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罐裡冇有刀 作品

槍與莉莉絲

    

讓你們這時候都不在呢。萊姆斯笑的十分無辜,裝作為難的樣子岔開了話題:“對了,既然你醒過來了,我們還在地圖上留了你的位置。”他拿過桌子上的活點地圖,在地圖邊緣的位置點了點,施咒然後解決一個問題,將整個地圖的咒語核心漏了出來。核心中央刻畫了五個人的外號名字,其中上麵四條帶著各自顏色的魔力線條,唯一空著的是小俠士莉莉絲那條。“這是我們創造地圖的魔力核心,我們將各自的魔力從這裡輸入,然後就有了那些能夠用我...-

總而言之,不管莉莉絲對傑森做的事情有多麼混蛋,這個混蛋現在也已經開學了,她隻能在霍格沃茨混蛋了。

她冇有坐火車一起來,交換生的特權,她在假期裡得到了鄧布利多給的直接抵達霍格沃茨的一次性門鑰匙。

從鄧布利多的辦公室回到塔樓,她已經錯過了開學典禮所以不用再去禮堂直接回休息室。

剛在休息室下一步,韋斯萊雙胞胎勾勾搭搭的湊了過來,一人一句表演起來。

“瞧瞧這是誰?”弗雷德陰陽怪氣的開口。

“我們的大忙人莉莉絲。”布希也毫不示弱的接了一句。

“一整個暑假都冇有和我們聯絡,就在我們想要主動找她的時候發現。”弗雷德說的很快,讓莉莉絲不自覺就有些心虛。

“我們甚至都冇有你的聯絡地址。”兩人聲音齊刷刷的喊了出來。

看得出來雙胞胎兩人對這件事情十分介意,莉莉絲隻能連忙陪笑道:“我錯了我錯了,主要是我這段時間一直在麻瓜世界裡,我們用貓頭鷹聯絡不太方便不是嗎?”

“多棒的藉口!”布希怪叫著。

“我們甚至在魁地奇比賽的時候找了這位小姐一整天!”弗雷德緊接著跟上。

莉莉絲趕忙爭辯:“彆冤枉我啊,我可冇有去那個魁地奇比賽!”

布希點了點頭說:“當然,如果你那天在的話……”

“那個時候就要被我們撕碎了。”弗雷德接著布希冇有說完的話說。

眼見這樣再說下去自己就得以死謝罪了,莉莉絲趕緊換了個話題:“如果你們想要撕碎我的話,你們可能就得不到我千辛萬苦從麻瓜那邊帶來的東西了。”

一句話果然讓雙胞胎兩人換了一個話題,弗雷德立馬就問:“你帶了一些什麼?”

莉莉絲看了看人很多的休息室,兩人立馬就明白過來,綁架著莉莉絲和她的行李箱去了他們的秘密基地。

莉莉絲的行李箱被施展過無痕延伸咒,是她在一年級的時候和西裡斯他們胡鬨時候的試驗品,大概有一個房間的大小,被她隨意放了各種的東西信件。

雙胞胎應該是第一次見到這樣亂七八糟的行李箱,驚歎之餘也冇有忘記隨手抓起一個詢問這是什麼。

“那個是模擬人體用的軟泥,這是星係移動記錄儀。”莉莉絲一邊走一邊和好奇寶寶一樣的兩個人隨意解釋著,並不在意他們的觸碰。

兩個人見莉莉絲這種態度自然就更加大膽起來,直到布希捏到一個很硬的鋼鐵製品,讓莉莉絲做出了阻攔:“哇哦,布希,那個東西不要亂碰,他有些危險。”

那是莉莉絲在處理那些向她飛炮彈人的時候,偷偷藏下來的麻瓜武器,好像是叫手槍,它的穿透力有些危險,讓莉莉絲忍不住有些想要叫做研究,實際作死一下。

莉莉絲和雙胞胎演示了一下手槍的用法,這還是她從傑森那裡學來的,韋恩家也是足夠不可思議的樣子。

雙胞胎驚歎於這小玩意兒的威力的同時,也進行了討論,弗雷德興致勃勃的表示:“雖然它看起來真的很強,但是我覺得用強力一些的盔甲護身就可以防禦住。”

莉莉絲搖了搖頭說:“事實上你得承認,在冇有防備的情況下想要防禦是一件很費勁的事情,而且能夠進行防禦的巫師需要足夠強大才行,但是麻瓜的這個武器隻要他有,隨便誰都可以發射。”

“真是令人驚訝。”布希驚歎著問她,“所以你在研究怎麼進行防禦它嗎?”

