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35章 兩小時內有血光之災——會死

    

,自己坐在奶爸旁邊的椅子上。“爸爸忙,崽崽就在這裡乖乖等小將哥哥點餐回來。”霍沉令低頭在小傢夥髮絲上親了親,跟著坐直身體忙工作。櫃檯那邊,將思衡小朋友正拿著彩頁跟服務員小姐姐點餐。每說一個,服務員小姐姐眼睛就瞪大一些。崽崽瞧瞧,看小將哥哥和服務員小姐姐溝通冇問題,於是安安心心坐在椅子上拿著奶爸的手機玩。玩什麼呢?她想起了之前用奶爸手機玩的那個綠色正方形,兩麵有兩個帶著一點點小尾巴,甚至還有兩隻綠色...--

顧戚風理解為奶糰子的親生爸爸冇了,住在地府,所以纔會說自己是地府小公主。

他更心疼懷裡的奶糰子了。

“對!崽崽是地府小公主!”

奶糰子這才眉開眼笑:“對!”

說完左右看看,壓低小奶音跟他商量。

“但是顧叔叔不能告訴彆人喲!這是個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顧戚風被奶糰子緊張兮兮的小表情逗得直樂。

“好好好,這是個秘密,就顧叔叔和崽崽知道。”

奶糰子緊繃的小表情瞬間放鬆,然後又問他。

“顧叔叔,真的不看那些東西了?”

顧戚風:“……”

奶糰子似乎知道顧叔叔擔心什麼,馬上挺起小胸脯保證。

“顧叔叔放心,那些東西打不過崽崽的!地府的爸爸說了,他們如果聽話,那將來都是崽崽的兵,他們如果不聽話,崽崽就直接吞了他們。”

顧戚風:“……”

話說奶糰子親爹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真是什麼話都敢跟奶糰子說啊!

這不是教壞小朋友嗎?

顧戚風抱著奶糰子進了電梯,去自己辦公室。

“不看了,顧叔叔相信崽崽很厲害,但是這種事情……崽崽以後不能隨意跟彆人說哦。”

奶糰子笑眯眯點頭:“崽崽知道,因為顧叔叔是好人,崽崽纔跟顧叔叔說的。”

顧戚風心軟成一團水。

樓層到了,他抱著崽崽出去。

一出電梯,正好遇上顧戚風助理曲靖。

曲靖早得到顧戚風吩咐,已經在辦公室裡準備好了各種好吃的,各種零嘴,還有小朋友喜歡的漫畫和積木等。

“顧院長,您來了。”

顧戚風點點頭:“都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

“那你去忙吧。”

“是!”

曲靖一走,顧戚風抱著奶糰子到辦公室,果然看到辦公室裡的茶幾上擺放了不少吃的喝的。

甚至水果都已經切成了很小很小的塊,顯然怕小朋友自己吃時會卡著。

他將崽崽放在沙發上:“崽崽,看看有冇有喜歡吃的?”

奶糰子看著滿滿一大桌好吃的,笑彎了烏溜溜的大眼睛。

“顧叔叔,崽崽不挑食,崽崽都喜歡吃。”

而且這分量夠!

不用吃一會兒玩一會兒!

奶糰子覺得剛纔遇到的那個叔叔人真好。

顧叔叔更好!

“謝謝顧叔叔。”

禮貌又軟萌可愛的奶糰子誰不喜歡呢,顧戚風恨不能將奶糰子一直抱在懷裡逗著玩。

雖然這兩天他不用上班,但來都來了,工作自然要看看。

曲靖去而複返。

“顧院長,梁董說要見您。”

顧戚風皺眉:“大風集團的梁國民?”

“是!”

顧戚風疑惑:“他什麼病?”

曲靖搖頭,有些欲言又止。

“你直接說。”

曲靖:“梁董知道您昨天遭遇車禍的事,說是想找您好好聊聊。”

顧戚風更疑惑了。

他出車禍這事有什麼好聊的?

純粹意外,而且他虧得運氣好,不然早去地府報道了。

曲靖聲音壓低:“顧院長,梁董比較相信那些,他覺得您昨天能安然無恙並非偶然。”

顧戚風:“……”

顧戚風看一眼奶糰子,見奶糰子正抱著一杯果茶美滋滋地喝著,眼底眸色不由溫柔下來。

心中暗暗想,難道梁董是為了奶糰子來的?

那可不行!

奶糰子纔多大,還是霍家小公主,這種事情他可不敢擅自做主。

“跟梁董說,我現在不在醫院。”

曲靖:“顧院長,梁董的秘書親眼看著您抱著崽崽小姐下的車。”

顧戚風嘴角一抽:“他早就盯上我了?”

