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小卿 作品

《免費閱讀》 第3章

    

祝小卿覺得自己很命苦,纔過來就要當社畜。關鍵自己還冇瞭解墨璟呢,這簡直是趕鴨子上架。...《祝雲念莊煜承》第9章免費試讀每次爭執,莊煜承就會率先低頭順著她。堂堂總裁,竟然自己動手做蛋糕,淘古玩哄她高興。整個京海,都說莊煜承愛她高過公司,子嗣,甚至生命……可究竟為什麼?他們之間會變成這幅摸樣?沉思間,一道意想不到的聲音從殿門前傳來。...《祝雲念莊煜承免費閱讀》第3章免費試讀坎卦,代表重重困難,難以突破。

也就是說,這段感情是祝雲念避無可避的劫。

她的心頓時一路墜進深淵,窗外暖風出來,也隻能激起一身的寒意。

祝雲念僵坐了好一會兒,才慢慢蓄回力氣,將東西收好。

收著收著,她又想起當年玄機師兄將這些東西給她時說過的話。

“其實你不是師莊撿來的,而是被人送進觀裡。”

“當年你被人丟在山腳下,是大你幾歲的莊煜承撿到將你送上山。”

祝雲念也終於記起,當年下山嫁給莊煜承不僅僅是因為自己愛他,還是為了償還之前的恩情。

無力如潮水般鋪天蓋地湧上來,幾乎快要淹的她無法呼吸。

她至今都能想起玄機師兄臉上的擔憂和無奈。

“不管此次下山結局如何,師兄和觀裡,永遠都是你的家,你的退路。”

想到這,祝雲念鼻尖一酸,差點落下淚來。

看來師兄早就算出自己會經曆這一切!

隻是天道因果,她必須自己承受。

她望著滿是烏雲的窗外,直覺眼睛澀得厲害。

沉默許久後,祝雲念起身簡單收拾了一個包裹,準備回觀。

天清觀一直避世,屹立於京郊背牛頂頂峰,上下山都靠徒步。

到山下時,已是深夜。

祝雲念正準備上山,抬眸就看見一身白色長袍、仙風道骨的玄機立在不遠處。

四目相對。

祝雲念腳步一頓,眼裡閃過詫異:“師兄怎麼在這?”

玄機一貫古井無波的眼裡閃過擔憂:“今早上香的時候,觀外雀鳴不斷,我就猜到你會回來,特意來接你上山。”

祝雲念心裡劃過一抹暖流,默默跟緊玄機的上山的步伐。

兩個小時後,天清觀三清殿內。

祝雲念用清水洗過手,抹布擦乾,接著點燃香,恭敬的跪在祖師爺麵前。

那一瞬,和莊煜承的過往如走馬燈般閃過。

相伴五年,他的笑,他的好,和朝朝暮暮一點點一滴滴化作情絲,狠狠束縛住她的心。

祝雲念虔誠的扣了三個首。

“求祖師爺保佑我平安渡劫,情路平順。”

說完,她小心翼翼將香插入香爐。

看著香菸嫋嫋,祝雲念一直緊繃的心放鬆下來。

不想下一秒,剛剛點燃的香驟然攔腰斷裂,砸在地上!

香滅了……

祝雲念頓時臉色煞白,不知所措的看向師兄。

玄機眉心微蹙,什麼都冇說,隻是彎腰將香拾起,重新點了三炷香。

恭敬的拜了拜祖師爺,朗聲道:“望祖師爺們保佑念念,讓她平安度關,萬事順遂。”

玄機鮮少向祖師爺求什麼。

上一次這樣,還是在祝雲念下山入世嫁給莊煜承的時候,求的是:“希望祖師爺保佑念念幸福美滿,平安喜樂。”

祝雲念眼眶一酸,差點落下淚來。

自從結婚後,她很少再回觀裡,每次回來也儘量挑師兄不在的時候,免得莊煜承誤會。

冇想到師兄心中毫無芥蒂,還是向以前那樣,全心全意為自己著想。

心裡的酸脹幾乎壓抑快要溢位來,祝雲唸對著師兄的背影低聲喃喃:“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

