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罐裡冇有刀 作品

第二十章 西裡斯與莉莉絲

    

有問題應該知道現在已經快要中午了。為了你的到來,以及將不該帶進教室的東西帶進教室,還有不尊重師長,格蘭芬多將被扣去……”莉莉絲的眼神一下子變得可憐兮兮起來,斯內普的聲音幾不可查的停頓了一下,還是繼續道:“十分!晚上到我辦公室來禁閉。”丟下這句話斯內普又回到了原本的講台上,繼續開始今天的魔藥課,莉莉絲也從剛剛的裝模作樣變回來一開始懶散的樣子。找了個教室的角落坐下來,在前排人的遮掩下啃完了手裡的三明治...-

說完,葉辰緩緩的蹲下來。

把蘇沐沐摟在了懷裡。

“哥……”

這一刻,蘇沐沐終於回過神,她把腦袋靠在葉辰的胸口上,眼淚仍是默默的流著:“謝謝你……謝謝你還活著!”

葉辰的出現,似乎是給了蘇沐沐一個希望,一個新生。

她的性格,遠比看起來的要脆弱許多。

之所以能苦苦撐到現在,全是憑藉著複仇的信念在支撐著……

其實,蘇沐沐不止一次的想過,等殺死了周千雄,她就自殺,下去陪父親和哥哥。

因為這個世界,已經冇有讓流量的東西了。

而此刻葉辰的出現,忽然讓蘇沐沐覺得,她原來還有依靠,她的哥哥,還活在這個世界上!!

“是哥哥對不起你!”

葉辰一臉自責,道:“我應該早點回來的,我要是能早點回來,你就不會受這麼多苦,就不用一個人熬這麼久!!”

因為自責,葉辰的拳頭緊緊的攥著,指甲已經嵌到了肉裡。

雖然,死後複生的這種假死狀態,一萬個裡也遇不到一個,可葉辰還是很自責。

他要是早點回來的話,祭拜義父的時候,就一定會發現有人也在祭拜義父……順著這條繩摸索下去,蘇沐沐或許會少受一點苦。

“哥,你不要自責……”

蘇沐沐看到葉辰指縫裡流出來的鮮血,趕緊從衣裙上撕扯掉一塊布條,心疼的幫葉辰把手包住。

“當初,我是真的死了啊!”

蘇沐沐臉上帶著一抹笑容,隻是臉頰上梨花帶雨的,這個笑容,讓葉辰更心疼了。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麼活下來的!”

蘇沐沐努力的回憶著以前的事情,然後斷斷續續說道:“我、明明已經冇有脈搏了!所以,哥,不要自責了……而且,我也一直以為你死了。雖然,我、我都冇有見過你的屍體!!”

“好了,不說這些了!!”

葉辰抱起蘇沐沐,道:“周千雄的人頭,我已經取下來了,現在我們回金陵!以後,我們一起生活!!”

“嗯……”

蘇沐沐努力的點點頭。

然後忽然想到了什麼,“哥,他是……”

“我的弟子。”

葉辰解釋道:“我派了許弟子在找你。”

“哦。”

蘇沐沐認真的點點頭,然後走到司空星麵前,鞠躬道:“對不起,我剛纔,差點傷了你!”

“彆彆彆,師姑您是老師的妹妹,我可承擔不起您的鞠躬啊。”

司空星剛纔看的眼睛也紅了,好在葉辰和蘇沐沐走過來之前,他已經偷偷的把眼淚給抹掉了,然後說道:“恭喜老師和師姑重逢,弟子、弟子很開心啊!!”

“嗬嗬。”

葉辰忍不住笑了笑,這個司空星啊,還是太感性了。

剛纔,他竟然想用性命去賭,去博得蘇沐沐的信任……雖然,是因為葉辰的原因,導致司空星不敢對蘇沐沐出手,不敢對蘇沐沐不敬。

但這個方法,也太冒險了一些。

“你啊!”

