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小卿 作品

《小說》 第3章

    

錯:“恭喜。”阮楠動作一頓,不明所以:“夫人在恭喜什麼?”祝雲唸的目光落在她雲念隆起的腹間,輕聲祝賀:“你懷孕了,最近彆太勞累。”一句話,讓總裁椅裡的莊煜承動作滯住,臉色驟變。阮楠臉上閃過慌亂,卻又握緊指節:“聽說夫人算卦的本事通曉天地,能不能幫我算算這個孩子有冇有未來?”莊煜承麵沉如水,冷聲嗬斥:“夫人什麼身份,你也配讓她給你算,滾出去!”結婚多年,祝雲念從冇見過他這樣失態。她柔聲安撫:“冇事,...兀的,她想起莊煜承在天清觀求婚時。曾信誓旦旦的承諾:“我愛的是你這個人,跟孩子無關,正好我們也可以一直過我們的二人世界。”而現在,他卻為了子嗣,一再要她妥協。...《祝雲念莊煜承小說》第3章免費試讀再有意識時,祝雲念已經回到莊家。一睜眼,就看見守在床邊的莊煜承。他似乎累極了,靠在床邊闔著眸休憩,眉頭緊皺著,像是藏滿了數不清的煩心事。祝雲念心口一刺,低聲輕喚:“煜承……”聽見聲音的莊煜承顫了下,睜開血絲盤紮的眼睛,猛的抱住她。“雲念,我知道錯了……”他的聲音發顫,語氣裡滿是悔恨和歉疚:“冇有下次了,你彆離開我好不好?”罕見的,在商場上一向沙發果決的莊煜承,竟然也會恐懼。祝雲念被他緊緊抱在懷裡,源源不斷的熱意從男人身上傳來。可她的心卻像是被凍住,遍體生寒。見祝雲念遲遲不回答,莊煜承一貫冷靜的臉上儘是慌亂。他信誓旦旦的伸出手,指著天發誓:“我真的隻是一時鬼迷心竅,阮楠肚子裡的孩子,我也會叫她打掉!”原來她的卦是對的!祝雲念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苦澀到極致的笑。如果真莊煜承的隻是一時鬼迷心竅,阮楠怎麼會懷上孩子?她體內的情蠱又怎麼可能會發作?心臟像是無端被蠱蟲咬下一塊,一碰就疼。過往那些關於白玉山的記憶,更是強行被情蠱抹去,隻剩一片空白。祝雲念眼神空洞的看著窗外,緘默不語。莊煜承以為她不信,當即就站起身來:“我現在就去辦。”說著就要往外走,不料迎麵就撞上匆匆趕來的莊母!莊母怒氣沖沖,厲聲嗬斥:“我看誰要去打掉我的寶貝孫子!?”接著又看向床上的祝雲念,眼神凶狠的像是要將她生生活剮:“結婚5年,愣是一個蛋也冇給莊家下,我看這個婚不如就這樣離了……”“媽!”莊煜承怒聲打斷,眼裡滿是不耐:“我和雲唸的事,你少插手。”說著,他上前拽住莊母,強行將她拖離了臥室。祝雲念依舊呆坐在床邊,腦子裡思緒混亂。情緒在胸腔內翻滾著,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麵對這樣的背叛。一想到要和莊煜承分開,心就像被挖出來一樣難受。用修行之人的話來說,就是情絲深種,難以拔除。不知煎熬了多久,推門聲再次傳來。莊煜承邁著沉重的腳步走進來,冷峻的臉上滿是虧欠:“雲念……”祝雲念抬眸看他,眼裡滿是破碎的情意。莊煜承心口一緊,小心翼翼的抬手擁住她:“我不捨得你受生育的苦,我們讓阮楠把這個孩子生下來,然後叫她走,永永遠遠都彆在出現在我們麵前……好不好?”祝雲唸了解他,這樣說就是做了決定。分明剛剛,男人還發誓說要讓阮楠打掉孩子。兀的,她想起莊煜承在天清觀求婚時。曾信誓旦旦的承諾:“我愛的是你這個人,跟孩子無關,正好我們也可以一直過我們的二人世界。”而現在,他卻為了子嗣,一再要她妥協。祝雲念嚥下喉間澀然,啞著聲音問:“那以後呢,她的產檢陪護怎麼辦?孩子問起生母,又該怎麼辦?”莊煜承怔住,喉結滾了滾,半響冇回答。許久之後,他鬆開祝雲念,丟下句:“我會解決的。”接著起身離開。祝雲念不知道他要解決什麼,隻是等房間徹底冇人後。她強忍著不適,起身拿出銅錢、龜甲擺好,想要卜算這段感情,和自己的未來。接著拿準時間,開始算卦。不料從搖晃龜甲開始,她就手腳發寒,冷汗直冒。等半刻鐘算完後,祝雲唸的臉色幾乎白到透明,整個人如同像從被水裡撈出來一般。她疲憊的睜開眼,看著推演結果。坎卦,大凶!“究竟是這孩子落不了地,還是你們不願意讓阮楠這孩子落地!”結婚至今,還是祝雲念第一聽莊煜承這樣疾言厲色的對自己說話。胸腔翻湧的痛宛如萬劍穿心。她甚至分不清,究竟是蠱蟲在她心尖尖上啃噬撕咬,還是僅僅隻是難過心痛。目睹一切玄機忍無不住出言提醒:“莊煜承,這就是你跟念念說話的態度。”“你可還記得你當初求娶她時,在祖師爺麵前許下的誓言嗎?”當年,祝雲念二十一歲時,背牛頂遭遇大雪封山,近乎斷了所有退路。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