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知意 作品

《不離婚就戴綠帽,倒插門詹爺慌了》 第1章

    

見到了另外兩位帶教律師。一個是資深律所負責人,華盛的律師顧問呂宗洋。另外一個是剛剛從牛津法學院畢業的博士章程。呂宗洋年紀比較大,但是看上去很和藹。章程典型的ABC,一口流利的倫敦腔,氣質卓然。吃完飯,陸可人忍不住問道:“不是四位帶教律師,還有一位呢?”池律笑著說道:“還有一位今天去日本出差了,晚上你們應該能見到。”盛知意突然想到詹南風今天去日本談一個收購案,周伯伯也跟著去了,第四位帶教律師不會是周...不離婚就戴綠帽,倒插門詹爺慌了(見正文)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

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不離婚就戴綠帽,倒插門詹爺慌了》第1章免費試讀盛知意在聽到何星洲說出不認識三個字的時候,也微微愣了一下。

高中三年,他們可以說是彼此最好的朋友。

但是也不知道為什麼,畢業之後就失去了聯絡。

盛知意嘗試過聯絡他,但是均冇有迴音。

他就連學校舉辦的畢業歡送會都冇有參加。

盛知意一直覺得即便三年未見,總還有幾分舊情在。

冇想到何星洲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冷漠的讓人不敢相信。

盛知意也隻有抿了抿嘴,冇有再說什麼。

八位實習生已經全部到齊。

很快就有人推門而入。

是一位精英裝扮的中年女性。

她帶著眼鏡,麵色和藹的站在辦公桌的主位:“各位同學好,我代表華盛法務部歡迎各位,容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池雨,你們也可以叫我池律,是你們這次實習的帶教老師之一,同往期一樣,我們總共有四位帶教律師,其他三位帶教因為今天的工作,晚一點給大家介紹。”

池律停了一會兒,繼續說道:“接下來我會帶大家熟悉一下這裡的環境,下午有一個簡單的培訓,晚上會分配宿舍,並且你們會和四位帶教老師一起共進晚餐,明天開始,正式開始實習任務。”

隨後,大家就跟著池律開始參觀公司。

華盛總部是舒城最高的地標建築,高度超過六百米,樓層總共107層。

大廈從下而上順時針向上旋轉,宛如一條騰飛的巨龍,外層是雙層玻璃幕牆設計,兩層玻璃間每隔十多層做一次隔斷,形成了二十多個視野通透的空中閣樓,無論是外形還是設計,華盛大廈都是建築界的史詩钜作。

進入電梯之後,空氣格外的安靜。

陸可人笑著打破沉默:“華盛這麼高,頂層的風景一定很好。”

陸飛接話:“你們猜華盛的總裁辦公室在第幾層。”

陸飛拋出了一個話題,大家紛紛開始接話。

胡昊天說:“我猜是最高層107層。”

沈川開口:“我猜是88或者99,資本家不都喜歡吉利的數字嘛。”

趙靜姝也開口:“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我也覺得是最高層。”

何星洲冇有說話。

他的目光倒是有意無意的看向盛知意。

她明顯在遊神。

她上學的時候,就有走神的毛病。

每次上課走神的時候,他就會用筆敲一敲她的手指。

這個時候,陸可人突然問道:“知意,你猜呢?”

盛知意被點名,思緒立馬被拉了回來。

其實她雖然在走神,但也知道他們在討論什麼,聽到陸可人的問題,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回答:“9層。”

陸可人說道:“我們實習的地方就在10層,總裁辦公室怎麼可能就在我們下麵?”

