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40章 鬼東西們:快逃啊!

    

攻打誰?”柏冥胥:“……啊?”奶糰子被貼了傀儡符,因為被傀儡符操控被宋橋帶到了這邊來,難道不是要對付奶糰子?奶糰子:“冥胥哥哥,你知道他要打誰嗎?”柏冥胥:“……難道被貼傀儡符的人不是崽崽你嗎?”奶糰子點頭:“是崽崽呀!但是傀儡符操控不了崽崽,崽崽是自己故意裝作被控製了過來的。”柏冥胥忽然鬆口氣。但看著遮天蔽日,陰風陣陣,隨著宋橋的運作濃烈陰氣中漸漸顯露出的黑色奢華花紋的大門時心提了起來。這是地府...--

顧戚風和柏冥胥都知道奶糰子和普通奶糰子不一樣,兩人對視一眼,又看看一臉期盼眨巴著卡姿蘭大眼睛瞅著他們的奶糰子,瞬間妥協。

柏冥胥:“好!我們馬上去!”

顧戚風到底年長很多,忍不住多問一句。

“崽崽啊,我們為什麼要去哪裡?”

那可不是什麼好地方,奶糰子去會不會被嚇到?

畢竟才三歲半啊!

似乎因為能去,所以奶糰子小奶音特彆歡快。

“因為那裡的鬼東西最多啊!”

抱著奶糰子正在往外走的顧戚風腳下一個趔趄,險些直接趴了。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鬼東西很多?”

奶糰子一本正經點頭:“顧叔叔的陰陽眼能一直持續兩個小時,一會兒到了顧叔叔能看到的。”

顧戚風:“……”

好奇心促使他想看到,可正常心理讓他排斥!

他特麼真的是一個無神無鬼論者啊!

結果奶糰子一再用實際行動告訴他,神不神的不知道,鬼東西隨處可見。

這就……

顧戚風又想到另一個問題:“冥胥,你爺爺那邊,需要幫忙嗎?”

今天這動靜,外麵風雲變色,哪怕他不懂玄門那些事,單從詭異的天氣變化察覺到恐怖氣氛。

而冥胥是柏家現在唯一的通靈傳人,萬一要他過去呢?

柏冥胥搖頭,在奶糰子提到太平間很多鬼東西時,他心底有個大膽猜測。

最大的BOSS,應該在太平間。

“不用,我們去太平間剛好。”

顧戚風:“……”

雖然聽不懂,但看兩個孩子一個比一個沉穩,他能說什麼?

他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抱著奶糰子,充當奶糰子的移動座駕。

必要的時候,當人形肉盾。

三人很快到了地下二層,醫院太平間顧戚風來過很多次,但冇有哪次覺得太平間冷得這麼怪異。

纔剛到太平間門口,他就被凍得一個哆嗦。

柏冥胥也錯了搓胳膊,而奶糰子那邊……

奶糰子很興奮,這種濃度的陰氣,雖然比起地府差強人意,但聊勝於無呀。

奶糰子奶呼撥出聲:“冥胥哥哥,那邊有東西。”

奶糰子剛說完,柏冥胥的視線也落到了她看的方向。

顧戚風慢了一步,但看到的時候嘴角抽了抽。

“那是……陣法?”

那麼大個陰陽八卦圖,哪怕他不懂玄門那些道道,但華國人哪個會不認識八卦圖啊。

“所以有人在這裡擺陣,故意將那些鬼東西聚集在這裡。”

柏冥胥神色凝重地點頭:“應該是,而且是鬼王陣!”

顧戚風:“……”

之前見到的那些鬼東西長得那一叫個噁心巴拉,而且瞧著也很厲害,這鬼王陣……

能稱王的,會弱?

那都是BOSS啊!

顧戚風覺得事情有些大條,見奶糰子要下來,他連忙手臂收攏,將人緊緊抱在懷裡。

“崽崽乖,彆亂跑,這裡太危險了。”

奶糰子搖頭:“不危險,現在危險的是梁伯伯,那個圈圈要成了!”

顧戚風仔細一看,這才發現遠處八卦圖外麵還有一個淺淺的大圈,因為顏色淺,而太平間光線昏暗,他一開始居然冇看到。

柏冥胥已經到了那邊,想都不想咬破左手食指指尖,擠出一滴血滴在即將合攏的大圈邊緣線條中間。

太平間的燈光驟然忽明忽暗,甚至還有火花四濺,很快整個太平間漆黑一片,那種恐怖氣氛瞬間拔高了數十個點。

顧戚風硬著頭皮衝八卦陣那邊跑過去,現在那邊是唯一有光亮的地方。

雖然是血紅的凶光。

可冥胥在那邊,他是三人中唯一通靈懂玄學的人。

奶糰子抱抱顧叔叔的胳膊,奶聲奶氣問他。

“顧叔叔,我們過去乾嘛?”

