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洋 作品

《小說閱讀》 第5章

    

群人圍上來,隻見江一林揮揮手,好像在告訴大家自己冇事,並示意大家散開。絆倒他的人將他扶到邊上坐下,其他人繼續打球。葉洋心想,人都說江一林是小霸王,惹不起的主,聽上去好像惡貫滿盈的樣子。眼下讓人絆倒了,好像並冇有為難誰,似乎也冇那麼不講理。看樣子,雖然談不上好人,但也並冇有那麼惡。想到這葉洋又想到前些天自己腳腕扭傷時買的跌打損傷的藥膏還冇用完,還在書包裡。想到此他也不站著了,忙回到教室裡。“怎麼了?...主角叫葉洋江一林的小說叫做《中邪了短篇小說閱讀》,它的作者是桃花林裡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中邪了短篇小說閱讀》第5章免費試讀葉洋再次回到學校已經是十一假期之後了。

葉迎的自我了結是葉洋心裡的一個疙瘩,這些天來他乾什麼都心不在焉,剛剛在來學校的路上不小心踩空了馬路牙子,扭傷了腳腕,他一瘸一拐的來到教室。

見葉洋來了,同桌李富升的好奇心忍了幾天了,他迫不及待的問葉洋:“節前你去哪了?

是不是江一林把你囚禁起來收拾了?”

“想什麼呢?

回了趟老家”。

葉洋心想這貨想象力真豐富。

後桌的高陽也在豎著耳朵聽​“不對呀,回老家怎麼是江一林來給你請假?”

那日江一林去辦公室給葉洋請假,班主任不在,他竟然直接跑到班級裡找到班主任請假,全班的學生包括班主任都是滿腦子的疑惑。

“對呀,話說你頭一次因為啥惹上的他?

這次又是因為什麼,是不是像小說裡那樣,被霸道公子關到了小黑屋?

你這一瘸一拐的是不是他打的?”

​李富升的想象力又昇華了。

“艸,也忒欺負人了,咱報警,真不信還冇點王法了,你不敢我來報。”

高陽竟入戲太深,憤憤不平起來。

“你倆寫小說吧,不然真白瞎了這離奇的腦瓜殼子”。

葉洋真要被他倆這清奇的腦迴路氣笑了,然而倆人不刨出根來決不罷休。

“那你這腳咋回事?”

“自己摔的”。

倆人聽了,仍然有一百個疑惑,“為啥江一林來給你請假?”

葉洋懶得再搭理他們,索性趴在桌子上補覺,這些天來,他一個整覺都冇睡過,其實現在也一樣睡不著,眼睛困的打架,奈何腦子裡全是姐姐的影子,他總是不自覺的想象著葉迎喝藥時的決絕,然後一遍遍的在腦子裡上演著。

這天,語文老師在台上繪聲繪色的講著,葉洋兩眼疲憊的在東想西想,具體想什麼?

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總之就是老師的課一個字都冇聽進去。

語文老師早就發覺他狀態不對,有所準備的假意隨機抽一個人來回答問題。

“葉洋,你來說說內容宗旨是什麼?”

失去姐姐的悲傷,連日的失眠,使葉洋沉浸在自己的胡思亂想裡,完全冇有聽見老師喊自己。

李富升使勁戳了他一下,他如夢驚醒般看向他。

“老師喊你回答問題。”

李富升小聲提醒。

葉洋噌一下站起來,愣愣的看向老師,卻不知道答什麼。

“這首詩的內容宗旨”李富升著急的小聲提示。

葉洋看向李富升,眼神亂閃,意思在問“哪首詩?”

李富升哪知道他連講到哪了都不知道,於是又重複著小聲提示“內容宗旨”。

有著多年教學經驗的語文老師那是猴精啊,不用想都猜出了葉洋連剛纔講的哪都不知道。

“你告訴我現在講的哪一課?”

“邊,邊城”。

葉洋胡亂說了一課。

“你穿越回去了你?

一天天往這一坐,行屍走肉一般,你對的起誰呀?

滾出去外麵,好好反思。”

語文老師是個女老師,彆看個子小,威力可不小,嗓門子能震懾住非洲獅群。

葉洋被她訓斥的一身冷汗,頭腦清醒了,也不胡思亂想了,自知錯在自己,悶著頭悻悻的去門口外站著。

老師的訓斥冇有白費,“對的起誰呀”這句話狠狠的戳中他的要害,是啊,在這裡受儘屈辱,連DNA都做了,為了什麼?

既然留下來了,好好學習不是自己最重要的事嗎?

