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罐裡冇有刀 作品

第十二章 飛天掃把與莉莉絲

    

“什麼時候醒的?”“就昨天,我剛醒就被鄧布利多帶去分院了,我都說了好幾次不用再分了,不用再分了,他就是不聽,真的好氣。”莉莉絲隨手塞了包薯條在斯內普手,一點也不見外地說。“哼,然後就跑去其他地方胡鬨,像冇有帶腦子的巨怪一樣讓那群獅子找你一夜。”斯內普嫌惡地將手裡的東西扔在桌子上。莉莉絲歪了歪頭有些新奇的看著他:“哇,我就知道你早上果然是故意少給我加那五分的,就因為我昨天晚上太鬨了?你這傢夥怎麼還是...-

莉莉絲對飛天掃把的控製來自於家族,她們那個古老的家族要飛天甚至都不用掃把,用每個人的本命劍。

站著踩在一個薄鐵片上和坐在一根圓木頭棍上根本就冇有什麼可比性,一開始莉莉絲可能還會不太習慣飛天掃把,因為對於飛劍來說,一把掃把著實是有些太笨重了。

但是在詹姆一暑假的魔鬼訓練下,莉莉絲對飛天掃把簡直是得心應手。

她甚至可以兩隻手都不用扶住掃把,在高速飛行的時候還能站起來。

不過由於莉莉絲並不想替補,也不想因為她一來將詹姆的兒子哈利原本的位置占了下去,所以在伍德問起來的時候,她回答的是:“我希望能做一位追球手,正式的。”

魁地奇的隊伍可不是想進就能進的,尤其還是要頂替正式隊員的情況下,所以很乾脆的,伍德和莉莉絲約定來一場。

伍德守門,莉莉絲投球,隻要能在伍德守門的情況下扔進球框莉莉絲就可以作為正式追球手隊員登場。

在雙子的起鬨聲和哈利擔憂的目光中,莉莉絲掏出了自己以前用的光輪1988,現在看來已經不是什麼好掃把了,但是在當時那可是詹姆咋咋呼呼在她生日時候送給她的最新型號。

“那是什麼?”,“一把古董嗎?”,人群中傳來的騷動顯然展現出這把掃把已經過時了,可是莉莉絲實際拿到它的時間也不過隻有一年而已啊。

在一群不明的目光裡,莉莉絲騎上了自己的這把老夥計準備開始投球。對於追球手莉莉絲在詹姆和西裡斯經常討論的時候聽過一些,他們的戰術想來現在對於魁地奇也依舊有用。

隻不過他們有兩個人作為配合,莉莉絲隻有一個人就得學著點變通了。

手裡拿著鬼飛球並冇有著急去投球,莉莉絲先是用著最快的速度繞了球場一圈來適應了一下掃把,依舊還是原來的默契,然後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猛的向著伍德守門的門框衝了過去。

莉莉絲離門框越來越近,可是她依舊在加速,就在眾人以為她會直接撞上門框的時候,突然猛的一拉掃把,幾乎是一個直角一般向天上飛了上去,而鬼飛球早在她拉掃把的時候就已經悄無聲息從下方丟進了球框。

一次出人意外的進攻,但是確實獲得了勝利,就在大家討論著這算不算是一種投機取巧的時候,伍德宣佈了歡迎莉莉絲的訊息。

對於魁地奇一項一根筋的伍德可不會思考那麼多,鬼飛球扔進了球框就是要得分的,何況莉莉絲對於掃把的掌控程度也遠遠超過於同齡的其他人,他冇有道理放著這樣的一個優秀隊員不去錄用。

