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本小說講述了見正文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寵妾滅妻,穿越我滅了渣男嫁太子》第1章免費試讀“侯府尊卑有彆的規矩,嬤嬤這次可記清楚了?”王嬤嬤有一萬個不情願。可她知道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隻得恭恭敬敬給花雲鸞磕了個頭:“老奴謹記夫人的教訓。”小廝架走了王嬤嬤,花雲鸞撿起了扔在地上的消融膏。“夫人,您剛纔也太威風了!”以柳也冇想到,夫人現在這麼厲...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寵妾滅妻,穿越我滅了渣男嫁太子》,本小說講述了見正文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

值得閱讀......《寵妾滅妻,穿越我滅了渣男嫁太子》第1章免費試讀“侯府尊卑有彆的規矩,嬤嬤這次可記清楚了?”

王嬤嬤有一萬個不情願。

可她知道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隻得恭恭敬敬給花雲鸞磕了個頭:“老奴謹記夫人的教訓。”

小廝架走了王嬤嬤,花雲鸞撿起了扔在地上的消融膏。

“夫人,您剛纔也太威風了!”

以柳也冇想到,夫人現在這麼厲害,連大夫人眼前的人也敢打。

大夫人得到訊息,還不知道要怎麼找她們算賬那?

嚇得她直拍胸口。

抬頭看去,卻發現他家夫人氣定神閒地坐在梳妝檯前。

左看右看,正在擺弄自己的臉。

以柳目瞪狗呆,看著她家夫人照著自己臉上一頓神操作。

她先拿了一根帶棉花的小棍樣的東西往臉上沾了沾。

然後打開一個白盒子,從裡麵挖出一團黑糊糊東西塗在左臉頰。

“夫人,您往臉上塗的啥?”

以柳好奇,湊花雲鸞臉上也冇瞧出什麼玄機。

“夫人的臉本就毀容,萬一什麼臟東西塗臉上,以後不是更冇法見人了。”

以柳有點暗暗擔心。

花雲鸞晃了晃消融膏,故意一本正經地逗以柳:“我剛打聽的新方子,砒霜製成的藥膏塗抹在臉上,能去除疤痕,我先拿自己臉試試,反正我的臉就這樣了,再壞也差不到哪裡去。”

她又把消融膏塗抹在右臉頰,頓了頓才說:“如果效果良好,以柳,我送你一盒用。”

“啊。”

以柳嚇得差點暈過去,以為夫人瘋球了。

想博世子青眼,也不用犧牲自己的健康啊。

“夫人,臉上皮膚敏感,不能亂抹東西的,萬一您的右臉也受到損傷......”以柳不敢想象麵目全非的夫人是個什麼模樣?

“阿彌陀佛,隻能求神仙保佑我家夫人了!”

花雲鸞瞅著以柳一臉嚴肅的樣子,噗嗤一聲笑了。

“小東西,我逗你玩那,看你認真的。”

消融膏塗抹在臉上有點癢,她怕感染不敢用手撓。

臉隻能闆闆正正地擱在枕頭上,不能側臥,不能翻身。

一晚上輾轉反側,早早就醒了。

她讓以柳打來一盆溫水。

以柳怔怔地看著她洗臉,一臉的驚訝。

“哎呀,夫人,您的臉好像更黑了。”

怕夫人傷心,她把那句比以前更醜了嚥到了肚子裡。

花雲鸞也不在意,衝以柳咧嘴一笑。

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這叫以毒攻毒,臉黑,你就抹更黑的,黑黑得正,臉就變白了,懂嗎?”

花雲鸞取一塊濕毛巾輕輕按壓在疤痕上。

疤痕在水的浸潤下慢慢變得鬆軟。

以柳又打來一盆溫水,哭喪著臉說:“夫人,您真會安慰自己,什麼黑黑得正,奴婢聽不懂,反正奴婢瞅著您的臉啊,前途未卜。”

花雲鸞神色自若,一點都不擔心的樣子。

等疤痕變得軟透,她拿起打濕的毛巾輕輕揉搓。

疤痕整體脫落下黑黝黝的一大塊。

她又重新換了一塊濕毛巾,慢慢擦拭。

結痂一塊塊脫落下來,皮膚變得白皙透亮。

她再捧起水,洗乾淨自己的臉。

她反覆洗了幾次,皮膚越變越白,越洗越嫩。

以柳逐漸驚訝地張大嘴巴。

“夫人,您...您原來長這個樣子......”她激動壞了,說話都有點結巴。

“我現在長什麼樣?”

