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行天下 作品

第15章 怎麼在大街上勾搭小姑娘

    

人到了縣衙,會揭露是誰指使的吧?其實不管他說不說,眾人心裡都明白。吳德,我是去縣衙告你!你明明有未婚妻,卻與他人私通,造成人家懷孕,還想休妻再娶。為了達成目的,你不惜聯手他人詆譭你未婚妻的名譽。我要請縣太爺出麵裁決,給我一個公正。你吳德,必須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吳德目瞪口呆地看著柳景殊,這真是那個平日裡膽小如鼠,一提到官府就顫抖,連話都不敢大聲說的柳景殊嗎?見柳家人已帶著趙五離開,他急忙追上前去...-

西山位於溝塘村的西側,柳景殊和她的兄長們正是由山的東斜麵上山的。

他們三人尋找野菜和木耳,最終是從山的南側下山的。

在他們對麵同樣是座山,兩座山之間,有一條小溪順著地形流淌。溪水清澈見底,水流並不深。

小溪旁邊,有三隻麅子正在飲水。

柳景讓讓弟兄倆趴在山腳下的荊棘叢中,頭靠頭觀察麅子,時不時討論。兩個十七八歲的青年,動作像孩童一般,充滿樂趣。

柳景殊輕聲呼喚:

“哥,四哥。”

“特特,低下點,彆嚇跑了麅子。”

柳景讓示意柳景殊趴低,但柳景殊站著未動:

“總不能一直這樣趴著吧?”

“那你有什麼辦法?麅子跑得非常快。”

是的,如果麅子全力逃竄,她根本無法捕捉。

這三隻麅子體型不小,非得抓一隻回家不可。

是否還采用對付野豬的方式呢?

嘗試一下。

柳景殊置下揹簍,從裡麵拿出一個小包,放入懷中:

“哥,四哥,你們就在這觀望,如果麅子朝這邊奔來,把它往我這兒趕。我去看看是否能捕到一隻。”

柳景讓兄弟倆彆無選擇,隻得遵從妹妹的指示。

柳景殊追隨麅子深入山林。

柳景讓兄弟倆站起身,柳景儉詢問柳景讓:

“小五,你覺得特特能捕到麅子嗎?”

“能!”

柳景讓內心思索,自己怎麼可能知道。但他依舊希望妹妹能成功。

不久,山間傳來一陣“劈裡啪啦”的聲響。

哥倆一愣:“那是什麼聲音?快,看看特特是否遇險了。”

二人不顧一切,向南邊的山丘跑去。

剛到山邊,就看見柳景殊扛著一隻麅子下來。

“殊殊,你冇事吧?”

“我冇事,抓到一隻了。我們走吧。”

“殊殊太厲害了,抓到了麅子,哈哈。”

柳景讓開心地笑著,並詢問剛纔那聲音是什麼,柳景殊說那是秘密武器,不會告訴他們。

三兄妹找回揹簍,“哥,四哥,你們先回家,我要去縣城試試能否將麅子賣掉。”

“殊殊,我們陪你去。你一個女孩子,我們不放心。”

實際上,二人也想趁機去縣城遊逛,這樣的機會難得。

柳景殊想了想:“那就把揹簍送回去,我在這兒等你們。”

“好。”

柳景殊將自己揹簍裡的東西分放到兩個哥哥的揹簍中,壓實,並將一些秘密放入自己的空間,擔心裝不下。

她將麅子放入自己的揹簍,並在上麵覆蓋了些野草。

當柳景讓兩兄弟氣喘籲籲跑回來後,三人一同慢慢前往縣城。

從溝塘村到雲台縣城約五裡路,三人很快就到達了。

“殊殊,我們要到哪裡去賣?”

柳景殊也在思索這個問題,雲台縣靠近北合山,這裡野物充足,價格低廉。

但家中缺乏資金,能賣一個是一個。

她拉開揹簍上的野草,露出麅子的頭,慢慢沿著縣城的主要街道走,希望能遇見買家。

為何不直接去酒樓?

許多酒樓都有固定的供貨渠道,除非是極為罕見的物品,否則他們不會收購。

他們並不急需這物品,僅僅是出於收藏之意,因此出價自然不會高。

“前麵那家書齋怎麼樣,不知道裡麵的書是不是很貴。”

柳景殊開口道:“一定比你想的要貴。”

在這個時代,印刷技術尚未廣泛傳播,很多書籍仍然依賴手抄,再加上紙張本身也相當昂貴,所以書的價格自然不會低。

三人一邊談論,一邊緩慢走過名為《博雅閣》的書齋。

柳景殊顯得頗為依依不捨,回頭望了好幾次。過去,他閱讀的書籍都是家中長輩親手抄寫的,這麼大了還冇有親自踏入過書齋。

“小姑娘,請稍等。”

聽到呼喊,柳景殊連忙轉身。

一個看起來像是掌櫃的中年人站在書齋門前:

“小姑娘,你背的麅子應該是新打的吧,賣給我們嗎?”

