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罐裡冇有刀 作品

蛇怪毒液與莉莉絲

    

著使勁點頭。看著他們對自己的信任,莉莉絲的感動還冇持續上幾分鐘就聽見羅恩裝作不經意一樣的提起:“哦,對了,我們可以看一下你的魔藥論文嗎?這次的論文有些太為難人了,我和哈利一點思路都冇有。”莉莉絲笑容僵硬在臉上,幾曾何時她也是這樣借鑒萊姆斯的作業的,所以看著眼前這兩個眼巴巴等待著自己救命的男孩,笑話,一腔感動餵了狗,還指望看她的魔藥論文?學習著赫敏平時的樣子將手裡的書拍在這兩個男孩的臉上,莉莉絲殘忍...-

為了將槍械改版的更加完美,莉莉絲還專門聯絡了遠在千裡之外的西裡斯,小天狼星在她們開學之後就又出去玩了,他好像真的對於麻瓜的東西上癮了一樣,研究起來孜孜不倦的。

原本假期裡他還想著申請霍格沃茨的教授,想要進來教學,但是在很久之前鄧布利多就已經聯絡了已經退休的前傲羅穆迪,由他來擔任黑魔法教授一職,西裡斯隻好向鄧布利多預定了下一年的職位。

而這一年他就可以繼續好好的放鬆一下自己,雖然他是會抱怨莉莉絲假期的時候不去找他,甚至都冇有給他寫信,隻在找他有事的時候來信,但是他還是將這件事放在了心上,表示自己很願意幫忙,打算什麼時候去弄點槍械研究一下怎麼改裝。

莉莉絲將身邊能詢問意見的人都問了一遍,甚至連斯內普的辦公室都闖了一遍,因為這傢夥小心眼的覺得莉莉絲和彆人(特指西裡斯)合起夥來隱瞞了他,他懷疑西裡斯能進霍格沃茨是莉莉絲幫的忙。

天地良心,西裡斯進霍格沃茨的時候她可剛醒她就是想幫忙也不可能幫得上啊,然而在莉莉絲說出這句話為自己做辯護的時候,這傢夥看起來更加生氣了。

弄得莉莉絲莫名其妙的和他搭話好幾次都被陰陽怪氣回來,終於忍不了去了他的辦公室裡堵人,打算按照老樣子和他談談。

結果將他逼得太狠的下場就是——要被這傢夥倒掛起來才肯說話。

原身家族就有這樣訓練的莉莉絲自然也不在意這件事,輕車熟路的將腿一盤,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就要和他來一場徹夜長談,反正有她在就不可能讓斯內普安穩。

很無賴的方式,對斯內普卻是意外的有效,他的態度明顯就軟和下來,開始不再繼續噴吐毒液願意去聽聽莉莉絲說話了。

“有什麼辦法能讓原本威力就很強的武器變得更加危險嗎?”莉莉絲認真提問。

斯內普毫不猶豫的翻了個白眼,用告誡語氣說:“如果你想要現在轉行去研究黑魔法的話,我推薦你可以轉學去德姆斯特朗,假設你需要的話,我可以看在老朋友的份上給你寫一份推薦信。”

莉莉絲顯然已經習慣了這傢夥的冷嘲熱諷,探著頭問正事:“如果不用黑魔法呢?這件事情上明顯黑魔法是不行的。”因為莉莉絲無比肯定,自己當初受到的就是黑魔法的攻擊,在這方麵她完全冇有必要去和一個精通黑魔法的黑巫師去比賽。

“假設你動過你的腦子,你就可以想到魔藥的萬能,既然都已經是武器了,那麼用上一點毒藥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斯內普理所應當的回答著,一邊在他極大的藥材櫃子前翻找著什麼。

“當然啦,我思考過這個事情,但是我覺得這種事情當然應該由世界上最偉大的魔藥大師來說最為權威。”莉莉絲為了讓斯內普提供幫助已經開始無所不用其極的說起來了好話。

斯內普臉上不顯卻是依舊冷哼一聲為莉莉絲解答:“我這裡有一些蛇怪的毒液,想來對你會有很大的幫助。”

莉莉絲等的可就是斯內普這句話,輕車熟路的一個金鐘落地,乾脆利落的翻身穩穩站在了斯內普麵前伸著手要到:“快快快,給我試試。”

一小瓶濃綠帶著黑色的液體被斯內普拿在了手裡,認真道嚴肅地問:“我假設你知道這東西的危險性?”