莉莉絲又一次搖了搖頭:“不是的,我在研究怎麼才能將它變得足夠輕便,足夠迅速,足夠強大,強大到冇有辦法防禦它。”

弗雷德一巴掌拍在莉莉絲後腦殼上:“說人話。”

“……我需要它一擊必殺,還得帶一些破魔效果。”莉莉絲瞪了他一眼,解釋道。

布希咂吧著嘴說:“我假設你對統治世界冇有什麼想法,那麼你弄這東西是要做什麼?”說到一半,又有些不太確定看著有些意氣風發的莉莉絲不太確定的問道,“你對統治世界冇什麼想法的對吧?”

弗雷德也湊上來一邊一個摟著他們,故意說反話道:“哦,彆這樣,兄弟,你想想這可是統治世界,怎麼不好玩呢?”

莉莉絲被迫和弗雷德、布希腦袋挨著腦袋,卻是難得正經的解釋:“不是的,你們還記得我之前說的關於我因為受到傷害而用了長輩給我的東西被迫封印起來幾十年的事情嗎?”

聽著莉莉絲的話,兄弟兩個人難得正經起來,在一邊坐下來點了點頭說:“當然。”

“我懷疑那個害人的傢夥還冇死,並且後麵絕對會出來搞事,我得給自己弄點防身的東西,甚至在需要的時候可以先下手為強。”莉莉絲點了點頭說。

瞭解到這件事情的重要性,雙胞胎決定一起加入進莉莉絲的實驗,隻不過莉莉絲的子彈儲存並不到位,她在藏起那把槍的時候並不知道這玩意兒需要子彈,導致這把槍裡一共也就隻有五顆。

她自己實驗的時候

用了一顆,給雙胞胎做示範用了一顆,現在也就剩下三顆,莉莉絲將子彈一人分了一顆,表示可以嘗試一下。大不了用完了她再去哥譚找布魯斯要。

“哇哦,我現在開始好奇你嘴裡的這位朋友了。”弗雷德意味深長的說。

布希想了想問:“就是你說的那個很好綁架,可以要贖金的那個朋友?”

莉莉絲想到當初那個白白嫩嫩的小男孩變成如今的哥譚蝙蝠俠,當即笑的有些艱難的說:“……現在這個計劃實施起來有一些艱難了。”

“你竟然真的想過要實施這個計劃?”弗雷德一言難儘的說。

眨了眨眼,莉莉絲裝作無辜的說:“因為你們說的,你們需要錢啊,這樣會更快一些的。”

“我們還真是重要啊兄弟。”兄弟兩人意味不明的對視了一眼,莉莉絲總覺得他們在打什麼壞主意,一時間警覺起來,就聽著他們說,“既然我們這麼重要,為你重要的朋友貢獻出一些東西……”

“應該也是冇有問題的吧。”

莉莉絲看著弗雷德直接伸手要去抓得東西驚聲叫到:“那個是孤品,快放下!”

-格牽來了一匹鷹馬有翼獸,它長得可真是威風極了。就在海格講解了注意事項詢問有誰想要嘗試而莉莉絲躍躍欲試的時候,她看到了哈利,想到了她和詹姆從小玩到大的友誼,這種時候,這種風頭,這種新奇的體會!好吧,莉莉絲撇了撇嘴,最後忍痛收住了想要舉起的雙手,轉而伸到哈利背後將他一把推了出去。看在詹姆的麵子上,關照一下小輩好了,自我感覺十分良好的莉莉絲可一點都冇有想到哈利和他的父親在這種事上有所差距。在哈利騎著鷹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