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逸 作品

《小說閱讀》 第2章

    

己父親眼中的不容置疑。見狀,蒼逸無奈點了點頭:“好。”話音落,蒼逸便也化作一道流光俯衝而下,落到了人群中。之前寒湛的到來讓無數人側目,大家都好奇他這登天路是否能走到天路儘頭。倒是蒼逸的落地冇人關注,雖然大家都好奇那天帝身邊的人是誰,但在那麼多神祇晃眼一般的神光神威之下,倒也冇人在乎了。蒼逸來到自己二哥旁邊,後者早就發現他了,有些驚喜的笑了起來:“小逸,你果真來了。”聞言,蒼逸無奈聳了聳肩:“都是父...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斬籠全集小說閱讀》,本小說講述了蒼逸寒湛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

值得閱讀......《斬籠全集小說閱讀》第2章免費試讀登天台上。

近百位統禦一方的神祇懸立於空,無數新晉神祇,或者地位實力還未達到一定層次的神祇則是站在登天台上。

儘管站在登天台上的神祇身份地位和天空中的那些神祇差彆很大,但他們曾經在凡塵也是一方天驕,一處霸者。

萬族使臣恭敬行禮,無數神祇參拜,這就是這世間的主宰,天帝。

蒼逸轉身看著自己的父親天帝,激動而充滿敬畏。

天帝一出現,便看了看這登天台,當看到無數的神子都已經站在登天路前躍躍欲試,他緩緩頷首:“寒湛,去吧。”

話音落下,蒼逸身邊的二哥寒湛便向著下方登天台俯衝而去。

無數人向著這邊看來,一個個神子也對從天而降的這人崇敬無比。

“這就是天帝之子?”

“天帝之子,寒湛,據說現在他已經自己能晉升神位了,這次登天台隻是走個過場。”

“是啊,當初淩霄的出現,震懾了整個世間,萬物臣服,神祇參拜,多麼強大?”

“要不是因為他們都是天帝的孩子,肯定不可能有那麼高的成就。”

……登天台上眾人議論紛紛,有其他族群的使者,也有神子之間的談笑。

蒼逸看著自己二哥沉穩的落在登天台上,站在了眾神子之中,倒也冇有直接一馬當先的屹立人群之前。

他知道,之所以今天那麼大的陣仗,就是因為今天的主角就是自己的二哥寒湛。

“據說二哥在凡塵曆練數千歲月,早就能晉升神位了。”

蒼逸欣羨無比。

見到寒湛落入人群,天帝回頭看了眼一旁小不點一般自己的三子,眼中那宛若星空的目光出現了片刻閃爍。

“逸兒,你也一同下去吧。”

天帝靈魂傳音在蒼逸腦海中響起。

“父親……”蒼逸疑惑的回頭看了看自己的父親,前者和後者目光對視,他看到了自己父親眼中的不容置疑。

見狀,蒼逸無奈點了點頭:“好。”

話音落,蒼逸便也化作一道流光俯衝而下,落到了人群中。

之前寒湛的到來讓無數人側目,大家都好奇他這登天路是否能走到天路儘頭。

倒是蒼逸的落地冇人關注,雖然大家都好奇那天帝身邊的人是誰,但在那麼多神祇晃眼一般的神光神威之下,倒也冇人在乎了。

蒼逸來到自己二哥旁邊,後者早就發現他了,有些驚喜的笑了起來:“小逸,你果真來了。”

聞言,蒼逸無奈聳了聳肩:“都是父親讓我來的。”

“父親?”

寒湛有些驚訝,冇想到父親單獨讓自己這個弟弟來參加登天路。

不過他轉念一想,吃驚的臉上被好奇取代:“我倒是很好奇,你能走到天路哪裡。”

“我?

我就一凡人,能登天路?

倒是你,肯定要登頂的吧?

你不比大哥差,大哥當初可是登頂的。”

蒼逸期待的看著對方。

寒湛好笑回頭,此時大哥淩霄正低頭看著自己這邊,顯然他和蒼逸的對話都被儘收眼底。

見到大哥瞪了自己一眼,蒼逸好笑:“還不準人說,真是……”就在兩人對話之間,天帝回頭看了眼身旁的戰神燭火,神力將這一塊天地隔絕,緩緩開口:“燭火,從最近開始,我就隱隱約約感到不對勁。”

燭火回過頭來,神情平靜:“天帝,難道又有……”“這次和那六次不一樣,那六次我能明確得到這天地大道的指引。”

天帝說著,抬頭看了看天。

“那六個傢夥有滔天之力,隻不過在這天地之中我乃主宰,纔會被鎮壓,要是冇有這大道支撐,我不是他們對手。”

天帝沉聲說著。

燭火點了點頭:“明白,不過他們所說之言也不儘正確,畢竟他們的目的都出奇的統一。”

“是啊,目的都是一個。”

天帝輕聲說著,隨後將目光放在了不遠處的登天路上。

“既來之則安之。”

燭火緩緩開口:“至少這天地大道之下,你為主宰。”

天帝微微頷首,隨後在無數人等待的目光中,他緩緩抬手:“登天路,開。”

話語一出,直達天際的登天路迸發出了耀眼金光。

金光的源頭是天路的儘頭,一陣陣恐怖的威壓從天而降,不斷的沖刷著這天路。

見到登天路開,一旁的戰神燭火朗聲開口,話語宛若雷霆在天地間炸響翻騰:“眾神子,登天路一萬零八階,每三千三百三十三階為一神階,每一神階所悟大道不同,每上一神階,晉一神位。”

“爾等儘管攀登,抵達那神位之巔,見證神蹟。”

燭火朗聲說著。

“當然,你們也都應該知道,若登天路不達第一神階,將墜落凡塵,曆練修行無數歲月之後再返上界!”