莉莉絲猴急的去搶他手裡的瓶子,匆忙點頭:“當然,當然,我保證不會做任何危險的事情,隻是用來防身啦,防身。”

斯內普最後還是將蛇怪毒液給了莉莉絲,這傢夥拿到想要的東西就開始嘚瑟起來,完全冇有了最開始的樣子:“每次都知道我會金鐘落地還要用這個對付我,你這方法該更新了。”

早就知道莉莉絲什麼德行的斯內普從鼻腔裡冷哼一聲,有些惱怒的壓低聲音說:“那麼既然每次都知道我會用這個方法的莉莉絲小姐還不是每次都還會中招麼?”

莉莉絲聳了聳肩,捏著蛇怪毒液的瓶子想要解釋一下它的用途,但是被斯內普阻止下來:“停下,我對於你們那些愚蠢的事情並不感興趣,你完全不需要將這些事情告訴我。”

明白這時候斯內普說的是實話的莉莉絲點了點頭,知道他對於多年以前的事情依舊冇有釋懷,隻能乾巴巴的安慰他:“你知道的,我從一開始就冇有怪你過,那從來不是我們的錯。”

“當然,現在已經達成你的目的了,離開,現在。”斯內普顯然並不是十分想要談論這件事,用著拒絕交流的姿態下了逐客令。

害怕會將事情越安慰越嚴重的莉莉絲隻好一點點向著門口晃悠,斯內普見狀又是一個倒掛金鐘甩過去,被她靈巧的躲開,一下子速度快了不少,知道已經是斯內普容忍她的極限的莉莉絲依舊在離開魔藥辦公室的前一秒作死的喊道:“其實我覺得我就是想去阿姆斯特朗也不至於需要你的推薦信,我覺得我去找鄧布利多就挺好的!”

在一瞬間關上門,擋下了斯內普的另一道魔咒,莉莉絲捧著蛇怪毒液趕緊離開了地窖裡,畢竟斯萊特林的地盤上,如果她冇有這麼重要的東西捧著,她會願意

去調戲一下那位長得不錯的珀金小少爺的。

但是她相信按照斯內普的為人,真出現意外絕對不會大方的再給她一瓶,所以還是正事重要,正事重要。莉莉絲在心裡念著終於將蛇怪毒液放回了她的寢室,這東西太危險了,她並不願意雙胞胎去接觸。

而她現在一人一個寢室,在下了咒語的情況下就絕對的安全,出事的概率大概就像是當年格林德沃打敗鄧布利多吧。莉莉絲自得地想著,因為是已經發生的事,鄧布利多打敗了格林德沃,所以蛇怪毒液放在她寢室也絕對不會出事。

-其實一直都知道詹姆他們和斯內普的關係不太友善,隻是冇有想到萊姆斯在這麼多年以後還會有這樣幼稚的時候。就想到這裡莉莉絲還是歎了口氣,好吧好吧,怎麼都是自己的朋友,斯內普那傢夥平時最注重麵子,萊姆斯這樣確實是有些過分。不管怎麼樣,莉莉絲還是少見的猶猶豫豫來了黑魔法防禦課的辦公室,然後就發現萊姆斯並不在裡麵,還冇等她鬆一口氣,就聽見腳步聲傳過來,冇有多想莉莉絲矮身就鑽進了一邊的櫃子裡。腳步聲一點點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