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29章 冥王親閨女的怒火

    

有可能就是個鬼東西,所以才棘手。【係統,你確定我是被選中的真命天女嗎?】係統這次回答的特彆快,還帶著隱隱怒氣。【當然!係統出品,從無出錯!】霍安安深吸口氣,揉了揉有些發痛的太陽穴。【我爸的話你也聽到了,這次冥崽崽過來就是想要確定我是不是原本的霍安安!一旦發現我不是真正的霍安安,冥崽崽是不是就會弄死我?】係統遲疑。【或許……吧!】霍安安:“……”霍安安再也躺不住了,刷地一下從床上爬起來,然後將櫃子裡...--

霍沉令抱著奶糰子上車,奶糰子因為奇怪小姐姐和誰說話,上車後還忍不住看了兩眼。

江林在開車,霍沉令示意他升起遮擋板。

前排和後座隔開後,霍沉令才抱著奶糰子溫柔地問她。

“崽崽是不是累了,所以冇看到那些東西?”

霍沉令無條件相信自己的女兒。

奶糰子搖頭,小眉頭皺起來。

“冇有。爸爸,崽崽一直冇有在安安姐周邊看到那些東西,所以好奇她到底在跟誰說話。”

霍沉令腦洞大開:“會不會是千裡傳音?”

問出去後,霍沉令自己都有些羞恥。

雖然這個世界居然有他從不相信的鬼怪,可千裡傳音什麼的……似乎更玄幻了。

奶糰子窩在奶爸懷裡,小眉頭皺得更緊。

“不是千裡傳音,和她說話的似乎就在她身邊。”

可她找不到!

奶糰子很鬱悶。

她可是冥王爸爸的親閨女,這世上一切妖魔鬼怪在她麵前都無所遁形。

為什麼會看不到?

看奶糰子小眉毛都快皺成小老太太了,霍沉令不由伸手撫了撫。

“崽崽彆想了,看不到就算了,爸爸會讓人盯著她。”

如果霍安安老老實實的,她依然是霍家大小姐。

如果她敢對崽崽做些什麼,他絕對會讓她後悔莫及。

霍沉令一直不喜歡霍安安,如果不是妻子在世時帶著她來過霍氏莊園幾次,他甚至根本記不起霍安安長什麼樣。

“崽崽怎麼會遇到霍安安?”

奶糰子一五一十地跟奶爸說話:“在大藥房等江叔叔買藥時遇到的,她說她爸爸是崽崽的大伯,爸爸你是她二叔。”

說到這裡,奶糰子一臉好奇地看向奶爸。

“爸爸,崽崽還有彆的親人?”

霍沉令這纔想起來,自從奶糰子來到霍家,他還冇帶奶糰子去過霍家老宅。

老爺子和老太太雖然偏心大哥和老三,但他霍沉令纔是霍家真正的掌權人。

“崽崽想見見他們?”

奶糰子在奶爸懷裡舒服的蹭蹭,重重點頭。

“爸爸的親人就是崽崽的親人,崽崽要見的。”

冥王爸爸說了,小朋友一定要有禮貌。

霍沉令溫柔地摸摸奶糰子炸毛的頭髮,寵溺地點頭。

“那明天晚上,爸爸帶崽崽和兩個哥哥去老宅見崽崽的爺爺奶奶好不好?”

奶糰子期待。

“好呀!”

父女倆說著話,不知不覺回到了霍氏莊園。

不等車子停穩,霍司晨炮彈一樣從客廳裡衝出來,嚇得江林差點兒嚇破膽,一腳刹車悶死。

車內霍沉令眼疾手快抱緊奶糰子,順勢推開車門。

霍司晨剛跑過來,氣喘籲籲。

“崽崽!崽崽!”

奶糰子冇察覺到奶爸的怒火,聽到三哥哥喊她,連忙奶萌萌迴應。

“三哥哥,崽崽在這裡呢。”

霍司晨火燒屁股一樣跑過來,滿臉恐懼。

看到奶糰子,像是看到了救星。

“崽崽!你快去看看二哥,他情況不對!”

霍沉令:“司爵怎麼了?”

霍司晨急得小臉發白:“二哥吃過晚飯後就把自己關進了房間裡,一直到剛纔我聽到裡麵傳來嘶吼聲,還有摔打聲,冥胥哥哥已經進去了,但是情況應該不好。”

“那門不知道怎麼回事,怎麼都打不開!”

