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遠臣 作品

《孟語鄭遠臣》 第3章

    

臣眉眼一皴,似乎悲傷湧上心,翻身從床上起來:“我資料忘在部隊了,回去一趟。”孟語張了張嘴,卻冇出聲。她怔怔地看著鄭遠臣頹然的背影,一身的可憐。表姐去世,他很難受吧?第二天,孟語剛剛起床,就瞧見半夜纔回來的鄭遠臣向自己走來:“我要帶著念臣和姨媽去瀛湖公園玩。”瀛湖公園……孟語鬆懈的眼眸微怔,思緒飄遠。瀛湖公園有海市修的第一座旋轉木馬,很出名,上輩子她的兒子興奮想去,求了鄭遠臣好多次。鄭遠臣卻以玩物喪...孟語忍不住地渾身發冷,想去推門的手都跟著打顫。她的手好不容易落在門把手上,鄭遠臣斬釘截鐵的聲音隨之響起。“如果她知道了會介意,為了念臣,我可以離婚。”...《孟語鄭遠臣》第3章免費試讀孟語呆愣在原地,呼吸一窒:“他叫你什麼?”“爸爸?”難道這個孩子是鄭遠臣和表姐的?話哽在喉嚨。這時,姨媽吳水紅正端著菜從廚房走出來打斷:“孟語回來了?快進來吃飯吧。”孟語卻僵在原地一動不動。吳水紅見狀連忙走上來歉疚道:“小語你不要誤會,小孩亂叫的。”話落,她又輕瞪了眼鄭遠臣懷裡的孩子:“念臣,以後不準亂叫聽見冇?”念臣?孟語心猛一顫。念臣念臣,思念遠臣……這麼明晃晃的情意,自己上輩子怎麼就冇想到過呢?一旁的鄭遠臣卻是開口護道:“冇事,小孩子不懂事,叫什麼都可以。”話落,又看向呆滯的孟語求認同:“阿語,你說是吧?”孟語木然地點了點頭,呼吸有些困難。鄭遠臣卻是視若罔聞,高興地舉起念臣轉身:“小姨跟你開玩笑的,吃飯咯!”飯桌上。念臣吃東西的時候很安靜,最喜歡吃的東西是血腸,吃的時候還愛吃兩口飯就喝一口水,這副樣子幾乎和吃飯時候的鄭遠臣一模一樣。以前鄭遠臣也有這個毛病,但孟語怕長此以往他的胃會壞,花了好久才讓他改掉這個習慣。孟語抿著唇,心裡亂做一團,竟不知道該怎麼下筷。世上有這麼巧合的事嗎?兩個冇有血緣關係的人,吃飯習慣卻出奇相像。“念臣,這些都是你最愛吃的菜。”“多吃點念臣,你看你現在都瘦了。”鄭遠臣一口一個念臣,叫得格外親切。孟語如鯁在喉,特彆是看著念臣和表姐長了張一樣的臉,更是味同嚼蠟。她不經看向鄭遠臣,心裡忍不住去想:他看到念臣時,心裡想到的人是表姐嗎?喊這個孩子名字的時候,想到的是不是也是表姐?睹物思人,愛屋及烏這些個詞挨個從腦海裡蹦出來。吳水紅輕蹙眉頭,夾菜送進鄭遠臣的碗裡:“念臣他姨夫,你彆光顧著孩子,自己也吃。”鄭遠臣回過神:“吃。”隨後伸出手夾了筷子臘肉遞到孟語碗裡:“你不是就惦記這口?姨媽帶來的,你多吃點。”孟語咬碎心裡的酸澀,道了聲謝。飯後,孟語洗完碗,習慣性給鄭遠臣燒了壺熱水泡腳,他一到冬天就手腳冰涼。拎到門口,孟語剛準備推開門,就聽見了屋子裡姨媽哽咽的聲音:“遠臣,你是個好男人,是我女兒冇福分,你對念臣比他那個混蛋爹還好,但你可千萬不能讓小語知道你跟念臣媽的事。”孟語一愣,手裡拎著的暖水壺差點掉到地上。什麼事是不能讓自己知道的?屋子又傳來姨媽堅定的勸聲:“小語要是真的知道了念臣媽和念臣的事,你們這家非散了不可!你千萬要答應我!”什麼叫做這個家就非散不可?難道念臣真是他和表姐生的孩子……孟語忍不住地渾身發冷,想去推門的手都跟著打顫。她的手好不容易落在門把手上,鄭遠臣斬釘截鐵的聲音隨之響起。“如果她知道了會介意,為了念臣,我可以離婚。”門把手上,鄭遠臣斬釘截鐵的聲音隨之響起。“如果她知道了會介意,為了念臣,我可以離婚。”...《孟語鄭遠臣》第3章免費試讀孟語呆愣在原地,呼吸一窒:“他叫你什麼?”“爸爸?”難道這個孩子是鄭遠臣和表姐的?話哽在喉嚨。這時,姨媽吳水紅正端著菜從廚房走出來打斷:“孟語回來了?快進來吃飯吧。”孟語卻僵在原地一動不動。吳水紅見狀連忙走上來歉疚道:“小語你不要誤會,小孩亂叫的。”話落,她又輕瞪了眼鄭遠臣懷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