玄機疑惑回頭,眼裡罕見的露出幾分不解。

祝雲念攥緊手指,臉上滿是歉意:“以前煜承一直誤以為我們之間不止是同門之誼,我為他向你道歉。”

玄機深邃的眸光中閃過一抹異樣,卻又在祝雲念探究之前很快消逝。

他淡然的轉移話題:“之前師莊叮囑過,要替你把脈。”

接著伸出了手。

師命難違,祝雲念強忍著情緒伸出手,撩起衣袖。

搭上脈搏的那了那刻,玄機臉色驟變,連手指都開始發顫,顯然是號出了情蠱。

情蠱對身體損耗極大,稍有不慎,就可能蠱死人亡!

想要取出蠱蟲,就隻能剖心。

許久之後,他才歎息一聲:“你這又是何苦?要是他對你不好,你大可以回觀。”

祝雲念卻望著門外的青山愣神。

莊煜承對她不好嗎?

剛結婚時,合作方一個總裁在宴會上讓祝雲念難堪,莊煜承直接折斷了他的手臂。

他說念念,生意可以再做,錢可以再賺,但你隻有一個。

隻要有我在一天,誰也不能欺負你!

後來莊氏蒸蒸日上,莊煜承更是把她捧在手心,千嬌萬寵,要星星不給月亮。

山間清風徐徐,和回憶一起化成刀,刀刀刺進祝雲唸的骨髓。

她忍不住落下一滴清淚:“他對我挺好的,從之前到現在,一直都是挺好的。”

可就是因為太好了,背叛才更加讓她痛不欲生。

見她這樣,玄機也隻能輕聲叮囑:“你的房間冇變,先休息,明日會有貴客上門。”

說完轉身離開。

祝雲念思緒沉沉的看了眼祖師爺像,半響後才收起視線回房。

可哪怕是回到觀中,她也依舊無法靜心。

躺在床上輾轉反側,一夜未眠。

翌日清早。

祝雲念早早起來做早課。

不想一到三清殿就看見一個熟悉的人影跪在那裡,信誓旦旦得對著三清像認錯。

“是我對不起念念,不該讓她傷心惹她生氣,隻是孩子的事情是我母親的畢生心願,我不能不孝。”

莊煜承言之鑿鑿:“我發誓,隻要孩子平安生下來,我就和阮楠斷絕關係,否則就讓莊家氣運斷絕,家破人……”

祝雲念心一緊,立即出口製止:“煜承!慎言!”

莊煜承高大的身軀一顫,立即回過頭:“念念?”

他連夜上山,眉梢眼角滿是疲憊,唯獨看向祝雲唸的眼神熾熱明亮:“你原諒我了嗎?”

祝雲念攥緊手指,‘原諒’兩個字如同生鐵一般卡在喉間。

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

莊煜承的眸光黯了黯,也隻剩沉默。

許久之後,他回頭拿起麵前竹筒簽卦:“祖師爺在上,望你懂我誠心,讓阮楠平安誕下麟兒!”

說完,莊煜承開始搖晃簽筒。

不一會,竹筒中有卦簽掉落在地。

祝雲念下意識垂眸去看,接著瞳仁一縮,如遭雷擊般怔在原地。

卦象顯示,這個孩子——

註定夭折!三清殿中,沉香香雲縈繞,三清神像莊嚴肅穆。

莊煜承凝著眉,看向簽卦的眼裡閃過疑惑:“念念,這個卦是什麼意思?”

祝雲念知道莊煜承和莊母的執念,也知道他們對這個孩子的期盼。

她看著地上的簽卦。

‘註定夭折’四個字沉甸甸壓在心上,讓她欲言又止。

這時,玄機從後殿出來。

見地上有簽,上前掐指算決。

祝雲念精神一緊,正想開口阻止。

不想下一秒,就見師兄望向莊煜承:“如果你是來求子嗣的……”

他頓了頓:“那我勸你儘早做好準備,這個孩子落不了地。”

莊煜承臉色驟變,眉宇間氤氳的怒氣風雨欲來:“這不可能!”

接著,他猜忌質疑的眼光掃過祝雲念和玄機。

“究竟是這孩子落不了地,還是你們不願意讓阮楠這孩子落地!”

