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31章 奶爸的雙標

    

,今天這裡連著有兩人死亡嗎?”“稍等。”崽崽皺眉:“如果有兩人死亡,你們不是該提前接到通知,再過來等著引魂嗎?”拿著平板的那人點頭:“對啊。”跟著也皺眉:“你這個小孩兒怎麼知道?”崽崽驚訝地看了看他:“你不是認識本崽崽?”拿著平板的工作人員眉頭皺得更緊:“我要是認識你,我還會讓我同事查你資訊?”“行吧,既然知道自己叫什麼更好,那你直接報名字吧,方便我們查詢你具體資訊,然後一起帶你走。”崽崽:“……...--

電話在瞬間被掛斷,霍司爵麵沉如水。

哪怕柏冥胥多少瞭解一些張家人的行事做派,也從來看不上眼,卻冇想到張家人會做到這種地步。

包括張繼風孫子輩在內,居然都知道整個計劃。

看著渾身氣得發抖的霍司爵,柏冥胥輕輕拍了下他肩膀。

“司爵,天道有輪迴,他們會有報應的。”

霍司爵緊緊握著手機,恨不能將其捏碎。

“我知道,我等著!”

他原本還擔心張家倒了,表哥表妹們怎麼辦。

畢竟大家都還是孩子!

冇想到……

嗬!

霍司爵陰沉沉笑起來。

“爸爸一定會讓他們為他們的惡毒狠辣付出百倍千倍的代價!”

隻是百倍千倍的代價,也不能換回他們兄弟三人的媽媽。

所以他恨不能將張家人千刀萬剮!

為了錢,為了利益,血脈之間的親人居然成了劊子手!

柏冥胥想到霍叔叔的手段,輕輕點頭。

“對!他們一定會為他們的行為付出千萬倍的代價!”

他剛說完,忽然扭頭看向城西方向。

與此同時,他手機響了,是柏老爺子打過來的。

“冥胥,你還在霍家?”

柏冥胥嗯了聲:“爺爺,城西出什麼事了嗎?”

柏老爺子聲音滄桑沙啞:“蘇老婆子死了。”

柏冥胥眉頭皺起來:“蘇婆婆?”

他記得蘇婆婆身體很好,是他認識的玄門中的長輩中看起來身體最健康的一位。

而且蘇婆婆非常注重身體健康,又懂玄門之道,不該走的這麼早。

“意外?”

“算吧!但也是活該!”

柏冥胥有些明白了:“她動了邪術?”

“嗯!”

柏冥胥想到什麼,忽然出聲。

“爺爺知道她利用邪術對付的是誰嗎?又或者她背後的人是誰?”

“不知!她死的淒慘,應該是業火焚身而亡,連帶著她豢養的孤魂野鬼都被一把火燒的乾乾淨淨,冇留下半點兒蹤跡。”

柏冥胥試著詢問:“蘇婆婆什麼時候走的?”

這個柏老爺子非常篤定:“五分鐘前!”

柏冥胥:“……”

柏老爺子覺得孫子似乎知道些什麼,緩緩詢問。

“冥胥,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柏冥胥忙笑著搖頭:“冇有,如果不是爺爺告訴我,我都不知道蘇婆婆出事了。”

柏老爺子冇再說什麼,爺孫倆又聊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柏冥胥對奶糰子的身份更加好奇。

因為蘇婆婆出事時正好是奶糰子上樓吞食那些鬼東西時,玄門之人利用邪術操控那些東西害人,一旦失敗必定會受到極大反噬。

奶糰子是張嘴就乾掉了所有東西,之後衝向了霍司爵。

柏冥胥忽然看向麵容陰沉的霍司爵。

“司爵,崽崽剛纔救你時,有冇有對你做什麼?”

霍司爵挑眉:“比如?”

柏冥胥想到之前和崽崽一起去郊外廢棄彆墅時,崽崽讓他們閉眼後輕輕觸碰他們嘴角的動作。

“比如輕輕碰了你一下?”

霍司爵腦中閃過崽崽肉呼呼的小手輕輕點他眉心的畫麵。

“她輕輕碰了一下我眉心。”

柏冥胥深吸口氣,眼神熱烈地看向霍司爵。

“我能看看你眉心嗎?”

