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小卿 作品

《》 第5章

    

祝小卿懷著沉重的心情,走出了坤寧殿。楊嬤嬤拎著食盒,走上前,板著臉說:“太子殿下從小體弱多病,纔去的佛門修養身心,還望姑娘謹慎對待,莫要再耍些小手段。”這話還算客氣。...《祝雲念莊煜承》第11章免費試讀陰沉已久的天空驟然放晴,冰雪消融。他們舉行了盛大的婚禮,煙花滿城,整個京海商圈都送來了祝福禮。往日記憶鋒利如劍,生生捅進祝雲唸的胸口攪動。...《祝雲念莊煜承》第5章免費試讀

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莊煜承的眸光黯了黯,也隻剩沉默。許久之後,他回頭拿起麵前竹筒簽卦:“祖師爺在上,望你懂我誠心,讓阮楠平安誕下麟兒!”說完,莊煜承開始搖晃簽筒。不一會,竹筒中有卦簽掉落在地。祝雲念下意識垂眸去看,接著瞳仁一縮,如遭雷擊般怔在原地。卦象顯示,這個孩子——註定夭折!三清殿中,沉香香雲縈繞,三清神像莊嚴肅穆。莊煜承凝著眉,看向簽卦的眼裡閃過疑惑:“念念,這個卦是什麼意思?”祝雲念知道莊煜承和莊母的執念,也知道他們對這個孩子的期盼。她看著地上的簽卦。‘註定夭折’四個字沉甸甸壓在心上,讓她欲言又止。這時,玄機從後殿出來。見地上有簽,上前掐指算決。祝雲念精神一緊,正想開口阻止。不想下一秒,就見師兄望向莊煜承:“如果你是來求子嗣的……”他頓了頓:“那我勸你儘早做好準備,這個孩子落不了地。”莊煜承臉色驟變,眉宇間氤氳的怒氣風雨欲來:“這不可能!”接著,他猜忌質疑的眼光掃過祝雲念和玄機。“究竟是這孩子落不了地,還是你們不願意讓阮楠這孩子落地!”結婚至今,還是祝雲念第一聽莊煜承這樣疾言厲色的對自己說話。胸腔翻湧的痛宛如萬劍穿心。她甚至分不清,究竟是蠱蟲在她心尖尖上啃噬撕咬,還是僅僅隻是難過心痛。目睹一切玄機忍無不住出言提醒:“莊煜承,這就是你跟念念說話的態度。”“你可還記得你當初求娶她時,在祖師爺麵前許下的誓言嗎?”當年,祝雲念二十一歲時,背牛頂遭遇大雪封山,近乎斷了所有退路。山下人人都在傳,天清觀躲不過這次天災。偏莊煜承不信。他獨自一個人,一步一步爬上恍若天塹般的背牛頂。到時,人已經跌跌撞撞、渾身是傷,幾乎是強撐著纔沒倒下。可見到祝雲唸的那刻,他的眼神瞬間亮了起來。他笑著從懷裡拿出莊家的傳家之寶,一份價值上億的滿綠翡翠珠串,直接套在祝雲唸的腕間。又拉著她到三清神像麵前跪下,鄭重立誓。“祖師爺在上,弟子莊煜承曆經重重磨難踏雪而來,隻為娶祝雲念為妻!”“從今往後會事事以雲念為先,不讓她受一點兒苦,我們之間隻有死彆,冇有生離。大雪若要掩埋天清觀,我就要陪她一起共赴白雪!”“如果我的誓言冇有做到,我莊煜承就家財散儘,惶惶而終!”當時,或許上天也被莊煜承的深情打動。陰沉已久的天空驟然放晴,冰雪消融。他們舉行了盛大的婚禮,煙花滿城,整個京海商圈都送來了祝福禮。往日記憶鋒利如劍,生生捅進祝雲唸的胸口攪動。扯的五臟六腑都在發痛。她看向莊煜承,男人臉色微變,接著漠然開口:“那又怎麼樣?玄機,我和念唸的事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指點。”原來他記得。他隻是不在意了。祝雲唸的眼眶忽然被沉香熏得發澀,連指尖嵌入掌心也不自知。玄機清冷出塵的臉上少見的有了怒意:“莊煜承你彆忘了,如果冇有念念,你們莊家不可能有今天……”“荒謬!”莊煜承眉眼森然,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我莊煜承能將莊氏做到京海第一靠的是我自己,而不是靠什麼卦象和這幾具平平庸庸的泥塑!”這句話將祝雲念砸的懵住。她臉色蒼白,氣的聲音都在發顫:“莊煜承,你覺得我們算的不對,就當做冇有這回事就好。”“但這是在三清殿,請你對祖師爺保持最基本的尊重!”話落,殿內一片沉寂。莊煜承和祝雲唸對峙著,誰也不肯退讓。像是自我折磨般,她不禁又想起從前。每次爭執,莊煜承就會率先低頭順著她。堂堂總裁,竟然自己動手做蛋糕,淘古玩哄她高興。整個京海,都說莊煜承愛她高過公司,子嗣,甚至生命……可究竟為什麼?他們之間會變成這幅摸樣?沉思間,一道意想不到的聲音從殿門前傳來。“祝天師,我來找孩子爸爸陪我去產檢。”祝雲念回首望去,和門口巧笑嫣兮的阮楠四目相對!阮楠彷彿對殿內的尷尬氣氛毫無覺察。她在祝雲念複雜的目光中,自然的上前挽住莊煜承手臂:“我已經等你好久了,我們離開好不好,這裡的煙燻得寶寶很不舒服。”說著,她就拿起莊煜承寬厚的手掌去貼她的小腹。祝小卿覺得自己很命苦,纔過來就要當社畜。關鍵自己還冇瞭解墨璟呢,這簡直是趕鴨子上架。...《祝雲念莊煜承》第9章免費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