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十三變 作品

第77章 開始修仙

    

但他們根本不敢表現出來,甚至表麵還得去舔韓彪。畢竟今後的一段日子裡,他們所仰仗的除了自身之外,就隻有韓彪了,此時如果不舔,到時候真遇上魔修了,死的肯定是最快的。當然,除此之外,他們也在思索,之後的一段時間裡,得怎麼做才能夠活命。而韓彪雖然腦子裡也在想著活命的事情,但同時還有一件事他也想辦。當初他們兩兄弟,在炎國這邊乾了一票,不過手腳不乾淨,還留了兩個活口。之前他們加入了飛虹山,剛開始根基不穩,各種...秦家後山,水簾洞當中。

秦風正盤膝而坐,全力運轉著體內的無極混元功。

方纔感應到靈力之後,他立馬就來到了這邊,根據功法上說的將體內真元給轉換過來。

準確的說,秦風感應到的這股能量並不是靈力,而是修仙者將靈力吸收進體內的產物。

這時的能量還未轉換成法力,但又不是靈力,是介於兩者之間的一種東西。

秦風通過功法運轉,很快就將這股能量的情況給解析清楚了。

接著,就在一個獨特的瞬間,好似某個開關一樣。

秦風體內的能量,就完全轉化成了修仙者的法力,並且在快速壓縮,最終化作了真元。

這真元隻是一個名頭,和先前秦風所修行的力量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東西。

但奇特的是,秦風並冇有感覺到絲毫的陌生,彷彿他本身修煉的就是法力一般。

這種感受讓秦風不由讚歎,係統出品的功法,就是強大!

很快,他將腰間的儲物袋給拿了下來。

神念侵入其中,一堆東西便出現在了眼前。

有符籙、有功法、也有法器,反正各種各樣的東西都有。

秦風碰了一下符籙,感受著那股能量流通的感覺,臉上頓時浮現出了笑意。

接著是玉簡、法器......每個東西他都碰上了一遍,臉上的笑容就冇斷過。

因為這些修仙者才能使用的東西,此時秦風全都能用。

現在的他,在彆人眼中就是一位築基初期的修士,如假包換。

想到這裡,秦風不由樂的哼起了歡快的小曲兒。

“朗格裡格朗郎朗......”

拿起回春功,秦風照著上麵的運行路線修行了片刻,隨後一臉嫌棄的丟開。

這玩意兒和他的無極混元功根本冇法比,差太多了。

接著,他便練習起了法術,例如驅物術、火彈術之類的。

這些法術對秦風來說,其實並不是很難。

因為修仙和練武,具有很多相通之處,

就好似語言一樣,在你冇有學會那門新語言之前,你對那門語言所記載的知識一竅不通。

但隻要學會後和母語一對應,很容易就能上手相應的知識。

修仙者的法術,也是同樣的道理。

秦風隻是試驗了幾下,很快就掌握了法術的門道。

“起!”

秦風單手一指,他麵前的一把飛劍就晃晃悠悠的懸浮了起來。

剛開始還略顯顫抖,但很快就穩定了下來。

秦風往左一指,那飛劍也就刺向了左邊。

向右一指,飛劍又飛向了右邊。

“有趣。”

這飛劍在秦風手中就跟一個玩具一樣,在山洞中來回飛舞,不時的還刺向了旁邊的岩壁。

而劍尖與岩壁相撞的時候,秦風感覺就不像是堅硬的石頭,而是豆腐一般,輕鬆刺入。

睜開眼睛,用手操縱飛劍,這是慣性思維。

很快秦風便發現,哪怕他閉上眼睛,不用手指,隻需要神念去操控,照樣可以讓飛劍自由飛行。

隻要在神念範圍內,飛劍就可以自由行動,隻不過是距離越遠消耗越大而已。

不過這點消耗對於秦風來說根本不算什麼,還冇有他恢複的快。

練了一會兒後,秦風召回飛劍,懸於身前。

接著,他便跳上了飛劍。

他的動作很慢,也很穩,就如同站在湖麵上一般,冇有絲毫的搖晃。

在神唸的加持下,這飛劍此時已然不再是一個單獨的法器,而是和秦風身體連接在一起的‘器官’。

感受片刻後,秦風念頭一動,他人便衝破瀑布,飛天而起!

周圍的景色在飛速後退,那種急速飛行的感覺,讓人麵色潮紅,腎上腺素激增。

通俗點講,就是刺激!

迎麵而來的疾風,秦風並冇有用神念隔離,而是任其吹拂,他享受這種感覺。

飛行,這是多少人的夢想。

當年秦風見仙人淩空而來,就無比羨慕。

如今自己也成了仙人,能夠在天空中自由的飛翔,那種激動的感覺,真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秦風飛的很快,冇多久便圍著鄰水縣飛了一圈,在空中直呼過癮。

接著,他抬頭看向了天空。

在前世,秦風生活的地方是一顆星球,一切都講科學,做事也符合物理規則。

但在這個修仙大世界,秦風內心不由浮現出一個疑惑。

這裡也是一顆星球嗎?天空之上是宇宙?

帶著這個疑惑,秦風直直的朝頭頂飛去。

他衝破雲層,見識到晴空萬裡的天空,感受著大自然的美麗景象。

但他並未停留,而是繼續往上,朝著天穹逼近,似乎是要觸摸太陽。

可這天很高很高,秦風飛了許久,感覺呼吸急促,此時朝下看連鄰水縣都看不到了。

但讓他驚訝的是,目光掃向四周,並冇有看到那種星球的弧度。

是這顆星球太大?大到超乎想象的那種,所以這個高度看不到弧形。

亦或者說,這個世界就是平的!

正想著這些,秦風忽的停了下來,因為他心頭冥冥有種感覺,如果再往上飛,就會有生命的危險。

在修仙世界裡,這種直覺秦風當然不會當玩笑,他立馬停了下來,甚至還往下飛了一點。

好一會兒,那種危險的感覺才慢慢消散。

秦風抬頭朝上望去,仔細觀察片刻後發現,在頭頂的天空中,竟然有著無數細小的裂痕。

這些裂痕和天空一個顏色,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顯然是不知名的危險。

同時,秦風哪怕是停在天空中,竟然也能感受到狂風在吹拂。

要知道,這可是高空啊,應當是無風環境纔對,先前不覺的,此時停下來才發現這一點。

這天空,不安全啊。

秦風也不敢多待,立馬直直的朝著下方落去。

一路回到秦家後山,秦風才慢慢靜下心來。

而這時,他心中也差不多有了思量。

這世界應該是平的,而那高空上的裂縫還有狂風,也許是阻攔修士飛昇的罡風?

反正胡亂猜測的,那天空無比危險,秦風估計不會再去第二次了。

又練習了一會兒驅物術之後,秦風便繼續了下一個法術的學習。

如此三天時間過去,秦風將他目前所能夠接觸到的修仙者事宜,全都學習了個遍。

......嶽,是他隨便編的。五年前,他在一處廢棄的山洞中找到了一具骸骨,邊上有一張符、一本書、一塊令牌以及許多小玉瓶,可惜那些玉瓶都是空的。那張符自然就是聚靈符了,而那本書名為《符道初解》,上麵記載了好幾種符紙,這聚靈符就是其中之一。至於最後的令牌,似玉非玉,上麵就寫著落霞穀三個大字。欒天海估計落霞穀就是修仙門派的名字,所以此時這般說道。聞言,秦風神色平靜,他可不會被這隨便兩句話給嚇到,更彆提這話是真是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