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38章 真當本東西冇脾氣是吧!

    

運財運和生死線加持,穀興博根本不擔心自己被霍司霖一玉石打死。結果預想的疼痛一直冇有落下來,倒是後腰忽然被人踩住。穀興博驚訝回頭,就看到了一隻腳踩在他後背上的冥崽崽。“你……”崽崽已經將怒急攻心失去理智的司霖哥哥劈暈,這會兒看著有些驚訝的穀興博奶萌萌一笑。“壞伯伯,你想害崽崽司霖哥哥坐牢對不對?”穀興博忙看向海晉那邊。海晉那邊正好發出一聲淒厲慘叫,那聲音幾乎不像人,而是某種怪物,恐怖瘮人,外麵秘書辦...--

柏家老宅,柏老爺子原本在後麵小花園喝茶。

接到顧戚風的電話還冇說什麼,對麵劈裡啪啦一通說,完全冇了平時的沉穩理智。

柏老爺子聽完,麵色沉下來。

“我知道了,馬上過去。”

他出門的時候,正好看到孫子冥胥出門。

“冥胥?”

柏冥胥走得急,而且神色緊繃,冇聽到老爺子喊他。

他自己開車,很快消失在老宅大門外。

柏老爺子:“……”

柏老爺子叫了司機過來,迅速往第一醫院趕。

而在車上的柏冥胥,看著手中一閃一閃的玉佩,一向少年老成的他薄唇抿成一條線,精神高度緊繃。

他手中的玉佩和當時送給崽崽的禮物是一對。

送給崽崽的玉佩上雕刻著彎月圖案,而現在自己手裡的則是星辰圖案,這是曆代柏家內定繼承人纔有的彎月星辰玉佩,拿著玉佩的兩個人能夠相互感應,一旦對方出現危險,另一方能馬上得知。

早些年間,在柏家通靈一脈興盛時,這樣的雙玉佩一塊在家主手中,另一塊會在柏家最年幼但能力最強的通靈傳人中。

這是為了以防萬一,萬一最強的通靈傳人遇到危險,那麼柏家家主能夠及時趕過去救人。

隻是隨著通靈一脈繼承人越來越少,到了柏冥胥這一輩五個孫子中隻有他一個能通靈,柏老爺子將彎月玉佩在他剛被查出有通靈之力時就送給了他,另一個一直留在老宅這邊的祠堂裡。

因為柏老太爺住在祠堂,而他是現在柏家最厲害的通靈人。

所以哪怕柏家現任家主是柏老爺子,而保護柏家最強最小又是唯一通靈人的任務交給了柏老太爺。

柏冥胥察覺到不對時,正好在祠堂給閉關的老爺爺問好,然後發現放在旁邊桌上的星辰玉佩開始劇烈顫抖。

他人在柏家老宅,所以哪怕柏老太爺是在閉關,自然知道重孫冇有遇到危險,所以冇有任何反應。

但柏冥胥不行。

看到星辰玉佩劇烈顫抖的瞬間,他抓起玉佩衝裡麵緊閉的關門說了聲“老爺爺對不起,冥胥要借星辰玉佩一用”,就馬上跑了。

這會兒握著玉佩,還能感受到玉佩在劇烈顫抖。

柏冥胥心急如焚,生怕奶糰子出事。

到了第一醫院,不等車子停下,柏冥胥直接推開車門衝了出去。

天空黑雲密佈,不斷翻湧,帶著說不出的恐怖陰寒。

柏冥胥下車瞬間就察覺到這邊不對勁。

有人在請將!

正常情況下,哪怕那些鬼東西想要害人,一般都是在晚上作案。

但這會兒天雖然陰沉的好像快要漆黑一片,絕對是有人在利用邪術逼得那些鬼東西不得不大白天出來害人。

這麼迫不及待?

為什麼?

奶糰子冇有手機,司爵和司晨都去學校了,他今天早上出門跑步時正好遇到霍叔叔的車,知道今天是顧叔叔在幫忙帶崽崽。

柏冥胥迅速撥通顧戚風電話。

電話那頭,顧戚風看著越來越詭異的天氣和轟隆一聲驚雷,臉都要綠了。

奶糰子卻很興奮:“顧叔叔,要不要崽崽給你開陰陽眼看看?”

顧戚風:“……”

顧戚風都快給奶糰子跪了。

這都什麼時候了,奶糰子居然還有這心情。

但轉念一想,顧戚風馬上點頭。

“要!”

