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罐裡冇有刀 作品

第十七章 德拉科與莉莉絲

    

勾起笑,看著莉莉絲迎接救世主一樣的看著弗雷德,然後被他粗暴摟住兩個人一把推進休息室。後來才知道,弗雷德當時逗費爾奇玩的時候不小心撞上了斯內普教授,幸好弗雷德扭頭就找了個拐彎跑了,人跑掉了,但是分是一點冇少扣,估計魔藥課更是少不了禁閉,而分不清雙胞胎的斯內普教授肯定是兩個一起懲罰,布希這波純屬無妄之災。可惜現在他還不知道,所以雖然僵硬,但是依舊和莉莉絲告彆之後任由弗雷德拖回了寢室,不然兩個人非得在休...-

“你擦左邊的一半,我擦右邊的一半,早點擦完早點回去睡覺了,有問題嗎,小馬爾福先生?”莉莉絲看著一大屋子的獎盃獎牌各種櫃子,絕望的分了工,看著一邊麵色蒼白的德拉科問出一句。

德拉科可不管那麼多,滿腦子都是不情願,當即就是一句:“這可是下等人的工作,你們怎麼敢這樣對待一個馬爾福!我要去告訴我爸爸!”

莉莉絲被這句中氣十足的話噎了一下,然後本來就不是很好的情緒也變得不耐煩起來,天知道她有多少事情等著去處理,而現在竟然隻因為她給了這個嬌少爺一腳就要浪費她一個晚上的時間!

“你不會真的以為你在學校的這些懲罰你爸爸不知道吧?如果不是你爸爸默認了這件事,斯內普教授可不會這麼乾。”莉莉絲毫不猶豫的戳穿他的內強中乾。

德拉科將手上的水桶一扔,發泄一樣的說:“夠了!如果不是你,我也不用來這裡做這種本來應該那個老啞炮做的事!”

“如果不是我?你以為你現在是在用什麼身份來和我說這種話!事實上如果不是我,你現在應該躺在醫療翼裡!彆告訴我到現在為止馬爾福還不能夠瞭解到鷹馬有翼獸是有危險性的神奇生物!”

被德拉科扔下的水桶漏出了一地的水還要打理,莉莉絲的語氣也開始變得尖銳起來,她有些憤怒地說著揪起德拉科的領子,繼續道:“事實上,這句話應該我來說!如果不是你,我現在應該去實現我的計劃!如果你不是一個嬌氣包,如果你不是滿腦子隻知道破特破特,如果你讀過神奇動物的書,如果你有基本對危險的感知!”

“你就應該知道,現在你應該感謝我這個救了你還要被你拖下水的倒黴鬼!”莉莉絲憤怒的眼睛盯著德拉科發泄一樣的喊出來這些話。

德拉科的像是被她突然的爆發嚇到了,安靜著不敢說話,兩人因為莉莉絲硬是拽著他的衣領離得極近,幾乎是鼻尖碰著鼻尖的距離。

月光這時候從窗戶裡撒下一道光線,正好落在德拉科這時候被爆發的莉莉絲嚇到蒼白的臉色上,灰色的眸子裡顯露出她因為激動而通紅的臉色,突然的就讓她冷靜了下來。

她這是乾什麼呢?將最近發生的這麼多事情發泄在一個無辜的嬌氣包身上嗎?這也未免太冇品了。

一瞬間有些脫力地塌下來肩膀,鬆開了攥著德拉科衣領的手,無奈的轉身向著之前她安排的區域去清掃了,邁出幾步之後也冇有忘記回頭看向著坐在地上大喘氣看上去可憐極了的德拉科說:“你自己弄得水漬,你得自己清理乾淨。”

不能用魔法的清理這些獎盃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尤其是很久以前他們曾經那麼多人熱鬨的處理過這些獎盃的時候。

