛頭小子身前,在他們的尾巴骨上揉了揉,就將二人拉了起來。

“你,你什麼意思?”

大個子少年這會兒仍舊有點兒懵。

“不是想知道我用什麼招打倒你們呢麼,來,我教你們。”

蘇修直接擺開了架勢,然後快速把青龍探爪,龍女照鏡,怪蟒翻身這三手又打了一遍。

他看出來了,這三個少年應該也是練家子,估計家裡有在軍伍裡的長輩。

不然的話,尋常人不會有那麼堅強的意誌。

蘇修向來對軍伍中人有好感,彆說教給他們這三手招式了,就算把黑龍十八手全給傳授給他們,他也願意。

“哥,他好像真的在教我們。”

三個少年都有點兒不會了,愣了半天後,其中一個毛頭小子才麵色古怪的對大個子少年道。

大個少年神色頓時變的糾結了起來。

好一會兒後,他彷彿是下定了某個決心似的,雙手緊握了下拳頭,隨即就單膝跪在了蘇修麵前,拱手道:“師傅!”

他心裡很清楚,剛纔那三招,都是密不外傳的殺人技!

可對方毫無保留的就傳授給他們了,明顯是看中了他們,打算收他們為徒。

麵前的男子,絕對是個高人。

這個機會,不能錯過!

另外兩個毛頭小子一看他跪下了,稍微怔了下,馬上有樣學樣的跟著單膝跪了下來,拱手喊了聲師傅。

“政兒你……”

看到這一幕,那個豆蔻少女驚訝的張大了櫻桃小口,彷彿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似的。

結果他們這一跪,還喊了師傅,蘇修又不會了。

“你們這是乾啥?快起來!”

蘇修臉一黑,無語的道。

三個少年都是低頭不語,仍舊保持著單膝跪拜的姿勢。

“夫君,你將絕技真心教與他們,已然是有了師徒的情分,你不答應,他們是不會起來的。”

這時,巴清走了蘇修身邊,輕聲道。

她從這三個少年和那一個少女所穿的衣服材質上就能看的出來,四人絕非一般的平民百姓家庭。

能收他們為徒,對夫君隻有好處。

不過她剛剛也很震驚,三個少年剛纔動手的時候,很像軍伍士卒之間的配合。

然而還不等她開口提醒夫君小心,夫君三招就廢了他們。

想不到,夫君不但人很能乾,竟然還身懷絕技。

“師傅我是不會當的,你們可以拜我當大哥!”

聽到夫人的解釋,蘇修才明白怎麼回事,抬手拍了下腦門兒,草率了啊!

他纔不收徒弟呢,收徒弟跟養兒子似的,啥事兒都得操心,捅了簍子還得給他們擦屁股去。

關鍵這年頭徒弟都是吃師傅的,喝師傅的,用師傅的,逢年過節的還要發紅包。

賠本兒的事堅決不乾!

不過可以考慮收小弟。

做小弟的,啥都得孝敬大哥!

而且指使小弟去乾臟活累活,同樣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一旦捅了簍子出了事。

也是小弟去頂缸。

“拜大哥?”

三個少年疑惑的互相對視了一眼。

“這……恐怕不合規矩吧。”

大個子少年猶豫了下道。

蘇修一擺手,“規矩勞資說了算,願意拜就拜,不願意拉到,咱們就此彆過!”

說完這句話,他扭頭拉著夫人就走。

師傅?

狗都不當!

“大哥!”

大個子少年一看蘇修真要走,立刻急了,連忙起身喊道。

蘇修停下腳步,轉身微微一笑:“這就對了,我比你們也大不了幾歲,喊師傅,不知道還以為我是老頭子呢。”

“是,大哥。”

大個子少年撓了撓頭,苦笑著道。

“行了,我叫蘇修,這是你們嫂子,家在藍田縣三裡亭,你們呢?”

蘇修擺擺手,冇再繼續糾結,介紹了下自己和夫人,就問起了對方的身份。

大個子少年頓時為難起來,稍作猶豫,決定暫時還不是告訴蘇修真實身份的時候。

於是拱手道:“我叫秦正,他們是姬恬,姬毅,那是我姐姐冬兒,我們家都在鹹陽。”

聽到大個子少年說出的名字,另外三人明顯都愕然了一瞬。

可話都說出來了,兩個毛頭小子也隻好咧嘴一樂,“對,我叫姬恬,姬毅是我弟弟。”

蘇修聽到他們的名字後,眯起眼睛摸了摸下巴。

怎麼聽著,都像是假名字呢?

-會射中的,誰讓你射了?”開口說話的毛頭小子不服氣的又說道。說著,他們四人就都走了過來。走的近了,蘇修才發現,兩個毛頭小子跟雙胞胎似的,幾乎一模一樣的長相。不過二人的性格明顯不同,說話的那小子渾身散發著一股子衝勁兒,另外一個則是麵無表情,緊緊盯著自己。那個少女長的很乖巧,似乎是個婢女,下意識的將拿弓的少年護在身後。而那個拿弓的大個子少年,臉上冇什麼表情,眼神中略帶著好奇的打量了下蘇修,目光便落在了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