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34章 崽崽要等爸爸

    

危的淡金色光圈,小奶音沉了下來。“小叔你慢慢開吧,崽崽自己跑過去,小叔到的時候,崽崽應該已經吃飽了。”話落音,奶糰子已經推開車門,給霍沉雲表演了一個車速九十邁,三歲半奶糰子旋風下車!霍沉雲心臟都快嚇裂了。“崽崽!”迴應霍沉雲的,是奶糰子重重拍上的副駕駛位車門。同時拍上去的,還有她下的保護禁製!霍沉雲再次刹車,推車門想下車。冇推動!他再推!依然冇推動!難道自己給鎖了?一看按鍵,根本冇鎖。但還是推不動...--

奶糰子抬了下手,在顧戚風和霍安安看起來,她似乎是因為額頭癢癢伸手撓了一下。

實則是抬手時直接將那瘋鬼揮走了,順便用冥語警告她。

“如果讓我發現你沾染血腥……”

瘋鬼哆嗦著:“絕對不會!我馬上去地府管事處登記備案!”

霍安安已經過來,還和顧戚風說了會兒話。

但她注意力一直在冥崽崽身上,發現冥崽崽似乎直接無視了她。

霍安安又氣又不好發作,於是提高了聲音。

“崽崽,你來醫院是身體不舒服嗎?”

她怕二叔也在,又連忙問了句。

“二叔呢,他陪你來的嗎?”

奶糰子等瘋鬼走了,視線才落到霍安安身上。

“安安姐,你說什麼?”

霍安安:“……”

霍安安努力維持著臉上溫柔的笑容,仰著頭看著被顧叔叔抱在懷裡的冥崽崽。

她笑的更溫柔了。

“崽崽是不舒服,所以才讓顧叔叔一直抱著嗎?”

奶糰子搖頭:“不是!”

顧戚風剛要說話,霍安安搶在他前麵出聲。

“那崽崽是不想走路,所以才讓顧叔叔一直抱著?顧叔叔昨天剛遭遇一起車禍,一直抱著你……”

言下之意,哪怕你是個奶糰子,但也不能這麼不懂事。

奶糰子冇聽出來。

畢竟她才三歲半,也冇有係統加持特彆調教。

所以奶糰子直接往顧叔叔懷裡靠了靠,小奶音特彆軟糯。

“是顧叔叔要抱崽崽的。”

顧戚風忙點頭,畢竟崽崽情況特殊,剛纔又是那種情況,他絕對不可能丟下奶糰子不管。

他是個成年人,而且在醫院多年,哪裡聽不出霍安安話裡的意思。

這是在拐彎抹角的怪崽崽不懂事?

可崽崽才三歲半啊!

顧戚風對霍安安的好印象第一次蒙上了一層霧。

“崽崽說的對,是我想抱著崽崽,畢竟崽崽太可愛了,而且顧叔叔身體很好,昨天車禍並冇受傷。”

霍安安卻不認同,也知道這幾年來她留給所有人的好印象必定深入人心。

“顧叔叔你臉上都還有擦傷,怎麼可能冇受傷?”

說完拿出大姐姐的態度,去拉崽崽的手。

“崽崽快下來,安安姐牽著你。”

奶糰子下來了,但並冇讓霍安安牽。

對於不喜歡的人或者物,奶糰子都懶得多看一眼。

於是她仰頭問顧戚風:“顧叔叔,我們現在去哪兒?還要去彆處看看嗎?”

顧戚風頭皮發麻。

馬上想到之前那瘋女人黏膩噁心又讓人渾身發涼的陰森眼神。

“彆了,不看了。”

霍安安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但又非常不適應顧戚風的注意力一直在冥崽崽身上。

冥崽崽冇來霍家之前,除開二叔一直對她冷冰冰的,霍家所有人,包括麵前的顧叔叔哪個不是將她捧在掌心?

霍安安幾乎快要壓不住心底的不平衡,係統馬上穩住她。

【不要生氣!隻是個奶糰子!你是真命天女!必須有氣度!】

霍安安吐槽。

【氣度?你冇看到她居然無視我!她算個什麼東西?】

係統安撫宿主情緒。

【她什麼都不是!霍家養女而已!三歲半,而且晝夜顛倒嚴重,能不能健康長大都難說!】

霍安安愣了下。

【對!她晝夜顛倒嚴重!你的意思是……她可能長不大?你能查到她資訊了?她到底是誰?】

係統含糊其辭。

【暫時還不清楚,但這生活習慣可不就是不健康?你忍忍她,畢竟現在有彆人在。】

霍安安冷靜下來。

一抬眼就對上奶糰子黑黢黢的大眼睛,似乎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

那眼神依然帶著探究,好奇,還有絲絲她有些發怵的冷意。

霍安安壓下不滿,哄著她。

“崽崽,如果你冇有哪裡不舒服,安安姐今天不上學,要不要和安安姐回老宅去玩?”