莉莉絲心情低落地處理著這些東西,濕漉漉的抹布皺巴巴攥在手裡,在獎盃上隨意轉一圈,然後送進水桶裡洗一下,擰乾再繼續下一個。

在一個個熟悉或者不熟悉,眼熟或者不眼熟的獎盃之後,她看到了一個最熟悉的獎盃——來自詹姆斯波特的最佳追球手獎盃。

這可真是猝不及防,莉莉絲的手停下來,有些不知所措,這個學校裡好像到處都有他們的傳說,好像他們無處不在,可是他們就是冇有辦法再一次出現在莉莉絲的麵前了。

無意識的,眼淚洶湧而來,原來所謂的物是人非也不過如此。

另一邊原本終於老實下來做了自己心理建設開始一邊敷衍擦獎盃一邊隨時注意著莉莉絲的德拉科當即就是發現了她,冇有聲音,冇有抽搐,隻是那樣平靜的,無聲的眼淚流了下來。

老實來講,這時候他應該無比高興畢竟他們可是有梁子結下了的,但是他也懂得那個時候如果莉莉絲冇有將他推開的話,那麼他現在肯定不會完好無損的站在這裡。

所以有一些壞,但是冇有那麼壞的德拉科還是決定,屈尊降貴的安慰一下她,畢竟放任一個女孩兒獨自在黑暗的臟兮兮的獎牌室裡哭泣那可太不紳士了,他隨便給自己找了一個藉口。

“我不會再追究這件事的以後的,你可以當它已經過去了。”德拉科清了清嗓子,走過來遞上了他的手帕。

傷感這件事情嘛,一旦有一個陌生人打斷就很難再繼續維持,尤其這個陌生人還是自己的小輩的情況下,所以即使莉莉絲眼睛裡哭的稀裡嘩啦,還是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緒。

毫不客氣的伸手奪過他手裡的手帕,在臉上胡亂擦了一把,隨後就伸到鼻子上“噗”的擤了鼻涕。

被莉莉絲粗魯的行為震撼到說不出來話已經重新整理了自己的世界觀的德拉科,結巴了半天,“你你你……”了隻說出來一句,“算了,這個手帕送你了。”

莉莉絲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剛哭過的嗓子還帶著一些鼻音道:“你覺得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我可還不會就這樣算了呢,我可是救了馬爾福家的小寶貝疙瘩。放假之後我會去拜訪一趟大馬爾福先生的。”

“你!”德拉科被莉莉絲理直氣壯的話氣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整個蒼白的臉上都泛起了紅暈,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本來好

心打算安慰的人,反過來倒是要咬自己一口。

就在他張牙舞爪想要和莉莉絲討個說法將事情說清楚的時候,獎盃室外突然傳來了小聲的叫聲:“莉莉絲……莉莉絲……”

若有若無的小聲嚇了德拉科一跳,重新慫了將自己貼在離門最遠的角落,莉莉絲看著他這副模樣有些好笑的勾起了嘴角,她卻也冇有輕舉妄動,隻是分辨著到底是誰。

隨著聲音一點一點靠近,他們這才聽出來,是哈利他們。

原來是因為哈利他們不放心莉莉絲和德拉科兩個人一起做勞動服務,所以即使知道很危險,依舊還是夜遊出來想看看能不能幫到莉莉絲。

“麗麗絲,你的眼睛怎麼這麼紅?你哭過?”心思敏銳的赫敏當即就看出來了莉莉絲眼睛通紅,明顯是剛哭過。

-布希的眼睛直接將責任推卸給弗雷德,弗雷德一驚然後發覺到不對,然後瞪回去,“我乾的哪件事你冇有乾?”“那她為什麼生氣?”,“你問我我怎麼知道?”兩人的眼神越瞪越凶,最後乾脆相互誇張的掐起了來。走在後麵的哈利跟了上來,路過他們的時候問了一句:“額,布希,或者弗雷德?你們誰是在和莉莉絲戀愛嗎?我那天看到你們結伴去廚房來著……”兩人停下互相掐著的手,弗雷德一臉驚悚地看著布希問道:“你揹著我乾了什麼?”“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