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06章 奶糰子,你誰啊

    

,遮住眼底寒意。“工地出了人命,為了息事寧人一般會選擇賠錢。你應該帶她見過你的朋友,你是獨生子,無母雙亡,她作為你的未婚妻順理成章拿到你的死亡賠償款。”鬼東西:“……”不得不說,霍沉令說的全對。鬼東西雙手握拳,恨不能扇當時衝動從樓頂一躍而下的自己一巴掌。他為什麼要那麼蠢?為什麼要為了向那樣一個唯利是圖的女人結束自己的生命?後悔如同奔騰的洪流直衝腦海,鬼東西渾身顫抖,血流橫流。回不去了。他已經死了!...--

吃過晚飯,霍沉令帶著兩人驅車到了柏家老宅。

柏家老宅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占地幾千畝,亭台樓閣,雕梁畫棟如同古裝電視裡的皇家園林。

崽崽很喜歡這邊,因為這邊和地府她住的地方差不多。

入了夜,哪怕白天冇有休息好,崽崽依然精神起來。

三人很快到了前院大廳,柏老爺子知道霍沉令過來,早早等著了。

“柏伯伯。”

柏老爺子笑了笑:“沉令來了,快坐。”

說完視線落到霍沉令懷裡抱著的奶糰子身上,看到奶糰子瞬間,柏老爺子眉頭皺了下,又極快鬆開。

卻冇被霍沉令錯過,他笑著介紹。

“柏伯伯,這是我女兒,叫冥崽崽。”

柏老爺子驚了下:“姓冥?”

霍沉令點頭;“是。”

怕女兒姓氏有什麼問題,柏家既然有溝通陰陽之能,霍沉令不免多問兩句。

“柏伯伯,這個姓有什麼問題嗎?”

柏老爺子笑著搖搖頭:“不是姓氏有什麼問題,而是很多年不曾聽到這個姓,一時有些驚訝。”

最讓他驚訝的是,這個奶糰子他居然看不透。

不僅看不透,還讓他隱隱畏懼。

這就離譜!

一個奶糰子,看著也粉粉嫩嫩特彆招人喜歡,一雙眼睛又黑又亮,正笑容軟萌滿臉好奇地瞅著他。

柏冥胥也看出爺爺神色有異,想到霍叔叔帶崽崽過來的原因,他主動開口。

“爺爺,霍叔叔說崽崽能看到那些東西。”

柏老爺子擰眉:“這奶糰子能看到?”

霍沉令點頭:“是。”

柏老爺子坐不住了,快速起身,有些灰暗的眼睛忽然兩眼放光。

“崽崽,讓爺爺仔細看看你。”

崽崽雖然疑惑,但非常信任奶爸和冥胥哥哥。

“好呀。”

奶糰子聲音軟嫩嫩的,還帶著濃濃的奶音,看模樣撐死三歲半。

柏老爺子心下歡喜,手指忽然落到奶糰子眉心,準備通過天眼仔細看看奶糰子到底什麼情況。

結果指尖剛觸碰到奶糰子眉心,不等天眼打開,一股瘮人戾氣反噬從奶糰子眉心竄出。

柏老爺子痛得臉當場變色。

崽崽連忙伸手捂住腦門兒,同時捂住了柏爺爺點著她眉心的手指。

“柏爺爺,爸爸說不能碰崽崽額頭喲,會很痛的。”

柏老爺子確實痛,但似乎因為奶糰子按住他手指,剛纔瞬間錐心刺骨的疼痛似乎隻是假象。

霍沉令馬上想到崽崽口中的爸爸應該是崽崽的親生父親,那位也知道崽崽情況特殊。

再看柏老爺子麵色發白,霍沉令忙詢問。

“柏伯伯,您怎麼樣?”

柏老爺子麵上神色變幻不定,不過瞬間疼痛,他麵色已經蒼白如紙。

他知道如果不是崽崽忽然出手,他是什麼結果不好說。

什麼樣的陰陽眼,居然這麼凶悍?

柏老爺子心神震動,原本打算收奶糰子為徒的想法瞬間消失。

這麼強悍的力量,他拜師還差不多。

還有剛纔那瞬間觸碰,他發現一個異樣。

“冥胥,你帶崽崽去玩玩,爺爺和你霍叔叔有話要說。”

柏冥胥眸中閃過一抹擔憂:“是,爺爺。”

崽崽一聽能和冥胥嗬嗬去玩,樂得馬上笑起來。

“冥胥哥哥,我們去哪裡玩?”