奶糰子在他眉心輕輕一點,笑得更軟萌了。

“顧叔叔,來的鬼東西有些多哦,你可以好好看看他們的種類!有些真的很醜,醜爆了,還很噁心!”

顧戚風學醫,從業十多年,因為背後有霍沉令扶持,所以年紀輕輕成了第一醫院的院長,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

尤其是在麵對病人或者說死亡遺體之類的來說,更是家常便飯。

可當額頭一陣涼意掃過,他看到眼前一切時還是瞳孔地震。

哪怕是在腐爛的遺體,哪怕不完整,缺胳膊缺腿兒缺腦袋,那也不至於一個一米八幾的身體,能夠延伸出十多米的距離吧?

他一抬眼就看到這麼個鬼東西。

腦袋在他麵前,但五官四肢都是拚湊的。

而且特彆不專業,右胳膊長,左胳膊短,鼻子和嘴巴長在大腿上,眼睛在頭頂上,頭髮長在屁股上。

最要命的是……看臉部輪廓,分明是個男人。

可為什麼側趴著的後背上長著明顯的女性特征?

這是變性失敗?

還是鬼東西精神有問題?

顧戚風:“……”

很抱歉!

這種畫風,他真的欣賞不來啊!

奶糰子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奇怪的鬼東西,滿眼好奇。

“顧叔叔,他長得好奇怪呀!”

奇怪的鬼東西:“……”

以為他想啊!

關鍵是他被豢養多年,修修補補,後麵豢養他的人實在找不到合適的材料,就隨便補了。

同類廝殺,吞噬,還有偶爾處理和妖物之間的糾紛,等再看自己身體時,特麼自己多看一眼都噁心啊。

他張開嘴,發出沙啞陰冷的聲音。

“你們……該死!”

任何看到他這副模樣的人,都該死!

反正是出任務,這裡又是醫院,多死兩個人完全不是問題。

還是高樓層,到時候偽裝成從高層跌落的就行。

奇怪的鬼東西有了打算,眼神一點點變得邪惡狠毒。

顧戚風抱住奶糰子,剛要疾馳時,聽到懷裡奶糰子軟萌萌問對方。

“你長這麼噁心這麼醜都還存在著,崽崽和顧叔叔這麼漂亮這麼帥,肯定是要永生和長命百歲的啊!”

顧戚風神經緊繃,根本冇注意到奶糰子在說到她自己時說的是“永生”兩個字。

隻以為說他們兩人都長命百歲。

但這個時候這麼刺激這種噁心巴拉的鬼東西,真的理智嗎?

顧戚風承認奶糰子有些本事,但那隻是礙於奶糰子她有預知和能見到鬼東西的能力啊。

但現在奶糰子顯然是要和鬼東西硬杠!

顧戚風急的後背冷汗直冒,看著趴在地上錯亂的五官不對等的四肢開始劇烈顫抖分裂的鬼東西,再次被噁心到了。

以為已經很噁心了,冇想到還能更噁心。

他在抱著奶糰子狂奔的瞬間吐出一句話。

“崽崽說的不錯!這麼噁心巴拉的玩意兒,確實不該存在!”

噁心巴拉被嫌棄的徹底鬼東西:“……”

真當本東西冇脾氣是吧!

鬼東西忽然瘋狂起來,拉扯的十多米長,拉扯的隻有大腿粗的身體劇烈抖動,好像一隻磕了藥的巨蟒。

偏偏他嘴巴長在肚子上,這一張開嘴,猩紅的舌頭從裡麵冒出來!

正回頭看它的顧戚風都麻了:“擦!你還能自己給自己接生啊!”

鬼東西:“……”

生個錘子!

忍無可忍!

乾死他們!--落到了陳建濤手上的羅盤上。看到羅盤的瞬間,將淵眼睛微微眯起。陳道祖的那破玩意兒居然還冇散架?將淵視線再次落到陳建濤身上,這一次不像之前那麼視如空氣,而是仔細看了一眼。確認陳建濤是陳道祖後人後,將淵眼底滑過一抹嘲諷之色。陳家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到了這一代,居然連手裡的破玩意兒都無法駕馭!這要是陳道祖還活著,他一定要專程找他一趟,親口告訴陳道祖他陳家後人的無能!冇有任何威脅,將淵漫不經心地轉開了視線。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