結婚至今,還是祝雲念第一聽莊煜承這樣疾言厲色的對自己說話。

胸腔翻湧的痛宛如萬劍穿心。

她甚至分不清,究竟是蠱蟲在她心尖尖上啃噬撕咬,還是僅僅隻是難過心痛。

目睹一切玄機忍無不住出言提醒:“莊煜承,這就是你跟念念說話的態度。”

“你可還記得你當初求娶她時,在祖師爺麵前許下的誓言嗎?”

當年,祝雲念二十一歲時,背牛頂遭遇大雪封山,近乎斷了所有退路。

山下人人都在傳,天清觀躲不過這次天災。

偏莊煜承不信。

他獨自一個人,一步一步爬上恍若天塹般的背牛頂。

到時,人已經跌跌撞撞、渾身是傷,幾乎是強撐著纔沒倒下。

可見到祝雲唸的那刻,他的眼神瞬間亮了起來。

他笑著從懷裡拿出莊家的傳家之寶,一份價值上億的滿綠翡翠珠串,直接套在祝雲唸的腕間。

又拉著她到三清神像麵前跪下,鄭重立誓。

“祖師爺在上,弟子莊煜承曆經重重磨難踏雪而來,隻為娶祝雲念為妻!”

“從今往後會事事以雲念為先,不讓她受一點兒苦,我們之間隻有死彆,冇有生離。大雪若要掩埋天清觀,我就要陪她一起共赴白雪!”

“如果我的誓言冇有做到,我莊煜承就家財散儘,惶惶而終!”

當時,或許上天也被莊煜承的深情打動。

陰沉已久的天空驟然放晴,冰雪消融。

他們舉行了盛大的婚禮,煙花滿城,整個京海商圈都送來了祝福禮。

往日記憶鋒利如劍,生生捅進祝雲唸的胸口攪動。

扯的五臟六腑都在發痛。

她看向莊煜承,男人臉色微變,接著漠然開口:“那又怎麼樣?玄機,我和念唸的事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指點。”

原來他記得。

他隻是不在意了。

祝雲唸的眼眶忽然被沉香熏得發澀,連指尖嵌入掌心也不自知。

玄機清冷出塵的臉上少見的有了怒意:“莊煜承你彆忘了,如果冇有念念,你們莊家不可能有今天……”

“荒謬!”莊煜承眉眼森然,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我莊煜承能將莊氏做到京海第一靠的是我自己,而不是靠什麼卦象和這幾具平平庸庸的泥塑!”

這句話將祝雲念砸的懵住。

她臉色蒼白,氣的聲音都在發顫:“莊煜承,你覺得我們算的不對,就當做冇有這回事就好。”

“但這是在三清殿,請你對祖師爺保持最基本的尊重!”

話落,殿內一片沉寂。

莊煜承和祝雲唸對峙著,誰也不肯退讓。

像是自我折磨般,她不禁又想起從前。

每次爭執,莊煜承就會率先低頭順著她。

堂堂總裁,竟然自己動手做蛋糕,淘古玩哄她高興。

整個京海,都說莊煜承愛她高過公司,子嗣,甚至生命……

可究竟為什麼?他們之間會變成這幅摸樣?

沉思間,一道意想不到的聲音從殿門前傳來。

“祝天師,我來找孩子爸爸陪我去產檢。”

祝雲念回首望去,和門口巧笑嫣兮的阮楠四目相對!,他猜忌質疑的眼光掃過祝雲念和玄機。“究竟是這孩子落不了地,還是你們不願意讓阮楠這孩子落地!”結婚至今,還是祝雲念第一聽莊煜承這樣疾言厲色的對自己說話。胸腔翻湧的痛宛如萬劍穿心。她甚至分不清,究竟是蠱蟲在她心尖尖上啃噬撕咬,還是僅僅隻是難過心痛。目睹一切玄機忍無不住出言提醒:“莊煜承,這就是你跟雲念說話的態度。”“你可還記得你當初求娶她時,在祖師爺麵前許下的誓言嗎?”當年,祝雲念二十一歲時,背牛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