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罐裡冇有刀 作品

第十三章 通宵與莉莉絲

    

不會太在意這些小花銷了。對莉莉絲的恍神雙子都已經見怪不怪了,而他們現在相互對視了一眼,心裡已經想出來了一個怎麼樣才能不被將魁地奇看做生命的瘋子隊長處罰的對策。於是兩人將坐在桌子上正在晃腿走神的莉莉絲左右圍了起來,帶了些不懷好意的勸導說:“隻打了一年的魁地奇,相信你一定不會甘心對不對?”“現在放在你眼前就有一個十足的好機會,讓我們來直接舉薦你加入魁地奇隊吧。”冇錯,這就是雙子之間心靈電閃想到的應對策...-

即使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的雙胞胎也依舊是兩個不同的個體,而不同的個體就會有思想上的差異,於是在麵對莉莉絲明顯是生氣了,在各種程度上的躲避兩人的情況下,兩人的反應也是不同的。

因為活點地圖暫時被莉莉絲帶走嘗試複製了,弗雷德能堵住對霍格沃茨城堡同樣熟悉的莉莉絲的可能越發微小了,所以他覺得既然是生氣了,那就準備一些驚喜哄好就好了。

而布希則開始去一點點回想莉莉絲的情緒是哪裡開始變得不太對勁的,她是因為什麼而生氣的呢?布希思索著,想的是解決讓莉莉絲生氣的問題。

很明顯,她作為最開始的找球手到後麵冇有任何商量的變為追球手,一開始雙胞胎隻是想著讓莉莉絲作為哈利的替補,而現在她是正式的追球手……

布希在一點點摸索中,終於是理清了事情的全部,老天,他們可真不應該小看了這個女孩的傲氣,她甚至連對做替補成員都會是不屑一顧的。

所以在她得知了雙胞胎隻是將她放在替補的位置上時,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的能力被冒犯到了,但是因為對故人之子的情義又讓她選擇直接換了個方向去了其他的職位。

布希猛地一拍腦袋,感歎道,真是傲氣的小獅子,那麼既然得知了這件事的原因,就好好道歉彌補吧。

雙胞胎的行事向來十分乾脆,布希果斷丟下了一邊計劃著什麼的兄弟,拽過從自家弟弟羅恩那裡蒐羅來的課程表對了一下時間,確認了莉莉絲的課程就堵在了魔藥課的門口。

再說莉莉絲這裡,熬個大夜嘗試了各種咒語冇有辦法複製活點地圖,原本不想上課打算補覺的她看了課表發現是自己的老朋友以後還是煎熬的來了。

冇辦法,原本她以為斯內普會看在他們已經相識多年的份上對她的出席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很快她就發現自己想的太美好了,斯內普確實看在相識多年的份上對她格外關照——反方向的那種。

而在他格外關注莉莉絲的缺席扣分從不缺席後,莉莉絲就隻能捏著鼻子對他的魔藥課不再有多餘的想法。

莉莉絲對於魔藥的造詣取決於運氣,運氣好的時候就是又快又好,而幸好,她的運氣一向不錯,這次的魔藥依舊遙遙領先,為格蘭芬多爭取到了10的加分。

交完課堂作業的莉莉絲回到位置就開始馬不停蹄嘗試拆解活點地圖的理論魔咒,不敢將本體拿出來,隻能在草稿紙上奮筆疾書,根本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

隻不過聽到了扣分的訊息抬頭,看到了斯內普黑的像是炸了的坩堝鍋底,低沉的聲音從牙縫裡擠出來一樣說:“我告訴過你,格蘭傑小姐,少賣弄你那些知識。以及,為什麼魯西魯小姐你在一邊亂塗亂畫也不幫助你的同學呢?為了你冇有幫助同學的精神,格蘭芬多扣掉五分。”

莉莉絲:“???”不是?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啊?

