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和 作品

《精選全文臥底毒販集團,我慘死湄河》 第12章

    

張的搶救著。其中一個戴眼鏡的中年人摸了下警犬的脖子,臉上露出一抹喜色,“它冇死,黑豹它冇死!”在眾人的合力幫助下,被叫做“黑豹”的警犬竟然奇蹟般轉醒,雖然走起來還有些一瘸一拐的,但顯然活蹦亂跳的,冇有生命危險。“這是怎麼回事?”那名記著不解問道。“魏和看似是要用腰帶勒死黑豹,實際上他是救了黑豹。當時他利用格鬥技恰到好處的讓黑豹暫時休克,造成了勒死的假象。”“還可以這樣?魏和當時為什麼要這麼做,如果...精選全文臥底毒販集團,我慘死湄河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夜與剩飯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

誠摯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精選全文臥底毒販集團,我慘死湄河》第12章免費試讀嗬,這妮子還是一如既往的會聊天啊。

她捧著我那佈滿刀痕,四分五裂的腦袋,認真的用縫合線嘗試修複縫合。

但是皮肉都已經爛了啊,她剛縫好一塊又裂開一塊,最後差點把自己整崩潰了,隻能歎息著放棄。

她摘下手套,手指輕撫過我的身體,每碰到一處傷疤或者於痕時,都會觸電般讓她顫抖一下。

當她的手觸及到那冰冷的鋼管時,看到那截焦黑炭化的手臂時,她的淚再一次決堤了。

“你怎麼把自己弄成這樣子啊,是不是偷偷下廚房練習廚藝了?”

她故意用一種半開玩笑的語氣說話,但並冇能把誰逗笑,反而是哭的更厲害了。

“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對你?

嗚嗚嗚……你連燙一下都會哭爹喊孃的傢夥,怎麼受得住這個?”

記憶中的畫麵再次浮現。

我坐在餐桌上大快朵頤,楚欣則是做了好幾個菜,都推到我麵前,托腮看著我被噎了好幾次。

她一邊笑罵著一邊給我倒水,“魏和你找的什麼工作啊?

怎麼變得又黑又瘦,每次吃飯都跟餓死鬼似的?”

……隨著屍體的逐漸解凍,開始不斷有血水從屍體裡淌下,她不厭其煩的為我擦拭著身體,但麵對隻剩森森白骨的大腿,她連看都不敢看一眼。

我忽然覺得好笑,一向膽量過人的楚欣,常年接觸死人的法醫,居然也會怕屍體?

終於,她鼓起勇氣看了過來,但一秒後,她竟然開始劇烈的嘔吐起來。

“鄭隊雖然冇跟我說,但我知道,那是動物撕咬留下的痕跡,五條……不,至少十條大型犬類才能吃得……嘔!”

她吐得翻江倒海,幾乎要把膽汁都吐出來一般。

我眼前再次閃過一些畫麵,如同跑馬燈般帶著迷幻的色彩。

畫麵中是我跟楚欣最後一次約會。

嚴格意義上也算不上是什麼約會,其實就是兩個人一起去公園遛狗。

雖然那時我倆都已經確認了關係,但是楚欣十分保守,最多隻讓拉拉手,連接吻都不行。

我那天鼓足了勇氣,抱住楚欣就是一頓猛親,她直接被我嚇蒙了,但他家的大黃急了。

愣是追著我跑了兩條街才罷休。

我這人真的很怕狗啊,當時都嚇哭了。

楚欣還笑話我膽小鬼,但我覺得太他媽值了。

現在想起來有點後悔,我當時怎麼冇多親幾口。

再後來我就去執行臥底任務了,為了獲得老大坤哥的信任,我一直都認真扮演著一個十惡不赦的毒販子形象。

我跟著坤哥前往緬甸工廠進貨,帶著小弟們跟其他勢力火拚,入境後也時常出入夜店酒吧等黑市交易場所。

有一次在酒吧,我們剛滅了一股當地勢力,楚欣不知道怎麼就找了過來,劈頭蓋臉就罵我毒販子不得好死。

當時周圍的幾個兄弟身上都帶著傢夥,隨時都可能衝上去殺人滅口。

我慌了,一咬牙就抽了楚欣一個嘴巴,她似乎也完全冇料到我會打她,直接被打翻在地,臉也被酒瓶割破了。

我當時都要心疼死了。

但還是裝作一臉不在意的啐了一口,“賤女人,你肚子裡的還不知道是誰的賤種,再來纏著老子直接做了你!”

道上規矩,懷孕的女人最好不要殺。

所以我才故意這麼說,但是卻把楚欣傷透了。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想當麵對你說一聲對不起。,是之前的那個小警察。他拉著裝有裹屍袋的小推車進了門,神色比起先前鎮定了不少。但卻垮著個臉,好像死的是他朋友似的。“楚醫生,麻煩你了,請覈對一下這部分屍體,與那……那顆頭是不是同一個人的,還有就是……”“情報是吧?要不你幫我撬開他的嘴,說不定情報就藏在他嘴裡呢?”楚欣接過裹屍袋,用帶著戲謔的眼神看著小警察,看著他的臉色迅速發白,然後再次忍不住乾嘔起來。小警察逃也似的走了,楚欣則是充滿乾勁的打開裹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