柏冥胥想了想:“崽崽,要不要去冥胥哥哥住的地方看看?”

崽崽好奇:“好呀。”

轉念想起來她現在是有奶爸的崽崽了,必須問問奶爸的意見。

“爸爸,崽崽能和冥胥哥哥去玩嗎?”

霍沉令摸摸她腦袋:“當然可以,等爸爸和你柏爺爺談完,馬上去接你。”

“好的!”

柏冥胥牽著崽崽走了,柏老爺子帶著霍沉令進了書房。

書房門一關上,柏老爺子神色凝重起來。

霍沉令薄唇微抿:“柏伯伯,是崽崽有什麼問題嗎?”

柏老爺子點頭:“沉令,這孩子你從哪裡遇到的?”

霍沉令冇隱瞞:“在我家莊園後山的大槐樹下,是華恩孤兒院的孤兒,我已經正式收養她。”

柏老爺子皺眉:“孤兒?大槐樹下?”

不等霍沉令說話,柏老爺子又問:“做過體檢嗎?”

雖然他們柏家人能溝通陰陽,但也相信自然科學。

霍沉令聲音平穩:“暫時冇有。”

原本想著今天去了醫院正好給崽崽做個體檢,但是因為妻子的事耽擱了。

“柏伯伯,有話您直說。”

柏老爺子沉沉點頭:“沉令,這孩子我雖然看不透,但剛纔那瞬間觸碰告訴我,這孩子命中早夭,按理來說,現在不該還活著。”

霍沉令瞳孔微縮:“早夭?”

柏老爺子伸出自己右手食指,食指指尖一片漆黑,好像被什麼狠狠灼燒過。

“是!她體內有禁止,非常霸道狠辣,我這樣的修道之人根本不能強行觸碰。”

霍沉令沉默了幾秒鐘。

再出聲時,聲音非常果決。

“無論如何,崽崽現在是我女兒。既然是我女兒,我絕不會允許她早夭。”

柏老爺子有些驚訝霍沉令對奶糰子的態度,畢竟京市誰不知道霍沉令對孩子非常嚴苛。

看霍沉令態度堅決,柏老爺子知道他為什麼而來。

“她的陰陽眼我愛莫能助,等我家老太爺出關後看看吧。”

霍沉令起身道謝:“謝謝柏伯伯。”

柏老爺子擺擺手,有些憂心忡忡。

“崽崽那邊,你多留心些。”

“我知道了。”

兩人又聊了會兒,之後兩人纔出書房,霍沉令去柏冥胥那邊接崽崽。

崽崽晚上精力旺盛,哪怕白天冇有休息好,但還在倒時差,一時半會兒適應不了。

回去車上,崽崽發現奶爸情緒比較低落。

“爸爸,你怎麼了?”

霍沉令抱著奶糰子,捏了捏她肉嘟嘟軟綿綿的的小胳膊。

“崽崽,爸爸一定會讓你平安長大,長命百歲。”

崽崽眨巴眨巴烏黑的大眼睛,有些迷茫,又有些懵懂。

但這不影響她給奶爸迴應。

“爸爸放心,崽崽也會讓爸爸長命百歲的!”

有她在,誰都不能傷害她的奶爸!

“還有三個哥哥,崽崽也會保護他們,讓他們長命百歲的!”

奶爸這麼照顧她,她當然也要照顧奶爸的家人。

醫院的壞阿姨就算了,但三個哥哥她必須保護好。

車子已經停下來,一直在等著爸爸回來的霍司晨拉開車門就聽到奶糰子要保護他們的話。

七歲的霍司晨和車裡的奶糰子大眼瞪小眼:“奶糰子,你誰啊?”--。“冇有什麼禮物,你小將哥哥……”話冇說完,發現棺材板拿不動了。將思衡已經鬆開崽崽,雙手緊緊抱著棺材板另一頭,仰著小腦袋一雙大眼睛幽幽地盯著他。“爸爸……”將淵抿唇,柔聲解釋。“思衡啊,這個……”將思衡眼角下拉,嘴角也往下墜。再抬眼看將淵時,眼底隱隱有了淚水。將淵:“……”將淵嚇得瞬間鬆手。將思衡忙將半截棺材闆闆從親爹手裡拽過來,抱到崽崽麵前。“崽崽,禮物。”崽崽看著金燦燦的闆闆,再次差點兒被閃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