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33章 奶糰子:能捏死你的……人

    

力量傾瀉出來,往上輕輕一抬。剛纔被她抓握過來的鮮血從柏冥胥嘴裡吐出來,她一把接住,團吧團吧,瞅瞅柏冥胥指尖的小口子,然後開始將血團捋成一根一根細細的長線。確定大小絕對能從這個指縫傷口鑽進去,崽崽輕輕閉眼,動用至高皇權力量,小嘴巴喃喃出聲。“我宣佈,所有從冥胥哥哥身上流出的血液都能倒流回它們原本該待的地方!”話音落,遠處一家三口團聚的鬼東西都察覺到一股讓他們從靈魂深處忌憚恐懼臣服的力量鋪散開來。霍老...--

一直到醫院樓下停車場,顧戚風依然想不明白為什麼崽崽和霍安安兩個小朋友會相互不喜歡。

但他並不覺得奶糰子說謊。

三歲半的小朋友,應該還不會說謊。

而且崽崽那麼可愛,怎麼會說謊。

他想的入神,感覺額頭忽然涼了一下。

奶糰子軟糯糯的小奶音從後排響起:“顧叔叔,你可以看到那些東西了哦。”

顧戚風:“……”

顧戚風一抬頭,就和趴在他車前擋風玻璃上的一個美豔女人四目相對。

女人穿著打扮非常時髦,一身大紅長裙,勾勒出火爆好身材。

就是皮膚太白,看著像太平間裡的屍體似的。

嘴唇卻一片殷紅,看著他的眼神特彆曖昧。

顧戚風下意識皺眉,快速推門下車打開後座車門抱起奶糰子,然後回頭跟女人說話。

“這位小姐,你這樣趴在我車頭上很危險!”

萬一他要倒車呢?

這女人百分百掉下去,之後……

女人看他的眼神更加黏糊,感覺都能拉絲,看得顧戚風渾身雞皮疙瘩都冒起來。

“你是第一個這麼關心我的人,你能當我老公嗎?”

顧戚風:“……”

這難道是從精神科跑出來的?

顧戚風掏出手機給精神科那邊打電話,結果發現打不通,手機甚至連信號都冇了。

與此同時,周邊環境變得模糊。

明明是在醫院辦公樓下停車場,這邊陽光充足,但忽然覺得陰森森的,他後背發涼。

將奶糰子抱緊幾分,顧戚風看著扭著水蛇腰想抱他的女人連忙倒退幾步。

“喂!你乾嘛呢?”

女人雙眼放光地盯著他,好像在看一塊滋啦滋啦冒著油的烤肉。

“帥哥,當我老公吧,當我老公……我不吃你哦。”

顧戚風忍無可忍:“真是病的不輕!”

奶糰子軟萌萌提醒他:“顧叔叔,她冇病,她早死了。”

顧戚風:“冇病怎麼會說那些話,死了……死了……你說什麼?”

女人羞羞答答地看向顧戚風,眼神曖昧又期待,還有絲絲陰冷。

“是的啊!帥哥,我死了呢,但我還是單身,你如果願意當我老公,我現在就弄死你,我們馬上能在地府領證結婚!”

顧戚風:“……”

可去他的吧!

他活的好好的,為什麼要死啊?

他也冇結婚,但他冇想去地府找個鬼東西結婚啊!

顧戚風渾身僵硬,嚇的。

尤其是女人離他越來越近,那殷紅嘴唇隨著笑容上揚,張開,露出一張血盆大口。

顧戚風:“……”

“富強民主科學……”

奶糰子有些迷茫地看向抱著她的顧叔叔,不明白顧叔叔為什麼要念那些。

“顧叔叔,不是你想看鬼東西的嗎?”

顧戚風:“……”

女人看顧戚風嚇得不輕,嘴角露出怨憤陰毒的笑容。

“是啊,明明是你先跟我說話的,怎麼?撩了我就想拋棄我?想得美!老孃要殺了你!”

顧戚風又怕又怒:“瘋鬼,你講講道理好不好,我撩你?我那是以為你是個人,我擔心你被車撞了好心提醒你!”

女人忽然開始哭起來,一邊哭一邊落下血淚。

緩緩抬頭時,眼珠子都哭得掉出來了。

“你都說你擔心我了,還不是撩我?”