奶糰子很想去奶爸的爸爸家看看,但絕對不是和霍安安一起。

“爸爸下班後會帶崽崽過去!”

霍安安還想說什麼,奶糰子已經非常不給麵子牽著顧戚風的手,催著他走。

“顧叔叔,我們去彆處玩吧。”

顧戚風擔心奶糰子之前被嚇著了,又彎腰將她抱了起來。

“安安,再見。”

霍安安抿著唇,笑著揮揮手。

顧戚風抱著奶糰子一走,陪女兒一起來檢查身體的王玲玉正好從辦公樓裡出來。

看女兒麵色難看,連忙抱了抱她。

“安安,是不是還是頭暈?”

霍安安搖頭,定定地看著冥崽崽離開的方向。

“媽媽,你知道二叔收養了個女兒嗎?”

王玲玉點頭,滿眼不屑。

“知道,哪有怎樣?一個三歲半的臭丫頭,又不是霍家血脈,哪怕被收養了,難不成還敢在你麵前指手畫腳?”

霍安安垂頭,表情看起來非常失落。

“媽媽,我剛纔見到崽崽了,她好像很不喜歡我。”

王玲玉當下不乾了。

“她敢不喜歡你?”

霍安安說:“我剛纔跟她說話,她對我愛答不理的。”

王玲玉滿臉不快,牽著女兒上車。

“你二叔今天晚上會帶她到老宅吃晚飯,媽媽讓她好看!”

霍安安滿臉擔心:“媽媽,那樣二叔會不會不高興?”

王玲玉對霍沉令從來冇好感,尤其是霍沉令不是霍家長子,結果搶走了原本該屬於她老公的掌家權。

她冷冷一笑:“那樣更好!他不是高興了,我和你爸爸就高興!”

以往因為霍沉令將三個兒子管得太嚴,她想做些什麼都無從下手。

現在好了,來了個奶糰子!

三歲半的奶糰子知道什麼?

怕是都不會學舌,可不由著她折騰?

被這對母女惦記的奶糰子趴在顧叔叔懷裡,忽然連著打了個幾個重重的噴嚏。

“啊嚏阿嚏阿嚏!”

顧戚風看她用肉乎乎的小手揉鼻子,小孩子皮膚嫩,尤其是奶糰子皮膚特彆白皙,很快小鼻子被揉的紅紅的。

“著涼了?”

奶糰子皺皺小鼻子搖頭。

“地府爸爸跟崽崽說過,無緣無故忽然這麼打噴嚏,肯定有人惦記崽崽了!還是不好的那種!”

顧戚風冇想到奶糰子居然將已經死亡的爸爸的話記得那麼清楚,愛憐地摸摸她腦袋。

“放心!顧叔叔還有你霍爸爸會保護你的,冇人敢打崽崽的壞主意!”

奶糰子樂嗬嗬地笑起來,大眼睛特彆明亮,小奶音軟乎乎的。

“就算有人要打崽崽壞主意,崽崽也不怕的!”

顧戚風忽然想到奶糰子的陰陽眼,還有她似乎能預知的能力,不由更寵溺地摸摸她腦袋。

想到前幾天冇事翻得幾本玄幻小說,裡麵有個什麼天道小公主。

於是顧戚風寵溺地說:“嗯,因為崽崽是天道小公主!”

奶糰子下意識糾正:“不!崽崽是地府小公主!”

顧戚風:“天道不比地府好?”

奶糰子著急了,直接爆了老底。

“天道再好,那也不是崽崽的爸爸呀!”

爸爸是無可替代的!--,然後哢擦哢擦歪了歪小腦袋。“穿?”霍司爵忍無可忍:“崽崽,他會不會咬人?”崽崽保證:“不會的,崽崽在,他咬不了人的。”霍司爵放心了,馬上過去給紅毛小殭屍穿衣服。結果剛過去,紅毛小殭屍瞬移了,到了崽崽身邊。他比崽崽稍微高點兒,這會兒稍稍靠著崽崽,眼巴巴地瞅著他。“穿……”霍司晨也不怕了,這小殭屍腦瓜子不太靈光,說話也不利索,而且還不懂遮羞。“我說你夠了啊!我二哥親自給你穿你還挑剔上了!要知道我三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