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小卿 作品

《免費閱讀》 第1章

    

了口氣:“我命中無子,就算是打了針,也無濟於事……”“神神叨叨!”莊母怒聲打斷,橫眉看向一旁的保鏢:“給我按住她,醫生多備幾針,今天一起給她打進去!”聞言,祝雲念秀眉一擰,下意識勾動指尖,想掐指算訣今天是吉是凶。這時,門口傳來一道獨特的低沉男聲。“都住手!”祝雲念捏訣的動作一頓,抬眸看向門口。一個穿著黑色高定西裝、麵如冠玉的男人走了進來,隻是他劍眉雲念冷凝著,周身氣勢不怒而威。赫然是祝雲念結婚五年...說完,抬手看了眼腕錶,掐指算卦。不想才掐完一指,她就臉色發白,難以置信的看向那個滿心滿眼的都是自己的丈夫,語氣發顫。“莊煜承,我算出阮楠肚子裡孩子,和你有親緣。”祝雲念腦子裡一片空白。感情上,她和莊煜承結婚後一直恩愛有加,不相信莊煜承會變心。...《祝雲念莊煜承免費閱讀》第1章免費試讀

京海市,一醫院。

頂樓的VIP病房中,醫生拿著手裡催孕針進退兩難。

“懷孕生孩子是女人的天職,今天這針你必須打!”

莊母高聲說著,身後跟著兩個人高馬大的保鏢,大有一副說不通就動手的架勢。

祝雲念看著強橫霸蠻的婆婆,一貫清冷的臉上閃過無奈。

近半年,她藥也吃了,針也打了。

腿上都是密密麻麻的青紫針孔,一碰就疼,可還是冇有懷上孩子。

事已至此,祝雲念已經不想再受這種苦。

她鑽攥緊手指,歎了口氣:“我命中無子,就算是打了針,也無濟於事……”

“神神叨叨!”

莊母怒聲打斷,橫眉看向一旁的保鏢:“給我按住她,醫生多備幾針,今天一起給她打進去!”

聞言,祝雲念秀眉一擰,下意識勾動指尖,想掐指算訣今天是吉是凶。

這時,門口傳來一道獨特的低沉男聲。

“都住手!”

祝雲念捏訣的動作一頓,抬眸看向門口。

一個穿著黑色高定西裝、麵如冠玉的男人走了進來,隻是他劍眉微微冷凝著,周身氣勢不怒而威。

赫然是祝雲念結婚五年的丈夫——莊煜承。

祝雲念緊繃的身體放鬆下來,往向莊煜承的目光眼波流轉:“煜承。”

莊煜承眉眼間冷意消融,上前握住她的指尖:“不要輕易算卦,會影響到你。”

“我還想和你一起活到白頭,做一對幸福的老夫老妻。”

男人話裡盛滿了愛意,祝雲念心裡劃過暖意。

掐訣算卦是占卜未來,屬於窺探天機。

隻要開始算,就會對卜卦的人的身體產生影響。

所以莊煜承見不得她掐訣算卦。

但她從小在在京郊的天清觀長大,掐指算卦是她的習慣。

十八歲時,一道神乎其神六爻卦名動京海。

算出京海的落魄家族莊家,未來八年必定東山再起,萬事順遂。

二十一歲,祝雲念出觀入世,下山嫁給莊煜承,結婚五年,莊家果然節節高升。

在她的氣運加成下,如今的莊家已經是京海的權貴頂流。

隻是滔天的富貴需要代價,祝雲念命中註定無子。

莊煜承語氣強硬:“媽,冇孩子就冇孩子,以後再發生這樣的事情,彆怪我翻臉!”

莊母一噎,接著胸膛劇烈起伏低罵一聲:“這哪裡是娶了個仙姑,分明就是個不能下蛋的母雞!”

說完怒氣沖沖的離開病房。

祝雲念心口微刺,張了張唇正想說些什麼。

莊煜承放在她腰間的大掌驟然收緊:“不試了,以後都不試了,我不想你再受任何傷害。”

祝雲念點了點頭,忍不住和他十指緊扣。

第一萬次慶幸自己冇有選錯人。

莊煜承寬慰的笑了笑,牽緊她的手放在唇邊吻了吻:“公司還有事,你陪我去處理好不好?”

他這樣說,祝雲念哪裡能拒絕。

兩人黏黏膩膩的出了醫院,直奔公司。

半個小時後,莊氏集團總裁辦。

莊煜承正在看檔案。

秘書阮楠端著茶推門而入,放在祝雲念麵前:“夫人,請用。”

祝雲念放下手中的雜誌,抬眸看向阮楠。

阮楠穿著得體的職業裝,眉眼間滿是媚態。

隻一眼,祝雲念就看出她最近的愛情線不錯:“恭喜。”

阮楠動作一頓,不明所以:“夫人在恭喜什麼?”

祝雲唸的目光落在她微微隆起的腹間,輕聲祝賀:“你懷孕了,最近彆太勞累。”

一句話,讓總裁椅裡的莊煜承動作滯住,臉色驟變。

阮楠臉上閃過慌亂,卻又握緊指節:“聽說夫人算卦的本事通曉天地,能不能幫我算算這個孩子有冇有未來?”

莊煜承麵沉如水,冷聲嗬斥:“夫人什麼身份,你也配讓她給你算,滾出去!”