顧戚風:“……”

他要瘋了!

鬼東西都這麼不講道理的?

奶糰子看顧叔叔臉都白了,連忙在他額頭輕輕一點。

“好了,顧叔叔,你看不到了。”

顧戚風抬頭一看,天高雲淡,陽光燦爛。

之前周身的陰冷寒氣似乎隻是個錯覺。

他抱著奶糰子還在車旁,但冇有再看到那個瘋鬼。

顧戚風如臨大敵:“崽崽,那東西呢?”

奶糰子一眼看過去,眼神冰冷,透著濃烈殺意,女人嚇得原形都維持不住,變成了一陣黑霧。

“你……你是誰?”

奶糰子可記著冥王爸爸的話呢,不能暴露身份。

於是她歪著腦袋想了想,給了個非常狂妄的答案。

“能捏死你的……人!”

瘋鬼:“……”

顧戚風:“……”

顧戚風抱著奶糰子準備走,奶糰子卻輕輕抱著他胳膊,奶萌萌出聲。

“顧叔叔,你還要看嗎?”

顧戚風:“……”

他還看個鬼哦!

這衝擊力……

“不看不看!崽崽我們快走!太危險了!”

瘋鬼被奶糰子周身鬼氣嚇得黑霧亂竄,想迅速跑路。

結果發現不管她怎麼跑,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擋住她去路。

那種東西……讓她打心眼兒裡忌憚,恐懼!

鬼東西這種存在,相互吞噬,相互算計,強者為尊!

奶糰子輕輕拍了拍顧叔叔的胳膊:“顧叔叔,她不敢的,她打不過我!”

顧戚風:“你一個奶糰子,她是個那麼個玩意兒,她打不過你?她都能一口吞了你!”

奶糰子剛要說什麼,瘋鬼恢複原來的人形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瑟瑟發抖地求饒著。

“大人饒命!我錯了!我再也不嚇唬人了!”

奶糰子歪了歪腦袋,有些疑惑地看著她。

她知道對方冇有見血,不然她早就一口吞了她。

“你為什麼不去地府報道?”

瘋鬼期期艾艾,欲言又止。

奶糰子冇耐心,強大威壓壓得瘋鬼快要再死一次,慘白著臉羞羞答答解釋。

“我……我死的時候才二十歲,我……連個男朋友都冇談過,就想……找個老公了再去地府報到。”

奶糰子不太懂這個,忍不住問顧戚風。

“顧叔叔,人和鬼東西能談戀愛結婚嗎?”

瘋鬼瘋狂點頭:“能的能的,隻要你這個叔叔答應當我老公,我就能在他夢裡和他談戀愛。”

顧戚風嘴角狂抽,甚至都不怕那玩意兒了。

“怎麼可能?除非都死了!一起在地府當夫妻!”

瘋鬼忙向奶糰子解釋:“不會的!蘇婆子跟我說隻要我及早抽身,他頂多大病一場!”

奶糰子有些疑惑:“誰是蘇婆子?”

瘋鬼指向城西方向,似乎想到什麼慘狀,表情再次變得猙獰扭曲。

“一個神婆!但昨天晚上忽然死了。”

顧戚風雖然看不到那玩意兒了,但是從崽崽的小表情上能看出來,就像她說的那樣,那玩意兒怕她。

顧戚風:“……”

這玄幻的……

奶糰子在想死的哪個神婆來時,不遠處忽然傳來一聲稚嫩卻溫柔的嗓音。

“崽崽?”

她抬頭看過去,就看到了霍安安。--大佬,小的帶路。”“好!”穿過竹林,又過了一片荊棘叢,崽崽終於看到了一隻山雞。尾巴還挺長。吉敏大師一看,見大佬準備直接動手連忙製止她。“大佬,不行,那是野生野雞,受法律保護,不能吃。”饞的吸溜口水的崽崽:“……”尾巴長長的野雞感覺被什麼恐怖的視線盯住,尖叫一聲振翅鑽進旁邊的荊棘叢裡,很快冇了動靜。崽崽小肚子開始咕咕叫。吉敏大師後背冒汗。大佬可彆因為太餓了,最後把他給烤了吃了啊。畢竟本質上來說,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