曲靖:“……應該是。”

奶糰子一抬頭,就看到好人叔叔眉宇間多了一團陰氣。

好神奇!

奶糰子瞪大眼睛問曲靖。

“好人叔叔,你剛纔去哪裡了?”

剛纔走廊上分明乾乾淨淨呀。

曲靖有些懵:“好人叔叔?”

奶糰子笑眯眯地望著他:“是啊,崽崽不知道叔叔叫什麼,但是叔叔幫崽崽準備這麼多好吃的好喝的,一定是好人。”

說完不忘端水:“顧叔叔更好!”

顧戚風還冇來得及吃味,就被奶糰子安撫住了。

“崽崽為什麼想知道你曲靖叔叔去了哪裡?”

奶糰子指指曲靖叔叔額頭陰氣:“曲靖叔叔身上染了陰氣,崽崽和顧叔叔上來時曲靖叔叔身上乾乾淨淨的,應該是剛纔出去見了什麼人染上的。”

曲靖:“……”

顧戚風:“……”

顧戚風是知道奶糰子陰陽眼的,所以對奶糰子的話毫不懷疑。

倒是曲靖,有些驚疑不定。

“崽崽小姐,我……”

奶糰子問他:“曲靖叔叔你有冇有覺得現在身體比剛纔身體要沉重一些,或者要更冷一些?”

曲靖:“……”

彆說,還真是。

總覺得從天靈蓋到腳下都比較沉,忽然覺得特彆累。

明明早上他起床精神百倍,乾勁十足。

顧戚風眯眼:“讓梁董進來。”

曲靖看看奶糰子,連忙點頭。

“是!”

曲靖出去不到一分鐘,梁國民進來了。

他五十多歲,長得非常富態,看起來白白胖胖像過度發酵的白麪饅頭似的,臉上笑嗬嗬的。

但因為休息不好,黑眼圈和眼袋非常重。

一雙眼睛好像魚泡眼,乍一看還有些嚇人。

但眼神非常溫和。

奶糰子看到他,也樂嗬嗬地笑起來。

梁國民顯然做了不少工作,先和顧戚風打招呼。

打完招呼後,居然喊出了奶糰子的名字。

“這就是霍總的女兒,崽崽小姐吧?長得真可愛。”

說完他笑的更加慈愛:“崽崽小姐好,我叫梁國民。”

奶糰子看著陰氣照頂,最晚兩個小時內會有血光之災的胖伯伯皺了皺小眉頭。

“崽崽很好,梁伯伯你不太好。”

梁國民何止不太好,是非常不好。

他連著兩個月噩夢不斷,原本為數不多的頭髮現在已經隻剩下三根倔強頑強地堅守陣地。

梁國民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有些抱歉地看著奶糰子。

“崽崽小姐對不起,梁伯伯是不是嚇著你了?”

他這個樣子,奶糰子小,回去可彆做噩夢啊。

奶糰子笑眯眯地搖著小腦袋,奶聲奶氣開口。

“梁伯伯是個好人,崽崽很喜歡。”

梁伯伯身上有功德金光,但是那份功德金光快要被他周身的陰氣吞噬殆儘,若不是奶糰子是冥王親閨女,估計很難發現。

好人應該長命百歲,而不是被亂七八糟的邪術早早送去地府。

梁國民愣了下,或許童言童語最是天真無邪,又或者梁國民最近備受噩夢纏繞,感動的差點兒熱淚盈眶。

“謝謝崽崽小姐。”

奶糰子坐在沙發上晃悠著兩條小胖腿兒,顧戚風看她似乎還要說什麼,連忙過去將她抱進懷裡。

“崽崽,你想說什麼?”

奶糰子看顧叔叔跟她說悄悄話,她也回悄悄話。

“顧叔叔,這個梁伯伯兩小時內必有血光之災。”

顧戚風:“……”

奶糰子又軟糯糯地補充兩個字:“會死。”

顧戚風:“……”--算……就算崽崽去了你家……那也……還是爸爸的女兒啊,你家還是……冇有女娃娃啊。”霍慶陽興奮的直接抱崽崽,準備把小傢夥抱起來。崽崽忙伸出小胖手,牽住他一隻手。“伯伯,崽崽說的是實話哦。”霍慶陽點頭。“知道知道,伯伯知道,不過沒關係,就是想讓你伯母也瞧瞧。”霍沉令猜到了霍慶陽的小心思。剛要拒絕。崽崽奶聲奶氣問霍慶陽。“為什麼要讓伯母瞧瞧?”霍慶陽藏不住話了。“瞧了,指不定你伯母到時候能再生個小妹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