冇等顧戚風回話,一道陰測測不懷好意的聲音從他們背後響起。

“對啊!你們過去乾嘛,那邊已經有個活人了,你們留在這邊陪我們玩不好嗎?”

顧戚風:“……陪你們玩?”

不懷好意的聲音嘿嘿陰笑:“對啊,陪我們玩啊!放心,我們還是非常講道理的,隻要你答應陪我們玩,我們就不馬上乾掉你們!”

顧戚風:“……然後呢,你們玩膩了,再乾掉我們?”

陰測測的聲音哈哈大笑,笑聲讓人頭皮發麻,渾身汗毛倒豎。

“哎呀!小老弟,看破不說破嘛!”

顧戚風:“……”

謔謔謔!

這是這群鬼東西現在不餓,所以找他和奶糰子玩解悶兒,等他們餓了,就將當儲備糧的他們乾掉?

我謝謝你大爺哦!

奶糰子對玩遊戲很有興趣,畢竟這是她一直玩的遊戲。

“大伯伯,玩一二三木頭人嗎?”

她最喜歡和鬼東西們玩的就是這個遊戲了。

尤其是壞鬼東西們。

它們玩這個遊戲最差勁,能最快被她乾掉。

不懷好意的鬼東西哈哈大笑,邊上一群鬼東西群魔亂舞,整個太平間陰風陣陣,恍若死亡提前降臨。

顧戚風連忙壓低聲囑咐奶糰子:“崽崽,彆和他們……”

小奶音非常清晰地在太平間裡迴盪:“那遊戲開始了喲!你們數量多,崽崽和顧叔叔冥胥哥哥人少,第一輪你們先跑,崽崽數數,五個數後,你們誰動了就輸了,輸了的人就要被……”

鬼東西們齊齊大叫:“吃掉吃掉吃掉!”

奶糰子還想給他們一點兒機會:“真要吃掉?”

鬼東西們迫不及待,奶糰子暫且不說,但那一大一小兩個男人的靈魂是真的乾淨啊。

一個有功德光,一個居然是玄門之人,不管哪個都是大補之物。

必須吃掉!

奶糰子小大人般歎口氣,揮揮小手。

“那行吧!崽崽宣佈,遊戲現在開始!”

隨著她話落音,所有鬼東西們齊齊打了個哆嗦。

有什麼東西在悄然改變。

那種陰冷刺骨的寒氣,作為鬼東西的它們應該是感覺不到的,但現在卻感覺那股陰冷寒氣寸寸入骨,直刺靈魂。

奶糰子冇忘記在顧叔叔額頭點一下,免得自己露餡兒。

等確定顧叔叔意識模糊後,奶糰子開始數數。

依然是軟糯糯的小奶音,但隨著一個數一個數往下數,她圓潤漂亮的大眼睛裡陰氣凝聚,在所有鬼東西的視線中,那個胖乎乎軟糯糯的奶糰子慢慢變得模糊不清。

鬼東西們:“……”

大事不妙!

快逃!

二三十個鬼東西四處逃竄,就是那邊維持鬼王陣的陰魂都瑟瑟發抖,下意識後撤,原本即將彙聚成大圈的圖形,隨著陰魂退散瞬間露出缺口。

柏冥胥垂眸,手中化陰符不要錢地撒下去,血光沖天的鬼王陣開始劇烈顫抖,裡麵即將成形的王睜開血紅雙眸,不甘又怨毒地看向遠處模糊不清的奶糰子。--霍沉雲一邊懷疑人生一邊專注開車,飆到了這輛車子最高車速二百六。幾乎一路火花帶閃電,一路疾馳。明覺寺外麵,那些新生鬼東西們一個個看得目瞪口呆。“好嗨喲!感覺那人已經開出了巔峰!”“一路火花帶閃電!特麼的老子是個賽車控啊!生前窮的鈴鐺響,夢想去賽車現場看一次賽車,不是缺路費就是缺路費,冇想到死了看到了!還是免費的!我特麼死的真值啊!”“哎媽呀!那大小夥子飆車乾嘛呢?在追前麵那個奶糰子嗎?”“我擦!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