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03章 恭喜霍先生,喜得貴女

    

忙一起找。”陸淮無比安心,覺得格外溫暖。“謝謝爸爸,爸爸多注意身體。”霍沉輝笑著點頭,父子倆又說了兩句,這才結束通話。司機看著微信上霍沉輝發過來的地址,帶著三個孩子往將淵彆墅那邊趕。到了彆墅附近後,崽崽看著一眼望不到邊的樹林滿腦子疑惑。“冥王爸爸說是溝邊彆墅,可是將伯伯這邊明顯是一片樹林,司機叔叔,會不會地址錯了?”司機看看手機,搖頭。“崽崽小姐,就是這裡,彆墅在樹林裡麵。”至於崽崽說的什麼冥王爸...--

大哥哥的懷裡有一股淡淡的味道,她覺得還不錯,吸了一口。

“阿嚏!”

這個噴嚏很大,崽崽大腦都有些懵。

但她反應快,大眼睛快速在大哥哥身上尋找,很快在大哥哥手腕上看到一串佛珠。

但她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爸爸冇時間給她普及基本知識。

反正餓不死,地府的工作人員誰有空誰帶著她玩。

但因為他們有一個兢兢業業連女兒都冇工夫帶的大老闆,員工們更是忙得腳不沾地。

所以大部分時間是崽崽自己玩。

柏冥胥連忙檢視懷裡奶糰子情況,眼角餘光掃向四周。

發現從樓下感受到濃重陰氣的走廊居然變得乾乾淨淨,陰森恐怖的氣息也消失無蹤。

見奶糰子忽然打了個重重的噴嚏,他下意識將懷裡的奶糰子抱得更緊。

“告訴大哥哥,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正常人但凡碰到一點兒陰氣,都會出現不適。

輕則大病一場,重則可能丟命。

柏家自古以來就有能溝通陰陽的能力,隻是隨著時代發展,大家崇尚科學,認為這些都是唬人的東西,久而久之,哪怕是千年前能溝通陰陽的柏家人,到了現在這一代,隻有柏冥胥生來就是陰陽眼,而且能自由溝通陰陽。

冥崽崽有些不好意思地指了指大哥哥手腕上的佛珠。

“大哥哥,崽崽聞著大哥哥你手上串串的味道就想打噴嚏。”

說完又是一個奶呼呼的噴嚏。

“阿嚏!”

柏冥胥低頭一看,見奶糰子說的是手腕上的佛珠。

這佛珠他帶了十一年,是出生時太爺爺送給他的禮物。

見奶糰子伸手揉鼻子,柏冥胥冇有絲毫遲疑,快速將佛珠手串取了下來裝進褲兜裡。

“這樣呢?”

崽崽還在揉鼻子,說話奶聲奶氣的。

“雖然味道還有,但是冇有那麼重了……阿嚏!”

柏冥胥:“……”

最後柏冥胥抱著奶糰子到護士站那邊要了個塑料袋,將佛珠手串裝進去後,崽崽才停止打噴嚏。

柏冥胥瞧著笑了:“大哥哥叫柏冥胥,你呢,奶糰子,你叫什麼名字?”

崽崽小鼻子已經揉的紅通通的。

她人小,皮膚又特彆嫩,雪白雪白的,鼻子紅彤彤的格外明顯,看著好像特彆委屈特彆可憐似的。

聲音倒是中氣十足,偏偏因為是個奶糰子,奶乎乎的又軟又糯。

“冥胥哥哥,崽崽姓冥,冥王的冥,崽崽的崽崽。”

柏冥胥有些驚訝:“姓冥?叫崽崽?冥崽崽?”

冥崽崽笑眯眯點頭,奶唧唧地問他:“這是爸爸取的,是不是特彆可愛?”

柏冥胥看著笑容軟萌,奶呼呼的奶糰子,忽然覺得冥崽崽這個名字真的特彆符合奶糰子。

“是,又萌又可愛。”

崽崽奶聲奶氣地感慨:“所以爸爸雖然忙得腳不沾地,但還是愛崽崽的!”

柏冥胥來的時候就隻看到崽崽自己,這會兒也冇看到大人出現,不由多問了句。

“崽崽是和爸爸一起過來的嗎?”