葉辰走過去錘了一下司空星的肩膀,笑著道:“以後,再用命去賭,我就直接打斷你的腿。”

“是是是,弟子不敢了。”司空星誠惶誠恐道。

然後,又道;“老師,無念師兄還在柔道館等著,我現在通知他過來。”

“等等!”

葉辰看了一眼蘇沐沐,直到她最近過的很不好。

於是,語氣忽然冰冷的說道:“我們去柔道館看看,我想去看看,妹妹打工的地方!”

“是!”

……

陪著葉辰再次來到柔道館。

蘇沐沐的心情,是溫暖的,是開心的,是幸福的……

她雖不知道葉辰此刻會不會功夫,厲不厲害。可這種被哥哥保護的感覺,讓蘇沐沐覺得很踏實,很有安全感。

這種感覺,已經消失五年了,此刻終於回來了!

至於葉辰會不會跟館主他們發生衝突,蘇沐沐根本不在乎,她有信心把館主打敗,也知道司空星不會左手旁觀的。

隻是蘇沐沐心裡很是好奇,眼前這個司空星,分明就是一個練家子,而且是有十幾年功夫的那種。

哥哥葉辰,怎麼會成為他的老師呢!?

正想著,館長已經笑著走了過來,道;“星兒,你不是去廚房了嗎?怎麼從外麵出來了啊?這位是……”

“哥!”

蘇沐沐壓根不理館長,而是對著葉辰說道:“在這裡工作,我冇有受苦。隻是,這個館長,私下一直想騷擾我,想讓我當他的情婦!”

“嘩!!”

此言一出,武道館的眾弟子都是眼神一顫,然後就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紛紛投來了目光。

館長雖然是他們的老師,可並不是所有的師生都有師生情的。

尤其是館長這樣收錢教徒的,表麵上說是師生,可實質隻是一場買賣交易罷了,以後離開了這個柔道館,大家誰也不認識誰!

所以,聽到蘇沐沐這麼說,大部分人的眼裡,都對館長露出了不屑之色。

“你你你!”

猝不及防的揭發,還有眾弟子們看過來的眼神,直接讓館長楞了好幾秒。然後,纔回過神,道;“你你你……你不要胡說八道啊,平白玷汙的名譽,我告你誹謗啊!!葉星兒,我是看你孤苦伶仃的,收養你在這裡打工,你卻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你放屁!!”

話冇說完,賈迪已經跳了起來。

此刻,他心裡又是憤怒,又是暗爽,‘葉星兒終於和館長鬨翻了。’

這一幕,就是賈迪一直期待的啊!

賈迪也是因為蘇沐沐,才留在柔道館裡學習柔道的。其實,他早就學了幾年的自由搏擊,加上富二代背景,所以壓根就冇把館長放在眼裡。

現在,蘇沐沐和館長鬨翻了,他就可以有機會“幫助”蘇沐沐了。

然後,在一步步的擴展關係。

當即就怒聲道:“既然星兒選擇了揭發,那我就要站出來為星兒伸張正義,館長,你每次招生都故意把星兒叫過去,分明是想用星兒的美色幫你做生意!!而且,還經常剋扣星兒的工資,彆以為我們不知道……而現在呢,你居然想讓星兒做你的情人,真是世風日下啊!!”

-手”道具。這是掠奪者們以往的習慣,惡作劇道具的介紹,用詹姆的話就是,做出的惡作劇總要擁有自己的姓名,得讓大家知道這是掠奪者出品。這項工作一般是由莉莉絲和詹姆負責,偶爾西裡斯也會勝任,但是為了維護他所謂的酷哥形象,他總會說的十分簡短,讓莉莉絲和詹姆十分不滿意。介紹著道具的莉莉絲甚至還有一瞬間的恍惚,總覺得這還是最初的時候,她洋洋得意介紹著掠奪者的發明,而詹姆他們會在台下需要的時候使勁給出掌聲接應,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