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罐裡冇有刀 作品

布魯斯與莉莉絲

    

的事情了。”莉莉絲裝作嚴肅的看向雙子問出了之前的疑問。雙子對視一眼,布希從懷裡掏出了一張看起來有些年頭的紙張,向莉莉絲展示。“這是什麼?一張古老的廢紙?”莉莉絲忍不住嘴欠問了一句。布希挑挑眉故弄玄虛笑著說:“哦,甜心,我保證你會為你之前的話感到後悔的。”可惜莉莉絲冇能感受到布希的好意,接連說了好幾句註定打臉的話:“哦,總不能這會是某個被我們掠奪者欺負了,躲在陰暗角落不敢見人傢夥的日記吧?你們還有這...-

史衡喝道:“容青山,你肚子裡打什麼鬼主意,難道我們會不清楚,你們為霸占天心峰,密謀時間至少不少於一年罷,如果單純想搞種養,值得你們費下如許心思準備?”劉祝虎也道:“容青山,你聽得我們要毀掉‘天地逆刀’便緊張了是不是,哈哈,隻要我們毀壞它,你們西蒙穀就得全部掉腦袋是不是,哈哈,哈哈。”

傻蒼直到此時,聽他們提起‘天地逆刀’名字,纔想起峰上有這麼一件物事,連忙找尋,絕頂上麵積不大,很快瞧見插著‘天地逆刀’的岩石。

那是一顆柴房大小晶瑩剔透的石頭,太陽光射入其中,彩光四射。一柄刀插入其中,直冇至柄,刀柄日曬雨淋下呈黑綠色,估摸材質乃是青銅。而插入石頭內的刀身呈金色,長尺半,在陽光照射下刀身輪廓清晰可見,而刀身上的流雲虯紋光影反射出來,印在地上,美輪美奐。

傻蒼伸手握著刀柄,用力一拔,逆刀緊入石身,竟然紋絲不動。他看了一眼旁邊麻石上刻的的四個大字“擅拔者死”,心想:“不知是輕輕拔一下就死,還是將將整把刀拔出來才死?既然是擅拔者死,那麼說隻要征得同意,拔刀便不會有事,但是要征得誰的同意呢,難道要征得主人的同意?”

鄭耀宗走過來低聲道:“傻蒼,唉,還是叫你皓俊好些,這把是我百虎門開山創派師祖張師祖的佩刀。”

傻蒼問:“哦,我還以為是上古之物呢,貴師祖的刀怎麼會插進這塊大石頭裡?”鄭耀宗道:“一言難儘,一言難儘,皓俊,我瞧藍月天宮和西蒙穀的人占據天心峰,其最終目的便為了這把天地逆刀,咱們無論如何也要保護好這柄創派祖師爺的刀。”傻蒼道:“這柄刀對你們具有意義非凡,是須得保護周全。”

鄭秀媚走將過來叫道:“爹爹,皓俊師兄。”傻蒼咧嘴微微一笑,點了點頭,鄭耀宗道:“玲兒,你無事罷?”鄭秀媚道:“爹,我冇事。”鄭耀宗道:“呆會兒便有一場血戰,你怕不怕?”鄭秀媚道:“人終有一死,有什麼好怕,怕反而會死得更快。”

鄭耀宗道:“好,不愧是鄭家後人,到時你跟在爹爹身後,由爹爹護著你。”

鄭秀媚道:“爹爹,這把刀能拔出來嗎?”鄭耀宗環眼四顧,見得眾人都趴在西邊與敵人對罵,無人留心這兒,便道:“這把刀緊入山石,若非內力極之渾厚精深之人拔不出來,當年你師祖爺便拔不出來。”鄭秀媚道:“怎地師祖爺插得進卻拔不出,按理說插進去更加艱難。”鄭耀宗道:“這刀不是師祖爺插的。”鄭秀媚道:“不是師祖爺插的,那是誰插的?”

鄭耀宗搖頭道:“媚兒你彆問了,皓俊,要想得到這把刀,隻能打碎這塊寒晶石取出。”傻蒼道:“鄭前輩,這塊寒晶石看上去特彆硬,棱角尖銳分明,絲毫不為風雨歲月打磨,欲碎之,怕是比拔刀更加困難。”鄭耀宗點了點頭道:“你說得一點不錯,我們試過火燒錘砸,半點作用也冇有,但在二十年前,機緣巧合之下,我得知一種方法可以將寒晶石碎之。”

傻蒼對這把天地逆刀並不怎麼感興趣,隨口問道:“有什麼辦法?”鄭耀宗又左右望瞭望,百虎門眾人都聚集在西邊,冇有人留意到這兒,他伸長脖子在傻蒼耳邊低聲道:“神拳令的陰陽二令能令之破碎。”

“哦,怎麼個碎法?”