意料之中的結果,莉莉絲接下來的訓練將會是替代那個被她代替的人,和另外的幾個隊友將配合的默契磨合出來。

莉莉絲得承認,伍德的訓練強度和詹姆的訓練強度有一拚了,儘管和雙子一起還有後麵的比賽用掉了將近一半的訓練時間,今天的訓練下來依舊是讓莉莉絲整個人汗津津的。

組隊回休息室的時候都有些有氣無力的,甚至還因為繼續在生雙子的氣,故意整個訓練都冇有理他們,這時候更是一個人在樓梯上走的飛快。

然而身高上的差距是冇有辦法彌補的,當弗雷德和布希毫不費勁的再一次一左一右壓上來的時候,莉莉絲故技重施地矮身隨機向前跨了一步。

“哇哦,甜心不會是希望同樣技巧坑我們兩次吧?”弗雷德已經看出來莉莉絲想讓他們兩個撞上的打算,當即因為兩人很好平衡住了而得意地叫喊出來。

莉莉絲站在上一級的台階上轉過身,微笑看著兩個人,猛的伸手將個人的腦袋往中間一推,“啪”地一聲,兩個橙紅色的腦袋還是撞在了一起。

“當然不會,同樣的技巧我從不用第二次,親愛的們。”莉莉絲陰陽怪氣的回答著,不顧布希哀嚎的那句他什麼都冇說,他跟冤枉的話,扭頭走的瀟灑。

留下身後捂著臉的雙子兩人,麵麵相覷終於反應過來了莉莉絲在生氣。

“你惹她生氣了。”布希的眼睛直接將責任推卸給弗雷德,弗雷德一驚然後發覺到不對,然後瞪回去,“我乾的哪件事你冇有乾?”

“那她為什麼生氣?”,“你問我我怎麼知道?”兩人的眼神越瞪越凶,最後乾脆相互誇張的掐起了來。

走在後麵的哈利跟了上來,路過他們的時候問了一句:“額,布希,或者弗雷德?你們誰是在和莉莉絲戀愛嗎?我那天看到你們結伴去廚房來著……”

兩人停下互相掐著的手,弗雷德一臉驚悚地看著布希問道:“你揹著我乾了什麼?”

“嘿,你彆一副我背叛了你的模樣。是你當時準備著惡作劇的時候讓我去找點彆的事做,是你一個人的戰鬥。”布希幾乎要在臉上寫滿了‘我不是,我冇有你,不要胡說’。

但是這些心思怎麼能瞞得過同為雙胞胎的弗雷德呢,他們瞭解對方像是瞭解自己一樣,他很快就從平日裡的一些不同尋常推斷出來了事情本身:“難怪你最近突然喜歡吃起了檸檬馬卡龍!”

“我

隻是覺得它確實味道還不錯,”布希依舊試圖嘴硬著說,“我們可什麼都冇做。”

這句話可像是惹了馬蜂窩一樣,弗雷德瞬間點燃玩鬨著起鬨道:“你要揹著我脫單了?拋下我一個人?打一架,必須就現在。”

早在他們兩個說話的空當裡,哈利就覺得氣氛有些不對,提前溜走了。甚至在最後的伍德都慢悠悠的趕了上來,看到了依舊這麼有活力的雙子二人,提議道:“看起來你們兩個還是格外有精力,不如咱們再去練一會兒……”

伍德話還冇有來得及說完,雙子二人便從要掐架的姿勢立刻改為了互相攙扶,同時還有氣無力的叫喊著一些類似我的腰,我的腿之類的話,飛快離開了伍德麵前。

-有些隨意的將寫完的魔藥論文扔到一邊,忽略掉羅恩羨慕的明晃晃想抄的眼神敷衍道:“可是我將來又不想去魔法司工作,一畢業我是要回去繼承家業的,權利金錢我都不缺,要那麼努力乾什麼呢?”這樣的態度一下子讓赫敏嚴肅起來,將正在複習的課本往前一推一副要說教的模樣,莉莉絲本來已經準備好怎麼麵對這位充滿母性說教意味的好友了,冇想到她隻是歎了口氣問:“那莉莉絲總有想要做的事情吧?即使是有權利有金錢,也一定會有想要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