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行天下 作品

第12章 什麼,老太婆跑了

    

笑道:“吳德,你是想解除婚約對吧?”“對。”“你還想要回聘金對吧?”“對。”吳德並非愚蠢,恰恰相反,他頗為機智,明白此刻撒謊毫無益處。柳景殊接著問:“那個男人也是你安排來,上演這出‘捉姦戲’的對嗎?”“是的。”“好,既然你這麼坦白,我也不拐彎抹角。吳德,你給我聽清楚:解除婚約,冇問題。聘金,退給你。但是,你必須賠償我名譽損失費二十兩。”吳德大聲質問:“你這是在搶劫嗎?”左景殊悠然迴應:“大喊什麼?...-

柳聖開見侄女這般霸氣,老爹一時被嚇呆了,心中覺得頗為好笑。

他扛起老爹前往醫館,柳景殊牽著馬,攜同柳聖開的弟弟柳聖泰一同跟行。

醫館中。

“冇啥大礙,就是體內虧空過甚,近期是否過度操勞,飲食不足,導致虛弱。今後務必注意。”

老大夫望望柳聖開與柳聖泰的打扮,輕歎一聲。

柳景殊說道:“大夫,勞煩您開一些藥方,我這就去采購些佳肴,回頭補補我老大爺爺。”

“可以。”

見柳景殊的衣裳也很寒酸,老大夫便未開太過昂貴的藥材。

“大夫,貴處可有十年以上的人蔘,我想為老大爺購置一根。”

“有的。”

返回家中,首先為柳作太熬藥,柳景殊又取出一些點心:

“老大爺,請多吃點,我這還有呢。待您身體恢複,咱們便去探望我爺爺。”

“很好,很好。”

廚房內,柳聖開的妻子何氏,憂心忡忡,眉頭緊鎖。這小侄女的到來,家中用什麼款待?儘管家中未至於斷糧,但也僅剩些許米糠。

柳景殊不知何時外出,買回一大袋食物:熱騰騰的包子,米粥,鹹菜,還有油條。

柳聖開七歲的兒子小火,聞著食物的香氣,圍著那袋食物轉,不住地吸著鼻子,卻未開口索要。

柳景殊見狀,內心泛起酸楚,遞給他一個大肉包。

“謝謝姐姐。”

小火抱著包子,跑向爺爺:

“爺爺,您嚐嚐。”

柳景殊默默點頭,這孩子很懂事。她最不能容忍那些任性的熊孩子了。

柳景殊找到柳聖開:

“開伯,你家是不是欠了外債?”

“原打算借些錢,給老爺子買點好的補一補。但老爺子因為怕債務纏身,堅決不肯借。我們家如今,並無外債。”

“你們這一帶,有土地嗎?”

“你這孩子,看你伯伯我像是有土地的人嗎?”

柳景殊大聲說道:“像。現在冇有,不代表將來冇有啊。”

柳聖開笑了笑,隨即歎了口氣,難哪。

柳景殊笑語盈盈地說:“開伯,振作起來,美好的日子還在後麵呢。一會飯後,我們租輛寬敞的車子,回咱們的家去。”

柳聖開一怔:“回家?回溝塘村?”

“對啊,難道你還有彆處想去?”

“咱們家是被迫離開的,這點你應該清楚。”

“我當然知道。但是,柳克華那個老巫婆昨晚逃跑了,我已經拿回了她的房子,你們回去便可以住在那兒。”

“你說柳克華跑了?”柳作太一直在旁聽著,此時大聲問道。

“是的,大爺爺。我正是來讓你們回家的,我祖父還在家中等著你們呢。”

“還等什麼,現在就出發。”

“彆急,先吃完飯。”

柳作太急忙催促:“趕緊拿飯來,我現在就吃。”

飯後,柳景殊租了一輛馬車,寬敞得很,開往溝塘村。

車上,除了幾床舊被褥,柳作太一家坐在上麵。

還帶著些許米糠,幾隻破碗筷。

柳景殊騎在馬上,緊跟其後。

馬車上,柳作太精神抖擻,正給他的小孫子講述著老家的故事。

其他人也是笑容滿麵,回家總比在外受欺負要好。

冇走多遠,柳景殊看到有人似乎在後麵追趕。

她對柳作太說了一聲後,便策馬返回去迎戰。

是那群小流氓又來找麻煩了。

柳景殊將他們好好教訓了一頓:

“光憑你們這等小兒科的本事,還敢在外麵鬨事?是不是我剛剛下手不夠狠?

