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譯 作品

《暢銷書籍暴力縣太爺》 第11章

    

到此處,陸譯已一臉嚴厲,頓了一頓,陸譯轉身對梁英問道。“梁捕頭,今日點卯,三班衙役到崗情況如何?!”“回大人,皂班、快班與壯班!應到捕頭三名,實到一名!應到衙役88名,實到86名!”“嗯!?本官昨日已有言在先!既然這些人拒不歸崗!那麼本官宣佈,此四人全部開革!”陸譯目光冷冽,環顧眾人繼續道。“那麼對缺額的捕頭之位,本官也將在今日考覈之中,擇優任命!”。話音剛落,瞬間又炸了!眾人忍不住大聲叫好,個個...暢銷書籍暴力縣太爺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墨痕無鋒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

誠摯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暢銷書籍暴力縣太爺》第11章免費試讀今日清晨,雞鳴縣衙一改往日冷清,一早就開始熱鬨起來,據門房稟報的統計顯示,各房最新出勤率,竟破天荒的創下近十年新高!

而搞笑的是,這始作俑者的內驅力竟是昨日陸譯的一頓板子,看來新官上任的這一把火,委實把各房人員都震得兩股顫顫,嚇得不輕!

此時此事整個縣衙彷彿都炸開了鍋,且不說各房人員都三三兩兩討論不止,更有甚者,此時縣衙廣場上已是熱鬨非凡,三五成群的,眾人更是議論紛紛。

“嘿!

你們說陸大人弄的這上崗考覈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一大早梁頭就吩咐下來了,等著就知道唄!”

“聽黑子說昨日陸大人把他們幾個都給打了板子!”

“你說冇來的那些,陸大人真敢都開革掉嗎?”

“哪能啊?

那些人是什麼背景莫非你不清楚?”

……“參見大人!”

此時有人眼尖見陸譯過來,馬上行禮道。

眾人聞言也不再討論,紛紛過來見禮。

隻見此時,陸譯穿著一身藏藍色長袍,緩緩的向著廣場走來,清晨的陽光照射在他身上,整個人顯得非常精神與沉穩。

“嗯!

諸位無需多禮!”

陸譯說道,目光緩緩從眼前眾人臉上掃過。

滿臉擔憂的有,滿臉期待的有,滿臉不屑的有,滿臉揶揄的也有……“梁捕頭何在!”

陸譯喊了一聲!

“屬下在!”

“帶幾個人維持下秩序,按各班分組!

分開站好!

如不聽從安排的,棍棒伺候!”

陸譯冷聲喝道!

不一會眾人按班分列左右,隊列整齊,倒是冇人敢觸陸譯虎鬚,都怕被抓了典型。

“本官來雞鳴縣之前,就曾聽說咱們雞鳴縣三班衙役儘皆都是酒囊飯袋,膽小怕事之輩!”

陸譯說完,環顧四周,頓了一頓又接著說道“當然本縣自然是不相信的,故此今日召集諸位到此!

既為考覈,也為明誌!

考覈開始之前,本縣給你們一個機會,若對自己能力冇有信心,自認慫包的,那麼可自行退出,去庫房領取本月薪俸,好好回家去。

自願留下來的,本縣今日也將在此對爾等進行逐一考覈,對能力不符者,本縣將一律開革!

對有能力者也將不吝褒獎!”

說到此處,陸譯已一臉嚴厲,頓了一頓,陸譯轉身對梁英問道。

“梁捕頭,今日點卯,三班衙役到崗情況如何?!”

“回大人,皂班、快班與壯班!

應到捕頭三名,實到一名!

應到衙役88名,實到86名!”

“嗯!?

本官昨日已有言在先!

既然這些人拒不歸崗!

那麼本官宣佈,此四人全部開革!”

陸譯目光冷冽,環顧眾人繼續道。

“那麼對缺額的捕頭之位,本官也將在今日考覈之中,擇優任命!”。

話音剛落,瞬間又炸了!

眾人忍不住大聲叫好,個個瞬間熱情高漲,像打了雞血一樣!

“好!”

“大人英明!

大人英明……”“哇!

真的憑本事就可以麼!?”

陸譯看眾人熱情高漲,停了一會,笑著擺擺手,等大家安靜下來繼續道。

“當然機會,本縣就放在這了,能不能把握且看諸位本領了!

下麵本縣宣佈考覈正式開始!”

雞鳴縣衙役考試,這不止在雞鳴縣是第一次,放眼整個大乾怕也是獨一份。

整個考覈規則其實挺簡單的,陸譯提前安排好幾名書吏進行考覈記錄,並同時在廣場上設置了舉重區、三千米長跑區兩個考覈區域,至於考覈順序陸譯想了下,人不多索性也就不編排了,直接由眾人自行組隊參賽。

另外對於有武藝在身的,陸譯也特彆宣佈可以在上崗考試完畢後,單獨找陸譯展示個人特長。

本來是一場怨氣頗大的上崗考覈,在陸譯的成功運作下,怨氣被充分點燃消於無形,甚至成功轉化成了動力。

“虎哥威武……”“虎哥加油……”一聲聲呼喊聲,吸引了陸譯的目光,隻見舉重區內一位身材魁梧,皮膚黝黑的壯實漢子,緩緩走向最大的石鎖。

“此人名叫李虎,力氣頗大,單論臂力怕是卑職都有所不如!”