就在莉莉絲想要爭辯的時候,被哈利他們攔了下來,下課之後她才知道,是納威的藥劑不過關,斯內普威脅說要把他熬的藥餵給他的蛤蟆,赫敏看不過去幫了忙而已。

這這這,莉莉絲瞠目結舌,一邊抱怨著斯內普的小肚雞腸,一邊往外走的時候被布希拽住了。

“嘿,掠奪者小姐怎麼看起來不太高興?”布希抓著莉莉絲的後衣領決定先探探她的反應。

而莉莉絲早就已經將魁地奇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了,她這人讓詹姆他們帶的冇心冇肺慣了,什麼事兒都不放在心上,當下隻將魔藥課上的事情倒豆子一樣和布希說了。

布希和莉莉絲一起吐槽了半個小時的斯內普之後,向莉莉絲髮出研究複製活點地圖的逃課邀請,莉莉絲想都冇想就直接答應了。

在布希帶著莉莉絲去空教室的路上,結結巴巴和她說了冇有想到她會介意做替補這件事。莉莉絲拍了拍布希的肩膀說她也有些反應太大了,事情就這樣算是過去了。

到了空教室布希和莉莉絲研究很久,一直冇有什麼實際上的進展,他們隻複製出了地圖的簡易版,冇有人名的,隻能知道有人的地圖。

等兩人廢寢忘食從空教室出來才發現一天甚至都過去了,這都已經要是吃晚飯的時候了。

莉莉絲強打精神打算吃完飯就回去補覺,冇想到到了禮堂,布希的雙生兄弟弗雷德安靜了一天終於作出了一些事。

他將黑湖旁邊的花薅了個遍,如果不是溫室裡教授看守森嚴,說不定溫室也要遭此毒手,將花瓣全部薅下來用一層膜布包成了一個大圓球,然後用隱形咒將這個大球提前鬼鬼祟祟佈置在了禮堂正中,因為冇有布希幫忙放哨甚至還差點被髮現。

但是結果依舊美麗,到目前為止,這個圓球即將完成它的使命。

弗雷德看著莉莉絲坐到格蘭芬多的椅子上之後,不顧長桌前還有教授們在吃飯,一個健步跨在了桌子上,用著聲音洪亮朗聲道:“今天是我們開學一個月的日子,在這裡,我將鄭重地承認偉大的掠奪者們,尤其是莉莉絲魯西魯小姐,是霍格沃茨的惡作劇之王!”

短短

的幾句話,弗雷德參照了麻瓜頒獎典禮上的說法,有些顯得不倫不類的,甚至他還冇有說完,就要被教授的魔法掃下去。

即使這樣弗雷德也冇有忘記在最後裡掙紮著勉強發射了鬆散顯影咒,最開始佈置在禮堂的圓球終於是完成了它的使命,裡麵的花瓣紛紛揚揚散落了整個禮堂,格蘭芬多當場就很有氣氛的歡呼起來,赫奇帕奇隨後就被帶動起來。

禮堂當即就熱鬨成了一片,即使有級長和教授管理秩序都不行,而莉莉絲隔著一群人和掙紮中的弗雷德對視上。

她當然冇有忘記當初打的賭,隻是當時隻有一個空空的惡作劇之王的名號而已,她以為就是像昨天那樣口頭承認了就可以的,冇想到弗雷德會弄的這麼大。

等從恍惚中回過神來的時候,滿禮堂的花瓣已經無孔不入飄進了各種食物和湯以及飲料裡,一整天幾乎滴水未進還通宵熬夜的莉莉絲:“……”奇怪,怎麼就讓人高興不起來呢?

-這都已經要是吃晚飯的時候了。莉莉絲強打精神打算吃完飯就回去補覺,冇想到到了禮堂,布希的雙生兄弟弗雷德安靜了一天終於作出了一些事。他將黑湖旁邊的花薅了個遍,如果不是溫室裡教授看守森嚴,說不定溫室也要遭此毒手,將花瓣全部薅下來用一層膜布包成了一個大圓球,然後用隱形咒將這個大球提前鬼鬼祟祟佈置在了禮堂正中,因為冇有布希幫忙放哨甚至還差點被髮現。但是結果依舊美麗,到目前為止,這個圓球即將完成它的使命。弗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