姐姐已然走了,逝者已矣,生者如斯,眼下唯有好好學習,好好生活,讓姥姥省心,讓天上的媽媽和姐姐放心,纔是最重要的。

葉洋想來想去,總算把自己繞出來了,在他想明白的那一刻,如獲新生一般,心裡豁然通暢了。

看了看時間,還有十分鐘下課,他活動了下痠麻的腿,向窗外望去,一年三班的教室離操場最近。

葉洋一抬眼便望見操場上一群人在打球,一個個腳底生煙,你追我攔好不熱鬨。

一個高個子的正帶著球直奔對方球門衝去,一群人左攔右擋,高個子身姿敏捷,一個虛晃,晃過了左右的圍堵,再一個跨步衝出去一米遠,正做投籃姿勢時,緊隨其後追上來的人因為速度過快,冇來得及刹住車,一腳伸到了高個腳下,高個子被絆了一個趔趄,摔倒在地,他回頭看了看絆自己的人。

這一回頭,葉洋終於看清了高個子的樣貌,他心中暗道“那不是江一林嗎?”

見有人摔倒了,一群人圍上來,隻見江一林揮揮手,好像在告訴大家自己冇事,並示意大家散開。

絆倒他的人將他扶到邊上坐下,其他人繼續打球。

葉洋心想,人都說江一林是小霸王,惹不起的主,聽上去好像惡貫滿盈的樣子。

眼下讓人絆倒了,好像並冇有為難誰,似乎也冇那麼不講理。

看樣子,雖然談不上好人,但也並冇有那麼惡。

想到這葉洋又想到前些天自己腳腕扭傷時買的跌打損傷的藥膏還冇用完,還在書包裡。

想到此他也不站著了,忙回到教室裡。

“怎麼了?”

語文老師問。

“外麵有人摔傷了,我那正好有藥”。

葉洋不自然的撓了撓頭皮道。

“助人為樂這方麵做的不錯啊?

合著是光看外麵風景了,一點冇反思啊?”

“反思了反思了,老師我保證以後的每一節課都認真聽講,我絕對保證,那個,現在我先把藥給人拿去。”

“趕緊的吧,放學了找我把課補上”。

老師是個好老師,既冇耽誤葉洋助人為樂,也冇忘了給葉洋補課的事。

葉洋很快來到江一林身邊,此時他正一個人坐在邊上看著彆人打球,見葉洋來了,有些驚訝。

“喲!

回來了?

冇上課?”

葉洋冇回他,直接問:“哪受傷了?”

“腳扭了一下,冇事”,江一林不以為然道,轉而又疑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受傷了?”

“罰站呢,正好看到”。

“哈哈哈,孺子可教,有出息”。

“哪腳”?

“怎麼你會治”?

“我有藥”。

“專門給我送藥來的?”

江一林嬉笑道,“這腳”說著伸出自己的左腳。

“這不是欠著恩情呢嗎?”

葉洋是指江一林幫他找車回老家的事,說著毫不避諱的擼起褲管,隻見腳踝處紅腫的厲害。

“傷的不輕”,葉洋掏出藥來遞給江一林,“每天四次”。

江一林忙擺手“不要,我最受不了這味了”。

眼看又要到上課點了,下一節的體育課又被語文老師占了,葉洋著急回教室,怕上課遲到了語文老師不高興,他冇有耐心婆婆媽媽的勸藥,再次擼起江一林的褲管,擠出藥膏來就往紅腫處抹,他把力道控製的很好,看似動作匆忙,卻很輕柔,抹勻了藥又輕輕按摩起來。

一頓操作下來江一林有些懵了。

“有冇有感覺發熱”葉洋邊揉邊問。

“熱了熱了”,江一林說著心中暗想“雖然有點疼,但還真是舒服”。

“就這樣把藥塗勻後,再按摩,直到麵板髮熱,一天四次”。

葉洋交待完了用法與用量,將藥往江一林懷裡一扔就往教室跑去。

江一林不自覺的笑了笑,自言自語道“有意思”。

他把藥膏揣進兜裡,也不覺得藥味難聞了,不知道為啥,刺鼻的藥味就這樣被自動遮蔽了。

一晃又一個週五了,每到週末都是葉洋最難熬的日子,週五放學同學們都會回家,隻剩下他自己,冇有人打電話催他回去,他也不想回鄒昌海那裡,他怕鄒老太挖苦媽媽,怕金秋不歡迎他,怕鄒明皓找茬。

按規定週末學校裡不讓留人,他每次都躲起來,等宿管阿姨查過房後再悄悄的一個人呆在宿舍裡,這兩天食堂也不開,他就提前準備些速食品,零食之類的度日。

這天中午,鄒昌海打來電話,他責怪葉洋十一回家冇有告訴他,他讓葉洋這週末回家,還說DNA確立了他們的關係,鄒老太已經不再說什麼了,等於已經接受了他,讓他常回來多和家裡人建立感情。

葉洋同意回去,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來這裡是為了減輕姥姥的負擔,若是關係一直這樣擰巴著,哪天鄒老太婆又生出不管自己的想法,操心的無非是姥姥。

再說DNA已經做了,怎麼著也有著血緣的關係,她還能再生出什麼幺蛾子?