他話落音,羅管家神色驚慌跑出來。

“先生,您快看看二少爺吧。”

霍沉令麵色大變,抱著奶糰子迅速進了客廳。

奶糰子趁著奶爸不注意從他懷裡溜下來,吭哧吭哧往樓上二哥哥的房間跑。

到了樓梯口,奶糰子一眼看到滿頭大汗的冥胥哥哥。

羅管家和霍司晨到了樓梯口準備上樓時瞳孔瞪大,滿臉不敢置信。

樓梯口不知什麼時候變成了黑漆漆一片,他們什麼都看不見。

明明前麵就是樓梯,可現在腳步試探居然是平地。

奶糰子軟糯糯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剛傷害崽崽的二哥哥,崽崽吞了你們!”

正在和一個麵目猙獰,渾身滴答著水汽的鬼東西對抗的柏冥胥聽到奶糰子那話,下意識甩出一張封閉符。

潛意識裡,他知道崽崽身上有秘密,越少人知道越好。

霍沉令等人隻聽到奶糰子前麵半句。

“崽崽?”

“司爵?”

“冥胥?”

……

一連好幾聲冇有得到任何迴應,霍沉令顧不得麵前漆黑一片,按照記憶迅速往前跑。

奶糰子張嘴,吸氣。

嗷嗚一大口將撲向冥胥哥哥鬼氣森森的鬼東西一口乾掉,然後一腳踹開房門,迅速衝進去。

“二哥哥?”

霍司爵看到奶糰子瞬間,下意識將她抱住。

“崽崽快走!這裡危險!”

他不知道為什麼那種東西不敢靠近他,但卻能夠乾擾他神經,逼得他自殘。

但他理智在,一邊暴躁砸東西引起老三注意,一邊努力控製著身體不至於乾出自殘的事。

但奶糰子衝了進來。

太危險了!

“崽崽,你……”

奶糰子指尖輕輕點了一下二哥哥眉心,森寒殺意追隨二哥哥眉心處的一抹陰氣散開。

那森寒殺意轉瞬即逝,門外柏冥胥察覺到,但速度太快,他還冇反應過來已經消失。

而奶糰子看到二哥哥眼底暴虐情緒瞬間淡去回覆清明,忍不住歪了歪腦袋,露出一個奶萌萌的笑容。

“崽崽說了,一定會保護好二哥哥的!”

滿心後怕的霍司爵:“……”

這是什麼情況?

柏冥胥迅速進來,看到奶糰子和霍司爵安然無恙,霍司爵甚至已經恢複清明,心中驚疑不定。

“崽崽,你……”

門外傳來霍沉令焦急的聲音:“司爵,崽崽,冥胥,你們怎麼樣?”

鬼氣被崽崽吞噬,霍沉令和霍司晨父子第一時間衝上來。

奶糰子窩在二哥哥懷裡衝奶爸和三哥哥笑得露出一嘴小白牙。

“爸爸,我們很好喲。”

不好的是被她一口乾掉的鬼東西,還有操控鬼東西的壞人。

敢對崽崽給過冥王血的保護之人下手,必須承受冥王親閨女的怒火。

對方越是作惡多端,越是死的淒慘!

城西一處高檔小區裡,某棟樓裡忽然傳出淒厲的慘叫聲。

之後是“砰”地一聲巨響,房間裡一個七十多歲獨居的老太太被森寒鬼氣反噬,在熊熊鬼火中翻滾嚎叫。

一不小心碰到旁邊的燭台,燃燒的蠟燭點著窗簾,火勢不到片刻吞噬整個房間。

小區裡上夜班的人看到有滾滾濃煙和明火,嚇得連忙報警。

110、120和119趕到時,整個房間已經燒成一片灰燼。

奇怪的是,樓上樓下都冇被波及。

119大隊長熊琦嘖嘖稱奇:“這火燒得……真稀奇。”--修,你不休息嗎?”計元修小臉那叫一個嚴肅。對上霍沉令的視線,他眼底露出些許尷尬羞赧。“二哥,對不起,我冇照顧好孩子們。”喊一聲二哥,霍沉令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可一個五歲萌娃的外表,跟他說冇照顧好孩子們,霍沉令那叫一個齣戲。霍家所有人,從老爺子到崽崽,都下意識忽略了計元修是一頭近兩千歲了的奶龍。霍沉令伸手,揉了揉他短短的頭髮。“你自己都還是個孩子呢!快去休息吧。”近兩千歲被揉腦袋的小奶龍:“……”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