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七章 陰界

    

啊?老子就不鬆,你能耐老子如何!”“疼疼疼......我的手要斷了!”沈半見眼淚都飆了出來,燕龍戰這個憨憨掐她傷口了!燕龍戰趕緊鬆開,這才發覺手心濕漉漉的,都是血:“你受傷了怎麼也不吭一聲?”你倒是給我個開口的機會啊!沈半見無力懟燕龍戰:“先進屋,大夥都先處理下傷口。”怕燕龍戰又做些奇奇怪怪的動作,她又加了一句:“燕老大,勞你抱下柔藍。”燕龍戰一把從滄浪懷裡抱走小丫頭,舉得高高的,驕傲地向沈半見邀...第八百一十七章陰界

白乾坤手指夏侯凝夜:“以命換命,把你的壽元給她,她就能醒過來。”

蔡元羲皺眉:“逆天之術?要遭天譴的。”

白乾坤覷她一眼:“將原本已死之人強行留在人間,早就違了天道,如今再說天譴不天譴的,是不是晚了些?”

蔡元羲被噎了一噎。

白乾坤繼續說:“不過你也彆多想,沈半見既然已是命格碎裂之人,要管她的是鬼道。

更何況她乃天府星命格,如今命格預言還未實現,她也不應該死,天道會網開一麵。”

“但也正因她命格特殊,這以命換命就比旁人複雜:其一,要同樣特殊的命格,夏侯凝夜,這事隻能你來。

可這裡又有一個問題,帝星命格太過強悍,普通堪輿師動不了你的壽元,所以——”

“還得加上那小丫頭,她是女媧族落祭司之後,血脈裡有上古神力,唯有她能動帝星命格之人。”

“還有,因沈半見命格碎裂,即便有了魂魄和壽元,也不能算‘人’,故而要借你的命格才能活。

也就是說,此事若成,她等於寄生在你的命格裡,你若出事,她也一樣。”

白乾坤最後問了夏侯凝夜一句:“乾不乾?”

夏侯凝夜不假思索:“好。”

*

沈半見覺得冷。

迷迷糊糊睜開眼,四週一片陰沉,朔風凜冽,刮在臉上,好似刀割。

她怔愣了許久,才慢慢將前因後果想起來。

沈蘇方從九層摘星樓一躍而下。

她淒厲詛咒:沈半見,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要死我也得拉著你一起死!

所以,她死了嗎?

大概是的吧。

傳說人間與冥界的交接處稱“陰界”

是亡魂必經之路,異常地冷。

跟這裡倒挺像的。

沈半見嘴角扯起一個苦笑,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

人間是回不去了,她也不能一直在這裡凍著,那便往前走吧。

心裡有很多不捨的事,不捨的人。

最不捨的是夏侯凝夜......

她驟然反應過來,她的魂魄已在陰界,並未像夢中那般,被強行留在陵墓裡。

所以,那不是他們的結局?

這樣也好。

他還有漫長的餘生。

沈半見忍著渾身的痛,一步一步走在望不到儘頭的荒原之中。

冇有日升月落,也冇有同行之人,唯有她一人踽踽獨行,不知時間,看不到前途。

走不動了,身子都快被凍僵了。

她忍不住坐在地上啜泣,為什麼去做個鬼都這麼難?她也不想去做鬼的。

莫名就想起了年幼時賴床不起,被師母來掀被子的日子。

“我再多睡一會兒,反正今天也冇什麼事啊......”

“不是今天冇什麼事,是你對今天冇有期待。

難道冇有‘期待’,就能偷懶,就能當冇瞧見嗎?期待的事是事,該做的事也是事,不能逃避。”

“師母你不是說我可以做富貴閒人嗎?”

“師母說過,可你有錢嗎?能自己養活自己嗎?能自己照顧好自己嗎?不能是吧?那就趕緊起來,背書,認藥,練功!”

......

沈半見擦乾臉上的淚,站起身來,繼續往前走。章她纔不喜歡沈半見呢!“有事?”沈半見轉過頭來。小院外種的幾棵銀杏樹都黃了,經陽光一照,金燦燦的。沈半見著一身最尋常不過的白青衣裙,綰了個簡單的隨雲髻,冇有髮飾,也未染脂粉,可那身清幽脫俗的乾淨氣質、那張明媚如畫的絕色容顏,卻生生將銀杏的光彩壓了下去——或者說,她便是這幅秋景圖裡最濃墨重彩的一筆。陸棠梨忽然莫名有了些自慚形穢。她自詡美貌,便是對上有偃京第一美女和才女之稱的沈蘇方,她也從不服氣。沈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