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心兒 作品

第142章完結

    

道自己為什麽會這麽擔心他,好像就是一種從心底生根發芽的情意,怎麽都揮之不去。他微微勾了下嘴角,剛才還青白的臉漸漸泛起了絲絲柔光,饒有趣味地看了我一眼,眼神裏帶著幾分竊喜:“你就這麽擔心我?”“誰擔心你了?你要是病死了,之前的賭局就無疾而終了,多可惜啊。”我冷冷地白了他一眼,故意將臉望向了窗外,臉頰上漸漸泛起了兩片緋紅,聲音裏透著傲嬌,可眼睛卻是騙不了人的。他輕笑了一聲,彷彿看穿了我一樣,略顯疲倦的...“淺淺,我們就一直這樣下去吧,別再管外麵的陰謀紛爭,就這樣一直過下去。”他捧著我的側臉,手心的粗糲在我的肌膚上來回摸索,彷彿在觸碰一件精美的瓷器,身上帶著些淡淡地煙味,眉宇間溫柔彌漫,幽深的眼眸中盡是深情款款,陽光打在他的肩頭,將他的身影映照得格外清雋迷人。

我靜靜凝視著他,將他臉上的每一絲表情都納入眼底,情話他說得如此認真,竟然還讓我有幾瞬晃神,心底彷彿有一團火正在肆意燃燒,要把我身上的每一寸麵板都燒成灰燼。

我承認我抗拒不了他的魅力,甚至在很久之前就已經對他動心了,雖然我一直都不承認,但其實在我內心深處渴望這個場景已經很多年了,以前我在國外上學,爺爺雖然從沒讓我在物質上吃過苦,可卻也不能時常陪在我身邊,大大小小的事務都需要我獨自處理,所以我從那個時候就十分獨立。

後來回國了,爺爺卻沒了,我還是沒能感受到一星半點家庭的溫暖,我雖然表麵強悍霸道,可卻無時無刻不在渴望有一個家,一個既能為我遮風擋雨,也能給我說甜言蜜語的人,而現在看來,這個人已經出現很久了,隻是我現在纔回頭發現。

“白涉深,你身邊從來不缺美女,有一天我不漂亮了,你還會一直愛我嗎?”我環著他的脖頸,問得肅穆且認真。

“傻瓜,有了你之後,我身邊就絕不會再有其他女人,而且你在我心裏,無時無刻都漂亮,而且還會一直漂亮下去。”

他低頭在我的額上留下了一個淺吻,他確實會說話,若是有心哄人,意誌力再鑒定的女人都抵不過他的糖衣炮彈。

“白涉深,你是在哄我,還是真的愛我?”我的眼神倔強且執拗,身上穿著寬鬆的睡裙,長發淩亂地搭在胸前,臉蛋上沒有抹半點脂粉,我想我現在一定很難看,至少跟外麵那些精心打扮,濃妝豔抹的女人比起來確實是這樣。

“當然是愛你,我可沒這個閑心故意哄你。”他說著,從口袋裏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戒指,趁著我不注意,套在了我的無名指上,等我發現的時候卻怎麽都取不下來了。

“專門按你的尺寸定做的,你這輩子都別想取下了。”他與我十指緊扣,嘴邊泛著一抹淡淡的笑,比周圍這一片薔薇還要明媚幾分,張揚之中透著幾分蠻不講理的霸道,他做事果然還是這麽蠻橫,就連求婚都沒個單膝下跪。

我就這樣稀裏糊塗地戴上了這枚戒指,迷迷糊糊地跟他完成了一個吻,外界的一切從此都跟我毫不相幹,我像普通妻子一樣,每日清晨從他身側醒來,然後與他一同吃早餐,送他出門,與他吻別,日複一日,年複一年,這裏儼然已經成了我的家,那些肮髒的心機,目的,籌謀,都不再能打擾到我半分。

後來,也是在這兒,滿院薔薇再次盛開之時,我跟他有了第一個孩子,我坐在鞦韆上,懷裏抱著寶寶,他在書房處理公務,寶寶突然啼哭,我正想起身去找他,突然在腦海裏想起,他還欠我一場婚禮呢。

當初他連求婚都沒單膝下跪,我就這麽莫名其妙地跟他生了孩子,在這兒住了一年,期間爸爸也曾親自來找過我,但我不想見,他就幫我打發了,但這一次的婚禮,我絕對不能這麽容易妥協,光憑著一張嘴就想唬住我,未免也覺得我太好糊弄了吧。

在我的要求下,他還是同意了,婚禮當天,陸家也派了人過來,隻不過陸宇涵沒有親自到場,至於爸爸他們,自然都是盛裝出席,雖然在我心裏,早就跟他們不是一家人了,但我畢竟姓宋,人前人後我都是宋家的人,婚禮盛大卻沒個孃家人,實在丟人。

寶寶還太小,做不了花童,便在一旁由陳嫂抱著,江珊是我的伴娘,而牽著我的手走上紅毯的人還是宋毅,血濃於水,他是我的親生父親,這是怎麽都磨滅不了的事實。

但現在我卻早已沒有了當初的那些戾氣,以前一直在心裏耿耿於懷的事,現在終於也能坦然放下,我以前總是背負了太多,所以活得務必疲累,但現在上天賜給了我白涉深,他會給我一直憧憬的幸福生活,也會陪我在無數個朝朝暮暮,有了這些,曾經的那些執念又算得了什麽。

吳倩和宋琪她們也來了,我終於出嫁,不再跟她們爭家產,也沒人在家礙她們的眼,作為孃家人,她們自然也表示了一下,雖然宋琪不怎麽開心,但還是站在人群中鼓掌,目送我一步一步地靠近白涉深。

如果不是他出現,我還真想不到一年的時間裏我能改變這麽多,肚子裏孕育過新生命,心裏也釋然著舊恩怨,之前我從來都不知道,生活還能如此享受。

蘇雨再次飛去了美國,美其名曰是治病,倒不如直接說是療傷,白涉深明確決絕地斷了她的念想,她也沒有再繼續糾纏,也許異國他鄉對她而言也未必不是一個好歸宿,時間是最好的療傷靈藥,時間久了,她也就淡忘了。

爸爸把我的手交給白涉深,我們相互交換戒指,交換承諾,眼神交匯之間彷彿開出了一朵朵明媚絢麗的薔薇,我突然又想到了之前跟他打下的賭,時光荏苒,如今已輸贏難辨。

他掀開我頭上蒙上的頭紗,擁我入懷,在一旁註目和掌聲中吻我,我環著他的脖頸,與他緊緊癡纏,這輩子,我與他,如同一株並蒂蓮,生離死別都難以割捨。兒吧。”白涉深在一旁試探道,微微勾起嘴角,眼眸中帶著一絲不懷好意的邪魅,他這個時候心裏在想什麽我最清楚不過。“你想得美,我今天累了,沒那個興致,你快送我回家。”我白了他一眼,言語也有些許不耐煩,裹緊了身上的衣衫,神情之中帶著幾分嚴肅。他也沒有勉強我,而是在嘴邊長歎了一聲,就徑直把我送回到了家門口,就在我準備下車的時候,他突然拉住了我。“就這麽走了?”他怔怔地望著我,臉上帶著些許希冀,嘴角微微上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