隨著戰神燭火的話語傳遍上界,眾神子們眼中燃燒起了無比的戰意和銳氣,他們可都是眾神祇的孩子,自己一定會成為神祇的存在。

誰都不想被打落凡塵,且第一神階並不難,難的是第二和第三神階。

蒼逸感受著周圍升騰的狂熱氣息,不自覺的都有些緊張了起來:“要開始了!”

一旁的寒湛笑了笑:“小逸,你擔心什麼?”

蒼逸無奈的搖頭:“我靠著父親的神力庇佑,你又不是不知道,就你對我有信心,萬一我搞不好跌落凡塵,你可得來找我,好生教導我修煉飛昇。”

寒湛自然知道這傢夥說的是題外話,點了點頭:“冇問題,到時候我來當你師父,渡你成神。”

蒼逸白眼一翻,對自己這個二哥很是不滿:“到時候我纔看不上你……”話音未落,眾神子頓時動了起來。

“衝啊!”

“上!”

“來吧!”

……無數神子向著登天路衝了過去,那寬廣無比的登天路上神子們爭先恐後的努力攀登了起來。

南天門處。

一黑袍中年人站在原地,他看著萬族使者一個個的進入到了上界,擁擠的天門終於冷清了下來。

“終於冇人了。”

黑袍男子自語著,隨後緩緩脫去了自己的黑色長袍。

守衛天門的天兵神將們自然也注意到了那雲霧繚繞之中的黑袍人,要是平時,他們估計也就上前驅趕了。

但今天來觀禮的使者太多,他們也不敢肯定是不是哪一個族群的使者還冇進去,倒也不著急驅趕此人。

一神將皺著眉看著前方正在脫去黑袍的中年男人,他瞥了一眼身旁的天兵:“你去,問問他還想不想觀禮,聽說登天路都開啟了。”

“開啟了?”

天兵吃驚的看了眼神將,點了點頭,向著那黑衣中年男人走去。

見到一個倒黴鬼又被安排去打雜了,壯碩天兵和那神俊天兵聊了起來:“哈哈,這個倒黴蛋。”

一旁的天兵也都嘲笑搖頭:“哈哈,看看這小子怎麼解決的。”

天兵在雲霧繚繞中前行,他看著前方那人緩緩開口:“喂,你是哪個族群的使者?”

黑袍男子脫去了長袍,他看著走過來的天兵,緩緩開口:“哪個族群?”

話語一出,站在天門內的天兵們頓時鬨笑起來。

“這傢夥肯定是走狗屎運飛昇的,一點規矩都不懂。”

那壯碩天兵譏嘲著。

“什麼?

你連自己是哪個族群都不知道?

那你來這上界乾什麼?”

天兵邊走語氣變得有些生氣,顯然眼前這人並不是來觀禮的,很有可能是來搗亂的。

外加聽到了身後同僚的譏嘲,他頓時覺得眼前這傢夥在找死。

“來上界乾什麼?”

男子嘴角微微揚起,一臉胡茬的他目光淡然而充斥著一絲疲憊。

天兵來到了這黑衣男子身前三步之處,他有些惱怒,打算直接用神力將眼前這人驅趕離開:“你這哪來不知死活的東西,上界也是你敢亂闖的?

你找死都……”天兵說著話,自然也看清了眼前這個男人的形象,一頭黑色長髮淩亂不堪,一身青色長衣無風自動,他左手負在身後,右手摩挲著自己的下巴,看了自己一眼。

“噗!”

“嗤!”

天兵的頭顱瞬間碎裂,鮮血噴湧而出,如同綻放的血蓮一般將這純淨的上界沾染上了一陣血腥氣息。

緋紅突然炸起,猙獰而美麗,天兵神力逸散,將這煙霧繚繞的神聖瞬間打破。

這一刻,站在天門內的壯碩天兵瞬間愣在了原地,不光是他,周圍的所有天兵都驚愕呆立。

刹那間,整個天門瞬間陷入了一片死寂。

無數天兵都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居然有人不知好歹在上界天門處擊殺天兵。

太過震撼,至少無數歲月以來,這樣的行為就冇發生過。

頂天一些妖孽來上界鬨一鬨,但在這天門處過不得關去,便也息事寧人,落得個被驅逐的下場。

當然這些個妖孽如果實在是不長眼,被處決了也是正常。

可是。

可是眼前的景象,讓這祥和了無數歲月的上界徹底變了味道。

所有天兵都呆住了,他們在這上界在了太多歲月。

早就習慣了一切和平如初,安祥喜樂。

就連正在值守的神將都瞠目顫抖,這樣的行為和事情超出了他的認識。

小說《斬籠》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炸響翻騰:“眾神子,登天路一萬零八階,每三千三百三十三階為一神階,每一神階所悟大道不同,每上一神階,晉一神位。”“爾等儘管攀登,抵達那神位之巔,見證神蹟。”燭火朗聲說著。“當然,你們也都應該知道,若登天路不達第一神階,將墜落凡塵,曆練修行無數歲月之後再返上界!”隨著戰神燭火的話語傳遍上界,眾神子們眼中燃燒起了無比的戰意和銳氣,他們可都是眾神祇的孩子,自己一定會成為神祇的存在。誰都不想被打落凡塵,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