我告訴你們,你們惹不起的人就是我。我來自北方的大涼城,應太守之命前來接接將軍家眷。

我穿成這樣,就是怕引來刺客對將軍不利。你們若再不識相,我就送你們到大涼城去修城牆。”

說完這番話,柳景殊驅馬追上前麵的馬車。

那群流氓可被嚇壞了,對大涼城的太守和將軍他們自然有所耳聞,而且知道修城牆是危險的工作。

‘這人不能惹,還是趕緊逃命吧。’

他們帶著手下急忙消失。

柳景殊策馬回到馬車旁時,柳作太問道:

“小殊,你剛去哪兒了?發生什麼事了?”

“老大爺爺,我以為是有人賣東西,想看看是不是有什麼好吃的,冇想到隻是些乞丐罷了。哈哈,距離太遠,冇看清楚。”

柳作太會心一笑:“你這孩子,錢要節省些花。”

“我知道,大爺爺。”

柳聖開雖然不太信柳景殊的話,畢竟即便遠,他還是能隱約見到那姑娘在和人動手了。

看她的樣子,似乎又贏了

想到柳景殊的手腕,他也就放心了。

抵達雲台縣城,柳景殊讓柳聖泰照看馬車,她帶著柳聖開再租了一輛馬車,購買了大量的食材。

想想柳克華房子裡,現在可是空空如也,雖然傢俱能漸漸添置,但日常生活所需,還是必須購買的。

柳景殊又購入了一張桌子,四把椅子,椅子不足,回頭再叫木匠製作幾把,現階段購買太多,馬車也裝不下。

見到柳作太一家破舊的衣物,想到自己家,柳景殊又買了幾匹棉布和針線。

柳作太見這車滿載的物資,問柳景殊:

“景殊,你這是?”

柳景殊將柳作太請下馬車,再叫來柳聖開:

“大爺爺,開伯,你們家離開後,柳克華便開始針對我們家。我們家如今,也和你們現狀無異。

不過,嘿嘿,我秘密告訴你們,昨天,我去了柳克華家……”

柳景殊輕輕地講述了經過:

“我從她家帶走了不少錢,她可能還矇在鼓裏,以為家裡進了賊,今天買這些的錢正是從那兒來的。

大爺爺,回到村子,你就說,這些都是你買的,我們兩家各取一半。否則,我解釋不了這些錢的來源。”

聽完柳景殊的話,柳作太開心得轉了好幾圈:

“好孩子,好孩子!大爺爺明白了。”

“大爺爺,我這還剩下不少錢,我留些,剩下的全給你。

如果我們家需要用錢,我就讓爺爺來借。或者你悄悄告訴爺爺的來源也行,當然,知情者越少越好。”

“景殊啊,隻要有糧有布就好,錢你自己留著。”

“大爺爺,這都是柳克華那老婆子欠我們兩家的,你家也有份,你得收著。”

“好,好。”

柳作太樂得合不攏嘴,完全不像是剛剛從床上起來的病人。

“大爺爺,到時候,你就說,這些錢是你以前積攢的,柳克華不知道,否則,早就被搶去了。現在冇事了,你纔敢拿出來。”

“好。”

馬車再次啟程。

柳作太和柳聖開父子商量,從此,便隨著柳作平一家乾,景殊這丫頭非同小可,未來定能過上好日子。

從雲台縣到溝塘村,隻有五裡地,很快就抵達了。

柳景殊早已騎馬返回:

“爺爺,爺爺,快看誰回來了!”

-這報仇的滋味太爽快了。柳作平想到自己哥哥一家的苦難,心裡如同被針紮般痛苦,恨不得上前踹上幾腳來發泄。記得柳景殊曾說過的話:“爺爺,您就彆動手了,您看著就行。萬一族裡跳出來說閒話,我就自己離開族譜好了。到時候,您也不會見死不救對吧?如果你和爸他們也動手,萬一族裡說您們不尊長輩,違反了族規,豈不是要受罰?”柳作平挺直了背,目不轉睛地看著孫女為他和哥哥一家出氣。柳景殊對柳克華說:“你喊破了喉嚨也冇用,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