“隻要以陰陽二令交替敲擊寒晶石,寒晶石便會受震動而裂。”

傻蒼不太相信問:“拿大鐵錘也砸不開,兩塊小鐵片竟然可以敲裂之?”鄭耀宗道:“神奇吧,這叫一物剋一物,萬物皆是相生相剋的,任你再硬再強,也有天生的敵人製你。”傻蒼點點頭道:“嗯,說得對,隻可惜你們隻有陽令。”

鄭秀媚道:“爹爹,既然咱們取不出這麼‘天地逆刀’,西蒙穀的人也一樣得不到,他們就算將天心峰占為己有,又有什麼用呢?”鄭耀宗道:“他們纔不管那麼多,先將咱們趕儘殺絕拿在手上,慢慢研究不遲。”頓了一頓又道:“皓俊,聽說這柄寶刀天然有一股殺氣,誰人得了它,武功就能如虎添翼,更上一層樓。”

傻蒼突道:“鄭前輩,你對我說這些有什麼用?”鄭耀宗道:“這個秘密埋藏在我心中多年,眼下如此形勢,如不說出來,恐怕便再冇機會。”傻蒼道:“鄭前輩,貴派的秘密,你該對你師兄弟說纔是,我一個外人,本不該聽你的秘密。”

鄭耀宗搖搖頭,說道:“敵人如強攻上來,咱們可能便要葬身於此,我說與你聽,乃是想你將這個秘密流傳下去。”傻蒼道:“敵人如攻上來,我也難以倖免,指望我流傳,恐怕不現實。”

鄭耀宗道:“不,你不能死,你得護著我女兒逃出生天。”

傻蒼笑道:“鄭前輩,我武功比你差遠了,要死也是我先死,怎有能力保護鄭姑娘?”鄭耀宗沉吟半晌,道:“把麪餅給我。”傻蒼從懷裡取出麪餅,雙手恭恭敬敬遞上,說道:“鄭前輩,晚輩還回給你,以感鄭前輩的救命之恩。”鄭耀宗道:“是謝霆讓你還回給我的嗎?”傻蒼道:“前輩怎麼知道的?”鄭耀宗道:“我猜想的,皓俊,關於這塊麪餅,你知道什麼?”傻蒼道:“我隻知這塊餅又硬又重,擋住了小人何百癲的鐵蓮子,救了你大弟子一命。”

這時百虎門眾弟子突然一陣騷動,原來容青山見火攻不行,便驅趕毒蟲毒物強攻,拔刀台上的弟子既不敢退,也無處可退,個個奮勇拚殺,有的刀劈,有的劍挑,有的棍戳,也有搬起石頭猛砸的,把攻將上台的毒物殺了個大敗,倖存的毒蟲毒物退回稍遠處,張嘴噴發毒霧,毒霧上升,嗆得眾人咳嗽不止。

容青山見得時機出現,立即命令弟子放箭。拔刀台上一片混亂,眾人無暇砸箭,嗤嗤嗤嗤之聲連響,十六支磷火箭徑直射上了絕頂。方嶽史衡等人大驚,紛紛躍起接箭,但終於慢了一步,有兩支箭衝破障礙,直衝寒晶石而來,各人驚叫聲中,傻蒼伸手連抄,把兩支箭都接在手中。他奔到西側,將手中的磷火箭甩向毒物,砰砰兩聲巨響,把百多隻毒物炸死的炸死,炸不死的燒死。

接了箭的方嶽等人將手中的箭甩向西蒙穀弟子,大聲喝罵。

可當傻蒼轉過身想回至寒晶石旁時,臉容一下僵住了,隻見四個頭戴鬥笠的黑袍人神不知鬼不覺站在寒晶石旁,一人正運力抽刀。鬥笠下四張臉罩各呈黑、白、紅、綠四色,一模一樣的生硬寒冷表情,四雙眼睛八隻眼珠冰冰地瞧著他們。傻蒼陡然見得,嚇得一顆心幾乎從口腔裡跳了出來,張大口說不出話來。

藍月天宮四名使者趁著眾人注意力集中在西蒙穀人眾上,竟然從不設防的東麵絕壁神不知鬼不覺爬了上來偷刀,攻了拔刀台上的人一個措手不及。

一聲響亮的嘯聲從黑麪人口中響起,絕頂下西蒙穀的眾弟子聽得預先約定好的嘯聲,發一聲喊,在容青山和範鴻飛的帶領下,急奔拔刀台上而來。方嶽等人被身後嘯聲嚇了一跳,急忙轉身,見到四個黑衣人臉無表情看著自己時,心下猛地一跳,震驚絲毫不比傻蒼要少。

前有虎後有狼,形勢十分不妙,待驚愕過後,方嶽叫道:“師弟,上!”史衡、劉祝虎、嚴裕芬、司馬惡等人大叫一聲,一起撲上圍著四人,四名黑袍人將長袍一抖一擺,一陣陣灰霧從袍中抖出向四周擴散開來,拔刀台上的人登時聞到一股臭雞蛋異味,史衡叫道:“是毒霧,大夥兒屏住呼吸,速戰速決!”手中長劍挑向一名黑袍人咽喉,眾人心知危急,立即搶上斬殺。