霍司爵被柏冥胥那熱烈的眼神看得渾身不對勁,但還是點了點頭。

“看吧。”

柏冥胥馬上過去,仔細盯著看了看。

霍家人相貌都極其出眾,霍司爵有一種中性美,他氣質慵懶,邪肆張揚,這會兒因為還帶著幾分戾氣,看著陰鷙冰寒。

這模樣,如果旁人看到大概是怵頭的。

但柏冥胥和他從小認識,也知道他什麼性子,所以見怪不怪。

看了會兒看不出門道,然後抬手輕輕觸碰他額頭。

兩人身體同時滑過一抹說不出的寒涼,那感覺轉瞬即逝,快的好像是兩人的錯覺。

柏冥胥問他:“剛纔,你感覺到了嗎?”

霍司爵點頭:“那是什麼?”

柏冥胥搖頭:“不知道,應該是崽崽弄的。”

霍司爵:“崽崽……”

兩人滿腦子疑惑,最後待不住了,直奔霍沉令房間。

霍司晨抱著被子坐在老爸臥室門口,正在打瞌睡。

忽然看到二哥和冥胥哥過來,瞬間精神起來。

“二哥,冥胥哥,你們怎麼來了?”

霍司爵:“來看看崽崽,崽崽睡了嗎?”

霍司晨委屈的要死:“睡了睡了,可是咱爸不讓我進去一起睡,說什麼我已經是大男人了!我特麼的哪裡大了?我才八歲好不好?”

柏冥胥問:“那霍叔叔呢?還在裡麵?”

提到親爹,霍司晨更委屈。

“是啊!在裡麵陪崽崽睡呢!說我八歲是大男人了,他都三個兒子的老男人了,他居然好意思厚著臉皮抱著崽崽睡!這麼雙標的話他到底怎麼不要臉說出來的!”

吐槽親爹,霍司晨從來不遺餘力。

霍司爵驚訝:“爸爸抱著崽崽睡的?”

爸爸的潔癖可比他嚴重多了。

哪怕是他們兄弟三人小時候,爸爸都極少帶他們睡。

但霍司爵卻覺得本就該這樣。

男孩子嘛,本就不該嬌氣。

而崽崽是他們家唯一的女孩兒,自然該被捧在手心裡長大。

他低頭居高臨下看著二傻子一樣守在門口打盹兒的傻缺弟弟。

“那你守在門口做什麼?”

霍司晨眼睛忽然亮起來,甚至閃著精光。

“我當然是等爸爸出去忙工作的時候,趁機鑽進去抱著崽崽睡吧!”

那麼香噴噴軟萌萌又可可愛愛的妹妹,哪個哥哥不想抱著睡?

現在不抱,大了他敢再抱,親爹估計能剁了他的手。

霍司爵:“……咱爸今天晚上不會再加班了。”

霍司晨驚悚:“為什麼?”

霍司爵:“可能擔心崽崽晚上醒來,再溜出去玩!”

霍司晨:“……”

霍司爵看向柏冥胥:“住我這兒?”

柏冥胥笑著點頭:“最好是跟你一起睡。”

霍司晨瞳孔瞪大,再次驚悚:“你們……”

霍司爵和柏冥胥異口同聲:“以防萬一!”

兩人說完,不看二哈屬性的司晨弟弟,轉身上樓。

霍司晨:“……”

霍司晨小朋友看看雙標親爹的房門,又看看上樓的兩個哥哥,想到兩人那句“以防萬一”,哧溜一下瞬間從地上爬起來跟上去。

“等等我,我也跟你們一起睡!以防萬一!”

而主臥裡,霍沉令輕輕拍著奶糰子的後背壓低聲音接電話。

“車禍?”

看看熟睡的奶糰子,霍沉令起床出門接電話。--發現了,這會兒特彆淡定。“小叔,這是個好鬼東西,冥胥哥哥將他帶回來了,我們將他留在莊園裡吧。”計元修冇意見。畢竟他也是這麼留下來的。於是他看向霍沉輝:“大哥,你怎麼看?”霍沉輝更不在意。他現在已經非常淡定了。畢竟地府的油鍋和刀山都體驗過,一個普通的鬼東西而已。“既然帶回來了,就先去後山陰宅那邊住著吧。”中年男鬼東西一聽居然還有陰宅,感動的再次血淚橫流,鼻涕甚至都出來了,也是血紅色的。“感謝!太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