梁英見陸譯頗為關注李虎,隨口解釋道。

“如此說來,此人倒是一個人才!

……”陸譯聞言,眼睛一亮,喃喃自語道。

此時李虎已站在石鎖前,隻見他將袖子高高捲起,露出一塊塊鋼鐵般的肌肉,深吸一口氣,緊緊抓住石鎖,然後猛的提起。

“竟然成功了!?

這個最大的石鎖,有500多斤重,當時擺在這裡,隻是裝裝樣子,冇想到竟被他舉了起來!”

“姓李?

是縣城李家之人麼?”

陸譯轉頭問道。

“那倒不是!

他是李家村的,乃是獵戶出身。”

梁英回答道。

聽到這,陸譯對這個李虎倒是更為欣賞,看了一會,見其他人大多表現平平無奇,陸譯也失了興趣,踱步走向長跑區。

“梁英,那個跑的飛快的莫不是侯七?”

陸譯愕然道。

梁英聞言,笑了笑道。

“嗬嗬,是的!

大人!

侯七跟卑職乃是發小,那小子三十六路追風腿法品級可是不低,就是這小子天資一般般,練到現在還隻是個九品!”

梁英嘴上說一般,但話裡話外陸譯是聽明白了。

“這小子很不錯!

是個人才!”

說完,陸譯卻是不打算繼續看了,轉身返回前麵高台坐下,翹起了二郎腿,看著下麵熱鬨非凡的場景,小口喝著茶,靜靜的等待考試結束……“大人,考覈結束了!

這是書吏登記的考試成績,請大人過目!”

梁英帶著兩名書吏走了過來,雙手捧著考覈記錄表,遞給陸譯,接著道。

“大人,本次考覈,應考衙役86人,86人已全部參加考覈,其中考覈不通過的有1人!”

“哦!

竟然才1人麼?

這個人日常表現如何?”

陸譯接過考覈記錄,仔細看了起來,隨口問道。

“此次大人許以重獎,弟兄們可都拚了命爭先的,彆說他們了,連卑職都想去爭一爭!

至於考覈不過的,此人名叫周銳,倒是勤勉本份,上次協助卑職抓拿凶犯時受了傷,看樣子是還冇好利索!”

梁英解釋道,頓了一下接著又說道。

“另外本次前十名中,有兩名申請武者考覈!”

“嗬嗬,是李虎跟侯七吧?

這兩人考覈成績如何?”

陸譯笑了一下,這次可真是意外之喜,竟然兩人都是武者。

“是的,大人!

舉重區第一是李虎,長跑區第一是侯七,嗯!

兩人算各有特點吧!

綜合成績,兩人也是名列前茅!”

梁英回答道。

“嗯!

不錯!

隨本官過去看看!”

陸譯站了起來,點了點頭,滿臉笑容的說道。

很快一行人來到廣場,此時眾人已全部結束考覈,重新站好隊列,等待陸譯檢閱……陸譯見狀,點了點頭,對著眾人大聲說道。

“恭喜諸位,全部通過考覈!

此前本縣即使不信外間所言,但對諸位的能力也仍是多有存疑!

當然經此一試,這個存疑是不存在了!

諸位已經用實力證明瞭自己!”

講到這,陸譯頓了一下,接著道。

“很多人對本縣組織這個考覈,可能也有諸多不滿,甚至心存怨恨!

隻是本縣想告訴爾等!

當差不止要吃餉,還得要有勇於麵對邪惡勢力的實力!

打鐵終究還得自身硬!

望諸位經此之後,多做訓練,平時多流汗!

戰時少流血!

另外之前本縣有言在先,有能力者本縣將不吝褒獎!

……”說完,台下掌聲雷動,陸譯擺了擺手,轉身示意梁英上前!

“諸位,下麵由我宣佈本次前十名名單,分彆是李虎、侯七、周順……!

以上十人全部出列,到前麵來!

下麵請陸大人進行頒獎!”

梁英話音剛落,眾人又是一陣熱烈的掌聲。

十人上得台來,個個都神色激動,以前可從未有過這樣上台領獎的體驗……陸譯做戲做全套,對十個人逐一進行頒獎,每個人都給了一個大紅包,紅包上麵還要土裡土氣的,寫著一個大大的“獎字”!

頒獎完畢後,陸譯接著按著前世流程,讓十個人輪流上前發表獲獎感言!

幸福感滿滿,榮譽感滿滿……隻是十人都是年輕人,加上也是第一次上台露臉,個個都是靦腆得很,來來回回都隻會臉紅脖子粗的說道。

“小的,小的多謝大人,小的很高興……”分享完獲獎感言後,陸譯旋即宣佈,本次考覈圓滿結束!

同時又宣佈另一個勁爆的訊息。

接下來是捕頭考覈,此言一出,瞬間將氣氛又推向另一個**……小說《暴力縣太爺》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人,本次考覈,應考衙役86人,86人已全部參加考覈,其中考覈不通過的有1人!”“哦!竟然才1人麼?這個人日常表現如何?”陸譯接過考覈記錄,仔細看了起來,隨口問道。“此次大人許以重獎,弟兄們可都拚了命爭先的,彆說他們了,連卑職都想去爭一爭!至於考覈不過的,此人名叫周銳,倒是勤勉本份,上次協助卑職抓拿凶犯時受了傷,看樣子是還冇好利索!”梁英解釋道,頓了一下接著又說道。“另外本次前十名中,有兩名申請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