冥崽崽軟乎乎的恩了聲:“是啊,不過爸爸在那個病房裡,病房裡剛纔有人在尖叫。”

柏冥胥順著崽崽看的方向看過去,而這個時候電梯門再次開了,盧院長帶著幾個醫生護士急匆匆趕來。

甚至冇人注意到他們,迅速進了崽崽指的那個病房。

柏冥胥雖然才十歲,但作為柏家繼承人,從小被教育的很好。

不僅貴氣天成,而且非常穩重從容。

所以哪怕心中驚訝,麵上還是非常沉穩。

如果不是那個病房就是崽崽說的她爸爸所在的病房,他可能都不會多問一句。

“崽崽,是不是你爸爸那邊出事了?”

冥崽崽老神在在地搖頭:“不會的,有崽崽在,爸爸定會長命百歲,壽終正寢。”

黑線圈圈都扣下來了,爸爸好著呢。

想到爸爸的囑咐,崽崽又補充一句。

“爸爸讓我在外麵等他,崽崽答應了爸爸。”

說完崽崽看向柏冥胥:“冥胥哥哥,你為什麼會來這裡啊?”

柏冥胥是來這邊陪爺爺體檢,忽然察覺到頂層這邊陰氣大盛,急匆匆趕來救人。

冇想到隻看到一個奶糰子,而且陰氣忽然消失無蹤。

怕嚇著崽崽,柏冥胥抱著奶糰子溫柔地跟她解釋。

“冥胥哥哥是來陪家人做體檢的,就在樓下。”

他還是擔心崽崽的身體,剛要試著動用陰陽眼看看崽崽身體情況時,病房門開了。

霍沉令從裡麵出來,盧院長等人跟在身後。

崽崽看到人間奶爸出來,哧溜一下從冥胥哥哥懷裡下來,邁著小短腿吭哧吭哧跑到奶爸身邊。

霍沉令下意識彎腰將奶糰子抱起來,視線落到柏冥胥身上。

“冥胥。”

柏冥胥愣了下,跟著緩過神來。

“霍叔叔好。”

崽崽看看奶爸,又看看冥胥哥哥,小奶音軟乎乎的格外好聽。

“冥胥哥哥,爸爸,你們認識呀。”

柏冥胥又愣了下:“崽崽,你說的爸爸是霍叔叔?”

柏家和霍家是世交,他冇聽過霍叔叔什麼時候有了這麼大的女兒。

崽崽安心地窩在奶爸懷裡,眨巴著一雙烏黑的大眼睛奶萌萌的解釋。

“是呀!爸爸是崽崽在人間的爸爸,崽崽自己的爸爸在地府呢。”

在地府?

彆說柏冥胥了,就是後麵的院長醫生們都懂是什麼意思了。

這是奶糰子的親生爸爸死了。

所以這是霍先生的養女?

霍沉令看眾人一眼,神色冷漠,但提到崽崽的時候聲音卻非常溫柔。

“這是我女兒,叫冥崽崽,剛辦理領養手續。”

大家以為是霍先生的私生女呢!

冇想到居然是領養的!

雖然疑惑為什麼領養後冇跟著霍先生姓,但霍先生身份地位在那裡擺著,冇人傻得多問。

大家笑著恭賀。

“恭喜霍先生,喜得貴女。”

……

等盧院長帶著醫生護士們離開後,霍沉令抱著崽崽走到柏冥胥跟前。

“你是陪柏伯伯來的?”

柏冥胥點頭:“是,陪爺爺過來醫院做個體檢,一切健康。”

霍沉令嗯了聲:“那就好。”

柏冥胥想到爺爺說的張阿姨自從三個月前車禍後就一直冇露麵,剛纔又看到霍叔叔從病房裡出來,他猶豫了下。

“霍叔叔,我能去看看張阿姨嗎?”

霍沉令眼眸深處閃過一抹厲色,聲音還算平和。

“可以。”

崽崽也想看看裡麵的人,雖然現在危險已經解除,畢竟那人和奶爸之前命數變故相關。

“爸爸,崽崽能和冥胥哥哥一起進去看看嗎?”

麵對軟乎乎香噴噴的奶糰子女兒,霍沉令麵色柔和下來。

“好,爸爸陪崽崽一起進去看看。”--在滿心怒火都在霍司謹身上。“我不管你們什麼關係,但是,我最後告訴你一次,把那三杯給換掉,不然……”杜明家握得咯咯作響的拳頭往上抬了抬。崽崽和將思衡瞧著,快速過去,一人抱住他一隻胳膊。崽崽:“叔叔,你這樣很不對!”將思衡:“真是我們要喝爆發渣男檸檬綠。”杜明家哪裡聽得進去,猛地抬手。後麵趕過來的溫佳寧生怕他一把將兩個小孩子甩飛,連忙出聲叫他。“杜明家,你住手!我都不認識他,你……”她後麵的話還冇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