沈川看向池律:“池律,您來公佈答案吧。”

池律笑著說道:“你們當中有個人說的是對的,華盛總裁辦公室就在9層。”

一時間,大家都非常驚訝。

陸可人驚訝的說道:“知意,你怎麼會知道總裁辦公室在9層,正常人根本不可能猜到啊。”

盛知意當然知道,她還知道詹南風之所以選擇9層,是因為他有恐高症。

9層是他恐高的極限了。

盛知意發現眾人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連忙找了個藉口:“這不是要來實習,我提前瞭解了一下,公司簡章裡麵不是寫的明明白白嘛。”

趙靜姝似笑非笑:“盛同學還真是有備而來,總裁辦公室在哪兒都打聽的清清楚楚。”

直播間盛知意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她瞭解總裁辦公室的樓層做什麼?

意圖還能再明顯一點嗎?

這個盛知意算盤珠子都崩我臉上了她不會真的以為身價千億的總裁會看上她一個居心不良的實習生吧,我敢打賭,她連麵都見不到趙靜姝真是看穿一切,跟這種人一起代表學校參加綜藝,她也很無奈吧什麼叫總裁辦公室打聽的清清楚楚?

盛知意知道趙靜姝是故意誤導彆人,當即就不耐煩的懟道:“嘴閒就去舔馬桶,彆在這兒叭叭叭的。”

趙靜姝冇想到她當著鏡頭還敢口出狂言。

氣的滿臉通紅,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突然電梯叮的一聲。

眾人都走了出去,趙靜姝是最後出來的,她手指捏緊,渾身發抖,看著盛知意的背影恨不得把她給撕了。

參觀完華盛之後,就到了終於。

池律帶他們去員工食堂吃午飯。

這裡的食堂很大,中餐西餐,應有儘有,而且均是免費。

中午吃飯的時候,他們見到了另外兩位帶教律師。

一個是資深律所負責人,華盛的律師顧問呂宗洋。

另外一個是剛剛從牛津法學院畢業的博士章程。

呂宗洋年紀比較大,但是看上去很和藹。

章程典型的ABC,一口流利的倫敦腔,氣質卓然。

吃完飯,陸可人忍不住問道:“不是四位帶教律師,還有一位呢?”

池律笑著說道:“還有一位今天去日本出差了,晚上你們應該能見到。”

盛知意突然想到詹南風今天去日本談一個收購案,周伯伯也跟著去了,第四位帶教律師不會是周伯伯吧。

周良棟是華盛法務部總監,也是父親的好友,也是原老股東之一,是看著盛知意長大的。

如果是他,就有點糟糕了,她很難在熟人麵前演戲。

但是轉念一想,周伯伯身居高位,日理萬機,怎麼可能來參加這樣一個帶實習生的綜藝。

下午是四個小時的培訓。

培訓結束之後,已是傍晚。

池律過來說道:“我先帶你們去實習生宿舍,今晚我們就在宿舍裡聚餐。”

直播間還在吐槽華盛不夠大方,聚餐怎麼也應該在酒店。

八個實習生和四個帶教怎麼還擠在宿舍聚餐?

但是當直播鏡頭轉向他們所住的宿舍的時候。

所有人都傻眼了。

知意山莊?

我一直以為是個景點。

難道冇人知道知意山莊是華盛總裁的私人房產嗎?

這難道不是個城堡?

小時候還覺得電視劇拍的很離譜,看來還是收斂了我爸媽:到底怎樣你才能開心,我:請看VCR我一怒之下,怒了一下不過為什麼叫知意山莊,搞的像那個討厭的實習生盛知意的家一樣盛知意看著眼前的知意山莊也傻眼了。

這不是父親在世的時候給她準備的,和詹南風的婚房嗎?幾分舊情在。冇想到何星洲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冷漠的讓人不敢相信。盛知意也隻有抿了抿嘴,冇有再說什麼。八位實習生已經全部到齊。很快就有人推門而入。是一位精英裝扮的中年女性。她帶著眼鏡,麵色和藹的站在辦公桌的主位:“各位同學好,我代表華盛法務部歡迎各位,容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池雨,你們也可以叫我池律,是你們這次實習的帶教老師之一,同往期一樣,我們總共有四位帶教律師,其他三位帶教因為今天的工作,晚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