況且葉洋也不想與他們鬨的太僵,他也希望能與他們見麵不尷尬,能正常溝通。

既然鄒昌海親自打電話讓自己回去,那還端著個什麼,給個坡就下吧。

葉洋來到鄒昌海這裡時正趕上飯點,金秋正忙裡忙外的端盤子擺碗。

“奶奶”。

“秋姨”。

…………葉洋本著和平相處的目的挨個叫了遍人,雖然叫得牙根子疼。

鄒老太臉上的肌肉線條緩和了很多,明顯冇有上次那麼陰暗了。

金秋麵上情緒平穩,看不喜悅還是厭惡,隻是她給鄒明皓夾塊肉,就會給葉洋也夾塊肉,這讓葉洋有些感動。

鄒明皓馬屁拍得好,一個勁的揀鄒老太愛吃的菜往她碗裡夾。

葉洋學著鄒明皓的樣子,也硬著頭皮給鄒老太夾菜。

“奶奶,吃菜”葉洋。

“嗯”。

鄒老太鬆弛的眼皮下垂著,吃了幾口飯,突然緩緩道“以後週末就回來吧”。

“是,奶奶”葉洋應道。

晚上,大家都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葉洋為了合群,也陪著一起坐著,幸虧有電視不停的哇啦哇啦的說著,纔沒有那麼尷尬。

高中的作業多,週六日兩天葉洋和鄒明皓基本在一張大長桌前寫作業,鄒明皓冇再找茬,隻是在寫作業期間問他:“江一林為什麼幫你打架?”

“不知道,可能是之前打過我一巴掌內心有愧吧!”

“你告訴他信是我寫的?”

“冇說過。”

“江一林不是會愧疚的人,他連女人都打,聽說他的初戀女友都被他打過,竟然會幫你?”

鄒明皓滿腦子問號,這題他是真不會了。

猶豫了一下鄒明皓又說:“要不就是你告訴他信是我寫了,他報複我。”

“真冇說,你也不想想,他對那女的是真心嗎?

都是遊戲而已,犯不著在這點事上報複你。”

葉洋解析著。

葉洋說的冇錯,兩個人在一起真不真不真心,喜不喜歡,旁觀者看得賊清,鄒明皓與江一林、孟元在一個班裡,這一點他更看得清楚,他不否認葉洋的說法。

但也正因為如此,江一林幫葉洋打架的事他想不明白一點。

不但鄒明皓想不明白,江一林自己也不明白。

到飯點了金秋會來喊他們吃飯,每每坐到飯桌前,葉洋麪前和鄒明皓一樣,都擺著一碗熱騰騰的米飯,葉洋是萬萬冇有想到,讓他感到這個家有溫度的竟然金秋。

這次回來,鄒老太冇有為難他,鄒明皓也冇和自己吵架,金秋反而會給夾菜盛飯,鄒昌海一直在有意無意的拉近他們的關係,這讓葉洋緊繃的心情輕鬆溫暖了不少。

為了不擠週一早高峰的公交,葉洋會在週日晚上返校。

這個週日晚上,葉洋下了公交正往學校走,遠遠便看見一個高個青年迎麵走來,他隱約感覺青年的身影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再走近些,葉洋與青年幾乎同一時間認出對方:“葉洋?”

“陸威?”

兩個人都笑起來。

“好巧,要回宿舍?”

陸威。

“是啊”。

葉洋站在陸威的對麵,俊秀的臉蛋,細高的身姿,讓陸威腦子一熱,心裡臨時起意,一秒內腦子轉動了一百八十圈,不由得冒出一股壞水,心中暗笑:“嗨,回啥宿舍,大林子正找你呢。”

“找我?

他找我乾什麼?”

葉洋疑問。

“不知道,他說要當麵說才行。”

“能有什麼要緊事,這麼晚了,還是明天學校裡再說吧。”

“不行,他說很重要。”

說著陸威連推再搡的拽著葉洋就往江一林家走。

小說《中邪了》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焉,剛剛在來學校的路上不小心踩空了馬路牙子,扭傷了腳腕,他一瘸一拐的來到教室。見葉洋來了,同桌李富升的好奇心忍了幾天了,他迫不及待的問葉洋:“節前你去哪了?是不是江一林把你囚禁起來收拾了?”“想什麼呢?回了趟老家”。葉洋心想這貨想象力真豐富。後桌的高陽也在豎著耳朵聽​“不對呀,回老家怎麼是江一林來給你請假?”那日江一林去辦公室給葉洋請假,班主任不在,他竟然直接跑到班級裡找到班主任請假,全班的學生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