“殊殊,快看,他想買麅子。”

柳景殊走到書齋門前,卸下揹簍,展示麅子:

“價格合理就賣給你。”

“你打算賣多少錢?”

“大伯,說實話,我不太清楚它的價格。要不,您看著給吧,我覺得可以就賣給你。”

“這麅子大概有五十斤,通常我們按照三十五文一斤的價格來買,我給你一千八百文,怎麼樣?”

柳景殊很乾脆地回答:“可以。”

掌櫃的隨後讓夥計來取麅子,並對柳景殊說:

“你進來拿錢吧。”

兄妹三人走進書齋,柳景讓和弟弟立刻被裡麵陳列的書籍吸引。

書齋裡有開放式的櫃檯,一邊售賣文房四寶,一邊售賣書籍,書籍被整齊地放置,供顧客選擇。

柳景殊隨意瀏覽,發現這裡以蒙學書籍為少數,更多的是經史子集,也有一些技藝類和地理遊記之類的書,種類並不多。

賣完麅子得到的錢後,柳景殊看到兩位兄長幾乎把眼睛釘在書上:

“可以買一本帶回家,你們倆商量下,買哪一本。”

柳景殊看到了一本厚厚的《大熙地理誌》,剛來這個地方,對大熙國的瞭解甚少,這本書一定要買回去研究。

“掌櫃的,這本書多少錢?”

“小姑娘,這本《大熙地理誌》定價四兩銀子,若是這本《大熙名人考》你也一併購買,兩本書我給你五兩半銀子的優惠。”

兩本書的厚度相近。

掌櫃的覺得柳景殊雖然看起來並不富裕,卻願意花大價錢買書,所以給出了一個非常公道的價格。

柳景殊說:“我兩本都買了。我這冇有現銀,掌櫃的,看看這些首飾值幾個銀子,你收不收?”

柳景殊拿出幾件銀首飾,是之前在柳克華家中作為五兩銀子的抵押品。

書齋掌櫃的仔細審視了下:

“這些首飾值七兩銀子,我再給你找一兩半。”

“成交。”

柳景讓走過來道:“特特,我和四哥商量好了,我們打算買一些紙和筆墨,回到族長爺爺家裡自己抄書,這樣更省錢。”

柳景殊表示支援他們的決定:

“好,這裡有一兩銀子,你們自己看著買吧。”

哥倆非常高興,挑選了一大堆紙張還有筆墨。

柳景殊將這些東西放入揹簍中,兄妹三人離開了書齋準備回家。

“小姑娘,請等一等。”

這時,一個青年男子追了上來,柳景殊注意到這位男子剛纔也在書齋裡,購買了不少抄寫用的紙和筆墨。

柳景讓質問道:“你找我們有什麼事?”

青年男子自我介紹:

“我是來自連山村的,我叫鐘山。你們是溝塘村的,對吧?”

柳景讓有些提防地後退了一步:

“你怎麼知道的?你究竟想做什麼?”

鐘山笑著說:“我之前去過溝塘村,恰巧看見有位老太太在你們家大鬨一場,那時我就見過你們兩位了。

既然你們也打算抄書,想必也喜愛讀書。我家中也存有一些祖傳書籍,如果你們允許我到你們族長家抄書,我願意與你們交換抄寫。我聽說你們柳家族長是名童生,家中定有不少書籍。”

從連山村到溝塘村約莫十裡路程,這兩個村莊都隸屬於九棵樹鎮。

柳景讓退至柳景殊身旁:

“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

柳景殊詢問道:“你家裡都有哪些書籍?為什麼不直接到書齋幫忙抄書呢,如此還能賺些零花錢?”

鐘山身穿破舊衣物,顯得有些狼狽。

鐘山解釋說:“去縣城抄書需要有人擔保,或者交納押金,我既無人擔保又缺乏資金。改天我會將我家書籍清單帶給你們看。”

柳景殊點了點頭:“你若到我們族長家抄書,我們無權作主,得詢問族長爺爺。你明天帶著那份書籍清單到我們家來吧。”

“好的。”

柳景殊正準備詢問鐘山明日何時來訪,卻聽到身後傳來一聲令人不悅的譏諷。

“哦,這不是連山村的才子麼?你們讀書人不是號稱尊崇禮義廉恥嗎?怎麼在大街上就開始勾搭人家小姑娘了?”

-從,柳克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若我們這些人不從,族長不是用孝道加以約束,就是施以族長的權威來壓迫,執行極為嚴苛的家族懲罰。你說,我們這樣的農戶,怎能對抗整個家族,隻得聽從族長的安排。”柳作平的哥哥柳作太,有兩個兒子,長子名叫柳聖開,相貌英俊,一表人材。娶得妻子羅氏,也是十分美麗,夫婦恩愛。隨後的第二年,他們便有了兒子,孩子非常聰明,夫妻倆十分寵愛。孩子三歲時,一天柳聖開經過河邊,見一女子在河中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