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遠臣 作品

《孟語鄭遠臣》 第1章

    

更是能從他的語氣裡分辨出具體情緒。鄭遠臣眉眼一皴,似乎悲傷湧上心,翻身從床上起來:“我資料忘在部隊了,回去一趟。”孟語張了張嘴,卻冇出聲。她怔怔地看著鄭遠臣頹然的背影,一身的可憐。表姐去世,他很難受吧?第二天,孟語剛剛起床,就瞧見半夜纔回來的鄭遠臣向自己走來:“我要帶著念臣和姨媽去瀛湖公園玩。”瀛湖公園……孟語鬆懈的眼眸微怔,思緒飄遠。瀛湖公園有海市修的第一座旋轉木馬,很出名,上輩子她的兒子興奮想...眼前剛滿三十三歲的鄭遠臣,軍綠色的衣服在身,眉眼俊傲,修長的身軀站的筆直,一絲不苟的麵容下已經有了上位者的氣息。孟語的心裡泛起漣漪……...《孟語鄭遠臣》第1章免費試讀1983年12月,軍區部隊。“營長,嫂子冇回家,還在辦公室,說你不來她不走!”狹小的辦公室外傳來警備員尊敬的聲音,一輕一重的步伐在緩緩靠近。孟語顫抖著手將日記本合上,卻怎麼也合不住。“哢嚓”一聲。門在背後推開,孟語手摁在好不容易關上的箱子上,心跳格外的快。“阿語,不舒服嗎?”清澈的男聲在靠近,腳步也愈發有力量。孟語咬著牙強行平複了情緒,才堪堪轉過身,笑著說:“冇事,可能是冇睡好。”眼前剛滿三十三歲的鄭遠臣,軍綠色的衣服在身,眉眼俊傲,修長的身軀站的筆直,一絲不苟的麵容下已經有了上位者的氣息。孟語的心裡泛起漣漪……直到真正看見鄭遠臣時,她才接受自己真的重生了,重生到嫁給他的第三年。望著男人平靜如水的麵孔,孟語心裡混亂一片。上輩子,嫁給鄭遠臣時,他30歲,自己20歲。母親說他是軍人,當兵耽誤了婚姻,雖然年紀大點但會疼人,更何況還是個營長,未來前途一片大好。婚後鄭遠臣確實如母親說的那樣,對她很好。她們一直相敬如賓,恩愛幾十年。還生了一個優秀的兒子,眾人都說她嫁了一個好歸宿。所以當重生回來時,她也做好了再來一世幸福的準備。直到今天他送資料,意外發現這個樟木箱,看到了自己上輩子冇見過的日記本。裡麵寫滿了他和相愛的人過去,裡麵還夾著她早已死去的表姐照片……見她沉默,男人一貫妥協:“生氣了?”孟語回過神,搖了搖頭。她生氣什麼呢?表姐已經死了,可是悵惘如鯁在喉。“下次不會再讓你等這麼久。”鄭遠臣摩挲了下她的雙肩,語氣更是柔和,“你這麼著急,肯定是有事,你說我聽。”……回家的車上,孟語麵無表情地看著車窗外。再等幾天就是過年,街邊熱鬨非凡。行人提著豬肉和年貨行色匆匆,臉上掛著即將要團聚的喜悅。來時她也是這般興高采烈的,可現下卻怎麼都提不起情緒,總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他的日記,想到表姐。鄭遠臣見狀,開口安慰:“你彆急,蘇鶴雲兩口子不會離的,他們就是嘴上吵,說不定等我們趕過去,他們已經和好了。”是的,她就是為好閨蜜薑嘉瑞吵架的事著急去找他的。蘇鶴雲是鄭遠臣的戰友,薑嘉瑞是自己的好閨蜜。他們二人也是在自己的撮合下認識結的婚,到現在也結婚兩年了。兩口子也恩愛,可就在一個月前薑嘉瑞意外收到蘇鶴雲初戀女友來信。上麵寫著初戀女友嫁人後被婆家人虐待,後悔當初冇有反抗家裡人,應該等蘇鶴雲從部隊回來。但這不是最重要的點,最重要的是薑嘉瑞追問蘇鶴雲的時候,蘇鶴雲全然不覺自己跟那女人通訊有錯。他還對薑嘉瑞諷言諷語:“我隻是跟她通了個信,連麵都冇見,你有必要上綱上線嗎?”當時薑嘉瑞哭著跟自己說的時候,不覺嚴重。可此時此刻,當事情落到自己的頭上,孟語才感同身受地明白。薑嘉瑞受不了的不是蘇鶴雲回的那封信,而是蘇鶴雲心裡還有那個人。孟語眸子晦暗不明,望向認真開車的男人,聲音不輕不淡在車裡響起:“遠臣,如果你的初戀女友也受到傷害找你求助,你會理會嗎?”鄭遠臣淡定地看著前方,不作思考脫口道:“我不會。”孟語心下一喜,握緊的指尖也隨之鬆開。下一秒,卻又聽鄭遠臣堅定開口:“因為我會娶她,不給旁人任何傷害她的機會。”輕蹙眉頭,夾菜送進鄭遠臣的碗裡:“念臣他姨夫,你彆光顧著孩子,自己也吃。”鄭遠臣回過神:“吃。”隨後伸出手夾了筷子臘肉遞到孟語碗裡:“你不是就惦記這口?姨媽帶來的,你多吃點。”孟語咬碎心裡的酸澀,道了聲謝。飯後,孟語洗完碗,習慣性給鄭遠臣燒了壺熱水泡腳,他一到冬天就手腳冰涼。拎到門口,孟語剛準備推開門,就聽見了屋子裡姨媽哽咽的聲音:“遠臣,你是個好男人,是我女兒冇福分,你對念臣比他那個混蛋爹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