花雲鸞把濕毛巾放進臉盆,拿起一麵銅鏡。

“夫人,您臉上的疤痕一點痕跡冇有了,砒霜膏真的好管用啊,相府的人說夫人小時候是美人坯子,奴婢以前還不信,現在信了,夫人真的美若天仙啊!”

花雲鸞聽著以柳絮絮叨叨,嫣然一笑。

冇有了那塊醜陋疤痕的遮擋,鏡中出現了一張美豔不可方物的臉。

膚白勝雪,一雙眼睛因恢複了容顏顧盼生輝,讓人過目不忘。

看著鏡中的自己,花雲鸞也不得不感歎:“原主真是個標準的美人啊,五官精緻,排列的恰到好處,可惜一塊醜陋的疤痕遮擋了她所有的美貌。”

花雲鸞勾了勾嘴角,她對自己現在的容貌很滿意。

“以柳,我恢複容貌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說,我現在還不想讓彆人知道。”

花容月貌是好事也是禍事。

現在讓人知道,免不了一堆口舌是非。

反正遲早會被人看到,也不急在這一時。

“放心,夫人,我不會對任何人說的。”

以柳依舊把麵紗繫到花雲鸞臉上,看起來和往常冇有任何區彆。

她知道夫人這樣做一定有她的理由。

身為夫人的陪嫁丫鬟,不管上刀山下火海她都跟著。

賢淑堂。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

世子不行的訊息傳遍了侯府角落。

風頭蓋過了王嬤嬤被廢的事。

世子宋清池鐵青著一張臉,坐在她母親的榻上。

他樣貌俊美,臉色卻憔悴。

心思焦慮,嘴唇上起了一層薄皮。

“母親。”

他正好有事找隋氏商量,斟酌著怎樣瞅準時機巧妙地把事情講出來,他母親不會惱火。

他頗為躊躇,思量再三,決定等他母親先開口。

隋氏好幾日冇見兒子了,最近府裡的風言風語令她心中不安。

“成婚三年,冇有生育子女,難道真像那個醜婦說的,是我兒不行?”

她擔心傳言萬一屬實,那可不是小事,又不好直接開口問。

略一沉吟,她先笑著寒暄道:“你和雲鸞成婚三年了,還冇誕下一兒半女,母親心裡甚是著急,我兒......”宋清池一臉冷漠地打斷她的話頭。

“當初侯府有難,隻有相府幫忙才能度過難關,您和父親執意讓我去求親,娶她並非是我所願,我心中早有她人。”

隋氏皺了皺眉頭,不喜兒子又提起這段往事,卻也冇有責怪他的無禮。

“當時為了補償你,還不是隨了你的心願,以母親遠房侄女的名義,把你心愛的女子隋欣兒迎回了家門。”

隋氏歎了口氣,緩緩說道:“隻是她心高氣傲,不肯做妾室,所以這三年跟著你一直無名無分,外人都以為真是我遠房侄女。”

宋清池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把心底的話說出來了。

“可是現在,那個讓人噁心的醜婦還坐在主母的位置上,母親當初答應我的,讓欣兒坐上主母位置,現在依然冇有做到。”早就醒了。她讓以柳打來一盆溫水。以柳怔怔地看著她洗臉,一臉的驚訝。“哎呀,夫人,您的臉好像更黑了。”怕夫人傷心,她把那句比以前更醜了嚥到了肚子裡。花雲鸞也不在意,衝以柳咧嘴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這叫以毒攻毒,臉黑,你就抹更黑的,黑黑得正,臉就變白了,懂嗎?”花雲鸞取一塊濕毛巾輕輕按壓在疤痕上。疤痕在水的浸潤下慢慢變得鬆軟。以柳又打來一盆溫水,哭喪著臉說:“夫人,您真會安慰自己,什麼黑黑得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