結婚多年,祝雲念從冇見過他這樣失態。

她柔聲安撫:“冇事,這是善緣。”

說完,抬手看了眼腕錶,掐指算卦。

不想才掐完一指,她就臉色發白,難以置信的看向那個滿心滿眼的都是自己的丈夫,語氣發顫。

“莊煜承,我算出阮楠肚子裡孩子,和你有親緣。”祝雲念腦子裡一片空白。

感情上,她和莊煜承結婚後一直恩愛有加,不相信莊煜承會變心。

可理智卻很難懷疑自己的算出來的卦不對。

莊煜承坐在總裁椅裡,薄唇抿成一條冰冷的直線。

辦公室內鴉雀無聲,靜的可怕。

阮楠身體僵硬,慌張鞠躬向祝雲念賠笑:“夫人真會說笑,我這種小人物的孩子,怎麼可能會和莊總有親緣。”

說完,她逃也似的轉身離開。

莊煜承立即起身,握住祝雲念掐訣的指尖:“念念,你這卦錯的實在太離譜。”

“你知道的,我心裡隻有你,怎麼可能會出軌?”

自學卦開始,祝雲念就冇有算錯過。

如果不是入世嫁給莊煜承,她會是天清觀最年輕的觀主。

可眼前的男人卻神色坦蕩,清澈的眼神中冇有一絲隱瞞。

第一次,祝雲唸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她鬆開指尖掐好的決,低聲喃喃:“或許真的是我算錯了。”

莊煜承緊擰的劍眉緩緩鬆開,溫柔的抱住她:“一定是我媽最近給你的壓力太大了,等我忙完這陣,就陪你去白玉山泡莊泉好不好?”

白玉山莊泉是莊煜承不顧莊母的反對,花了上億盤下,為了祝雲念造的人工莊泉。

僅僅隻是因為聽說那裡靈氣足,會對祝雲唸的修行有幫助。

他說:“我以前窮過,錢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東西,你出現之後,我就想把最重要的東西都送給你。”

是了。

莊煜承這樣愛她,阮楠的孩子怎麼會和他有親緣?

況且當年下山時,祝雲念給自己種下了情蠱。

隻要莊煜承對彆人動心,她就會忘記一件關於他的事情。

而剛剛提起孩子時,體內的情蠱安安靜靜並冇有發作。

祝雲念彎起唇角,柔聲應下:“好。”

見她重新展露笑顏,莊煜承終於鬆了口氣。

下班時,祝雲念有事先離開。

不想一出門,就看見阮楠的座位空了,莊煜承的助理程鋒睿正在收拾坐上的檔案。

祝雲念心念一動,上前詢問:“這是在做什麼?”

程鋒睿冷著臉,畢恭畢敬的回答:“莊總說阮楠居心不良,必須開除處理。”

用了三年的秘書,莊煜承說開就開。

可見心裡確實冇有阮楠。

祝雲念默默鬆了口氣,心裡的隔閡徹底散去。

接下來幾天。

莊煜承夜夜都纏著她,鬨到天亮才肯罷休。

週末,出發去白玉山莊泉前,莊煜承突然接到一個電話,急匆匆走了。

定好的莊泉之行,隻能取消。

她的期待落空,索性接了王太太的邀約去她家看風水。

結束後,王太太拿出手給祝雲念機轉賬。

接著忽然看見什麼,試探的開口:“祝天師,您最近和莊總感情還好嗎?”

祝雲念不明所以:“什麼?”

“我跟你說,男人可一定要看緊了,不然像你家莊總這樣的,很容易就被外麵那些小賤蹄子勾走的!”

說著,王太太把手機遞到祝雲念麵前:“你看,我老公剛發過來的,說是在白玉山看見了你家莊總!”

祝雲念垂眸去看。

不料隻一眼,就叫她怔在原地,渾身血液倒流。

照片上,她的丈夫莊煜承,正和已經被開除的阮楠泡在她最愛的莊泉池子裡,吻的難捨難分。

親密的接觸如刀刺進她的眼裡,寸寸剜開她的心。

早上莊煜承爽約時的畫麵如潮水湧上來。

他說公司的一個合同突然出了問題,他說做生意講究的誠信。

他還說莊泉什麼時候都能泡,下次一定好好陪她。

祝雲念現在還記得,男人說這話時眼裡的疼惜和歉疚。

甚至於莊煜承走的時候還念念不捨,狠狠吻了吻她才離開。

祝雲念當時真的以為,是生意上的事情讓他不得不去。

哪裡能想到,是陪阮楠去了……

想著,心口突然湧上一股劇烈的疼,像是被毒蟲在不斷啃噬,腦子也彷彿被生生撕裂開。

痛意鑽心。

祝雲念霎時頭暈目眩,接著支撐不住,身體一軟倒在王太太客廳的沙發上。

暈過去的最後一秒。

她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體內的情蠱發作了。

莊煜承真的愛上了彆人。是傷,幾乎是強撐著纔沒倒下。可見到祝雲唸的那刻,他的眼神瞬間亮了起來。他笑著從懷裡拿出莊家的傳家之寶,一份價值上億的滿綠翡翠珠串,直接套在祝雲唸的腕間。又拉著她到三清神像麵前跪下,鄭重立誓。“祖師爺在上,弟子莊煜承曆經重重磨難踏雪而來,隻為娶祝雲念為妻!”“從今往後會事事以雲念為先,不讓她受一點兒苦,我們之間隻有死彆,冇有生離。大雪若要掩埋天清觀,我就要陪她一起共赴白雪!”“如果我的誓言冇有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