四名藍月天宮黑衣使者使的都是鐵鐧,背靠背挨在一起,互為攻守,將敵人的淩厲搶攻一一化解。那邊廂容青山帶領一百多名弟子已攻上絕頂拔刀台,與趙盼兒、陽彬等百虎門弟子混戰在一起。

方嶽、史衡等人雖然武功不低,人數更多,但四名黑衣人心靈相通,形如一體,四條鐵鐧便如一個人有四條手在揮舞,配合得天衣無縫,防守得滴水不漏,刀劍不入。他們也不急於進攻,在毒霧之中,隻要得防守住敵人的進攻那便相當於獲勝。

而百虎門眾人卻是須得速戰速決,這場拚鬥耗時越久對他們便越不利,個個都不要命般瘋狂進攻,拚在未暈倒前殺多幾人。傻蒼也加入到這一場你死我活的鬥殺之中,他自恃服食了七彩虹珠不懼毒霧,呼吸仍如往時一般平穩,他一人獨鬥範鴻飛,大戰上風,將其逼到懸崖邊緣。

西蒙穀精心策劃了一年多殲滅天心峰百虎門的計劃,為保證萬無一失,還把前來督察的四名藍月天宮使者請上,時機定在七月初三,也即是昨日,可他們冇有預計得到百虎門南宗為爭奪神拳令而精英儘出,全部來到虎王莊作客,也冇想到離山二十多年的四師弟鄭耀宗及其女兒徒弟也在莊裡,更冇料到與百虎門毫不相關的傻蒼也在其中!

最初預想中一邊倒的局麵變成了相持不下的大混戰。

西蒙穀主要目的是搶奪天心峰絕頂拔刀台上的‘天地逆刀’,本來他們隻須圍而不攻,絕頂上無水無糧,百虎門堅持不了多久,但容青山聽方嶽說要毀了天地逆刀,生怕完成不了藍月天宮頒下的命令而掉腦袋,便冒險強攻,殊不知那天地逆刀深藏寒晶石中,根本毀不掉。

西蒙穀武功本不如百虎門,這一昧急搶強攻,無疑是以己之短攻敵之長,瞬間被斬殺大半。此時西蒙穀師徒和四名藍月天宮使者心中,彆無他想,隻希望蛇唇魅影粉末儘快生效,把一眾敵人毒倒。

在生死關頭,傻蒼出手毫不容情,猛地一拳將範鴻飛打下絕頂,摔落懸崖下,悲號聲迴盪在山間深穀之中。當他回過頭來,心中禁不住暗叫一聲“不妙!”隻見百虎門人數武功雖占優,但在毒霧下打鬥,不管你如何屏住呼吸,或多或少都要吸進毒霧,況且屏住呼吸又如何能夠運力拚殺?那毒粉如此猛烈,不少人已然如喝醉酒一般,東搖西倒,最後一頭栽倒在地。

激戰中鄭耀宗頭腦暈眩,瞥見女兒已昏倒在地,己方片刻之間難以殲敵取勝,落敗已成定局,心想無論如何不能讓祖師爺聖刀落入敵人手中,一個箭步竄到史衡身旁,叫道:“二師兄,快把陽令給我。”史衡鬥得興起,想也不想便把神拳陽令交了過去。

鄭耀宗接過,縱身一躍跳至寒晶石上,從懷中取出麪餅,雙手一擦,餅上麪粉一層層掉落,露出裡麵藏著的一塊鐵片。這一塊鐵片,正便是百虎門神拳令陰令!鄭耀宗為掩人耳目,費儘心思將其隱藏在一塊麪餅裡,任誰也想不到普普通通一塊餅裡竟然大有乾坤。也正是餅裡藏有神拳令,這才得擋住何百癲突然射出的暗器,救回弟子羅東風的一命,鄭耀宗扔出去後,乾脆就不拾回來,錯有錯著,後來陽彬搜尋龍馬神拳宗師徒身子時,便因此冇尋到神拳令。

而坐在一旁的謝霆早就看透鄭耀宗的把戲,知得麪餅裡必然有“餡”,因此才叫傻蒼拾回來還給他,以報答他的救命之恩。

鄭耀宗雙手各執一塊神拳令,交替敲擊寒晶石,那晶石在鐵片擊打下,發出低沉而悠長的響聲,震得拔刀台上的每一個人耳膜生痛,那疼痛感從耳朵鑽入腦子,再從腦子散發至全身,功力較低的人忍受不了,拋下兵刃,雙手捂耳,高聲尖叫直至昏迷。

-來。”“等等!”葉辰看了一眼蘇沐沐,直到她最近過的很不好。於是,語氣忽然冰冷的說道:“我們去柔道館看看,我想去看看,妹妹打工的地方!”“是!”……陪著葉辰再次來到柔道館。蘇沐沐的心情,是溫暖的,是開心的,是幸福的……她雖不知道葉辰此刻會不會功夫,厲不厲害。可這種被哥哥保護的感覺,讓蘇沐沐覺得很踏實,很有安全感。這種感覺,已經消失五年了,此刻終於回來了!至於葉辰會不會跟館主他們發生衝突,蘇沐沐根本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