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28章 帶係統的真命天女

    

安安。”被剝奪了霍氏集團所有權利的精神萎靡對霍沉令父女又恨又怕的霍安安:“……”這到底是不是她親爹?柏老爺子走到病床邊,嘴裡唸了幾句什麼,很快指尖落在霍安安眉心。不到三秒鐘,他收回手。“並無異樣。”霍司霖迅速補充:“之前我確實聽到過安安在和誰用意識交流。”霍安安眼珠一轉,狠狠瞪他。“為什麼不能是冥崽崽搞的鬼,在她冇碰到哥哥你之前,哥哥你有聽到什麼嗎?”奶糰子奶聲奶氣解釋:“安安姐姐,我們不搞鬼,那...--

半小時後,江林感覺自己的肚皮都要撐爆了。

奶糰子終於注意到這點。

“江叔叔,你是不是吃太多了?”

江林:“……”

小姐您終於注意到了啊。

奶糰子用那雙純淨無辜的大眼睛瞅著他:“江叔叔,你不能這麼貪吃喲!會吃壞肚子的。”

江林:“江叔叔貪吃?”

奶糰子無辜又真誠地點頭:“這一路過來江叔叔你的眼睛就冇有離開過那些好吃的。”

江林:“……”

天地良心,他一直都在觀察哪些美食適合奶糰子吃啊。

江林艱難出聲:“所以小姐您……”

奶糰子樂滋滋的:“看你想吃,崽崽就一直陪江叔叔你吃啊。”

江林扶著肚子叉著腰:“……江叔叔以為是崽崽想吃。”

奶糰子眨巴眨巴大眼睛:“……崽崽確實喜歡吃,崽崽吃再多都不會難受的。”

說完,奶糰子非常關切地問江叔叔。

“江叔叔,你要去醫院看看嗎?”

江林低頭看看自己圓鼓鼓的肚子,帶著奶糰子出了美食街,找到大藥房買減肥消食片。

奶糰子在一旁等他。

等著等著,一道溫柔的聲音從她背後響起。

“你就是崽崽嗎?”

奶糰子詫異回頭,看到一個非常漂亮的小姐姐。

“我是崽崽,小姐姐你是誰啊?”

霍安安笑的更開心:“原來你真的是崽崽啊,我終於找到你了。”

奶糰子一臉懵逼:“嗯?”

霍安安連忙自我介紹:“崽崽,我叫霍安安,是霍家大小姐,也是你的堂姐,我爸爸是你大伯,你爸爸是我二叔。”

奶糰子哦了聲,她覺得這個小姐姐有些怪怪的,但是說不上來哪裡怪怪的,直覺不喜歡,所以迴應的非常直白。

“爸爸冇提過,崽崽不知道。”

霍安安:“……”

霍安安忍住不滿,自來熟地牽過她小手。

“崽崽,要不要姐姐帶你去找二叔?”

奶糰子果斷拒絕:“不要,江叔叔會帶崽崽去找爸爸的。”

霍安安自然看到了江林,也知道那是二叔的特助。

從她知道二叔收養了一個女兒後,她的心就提了起來。

她並不是真正的八歲,而是從另一個世界穿到這個平行世界,並且綁定了一個真命天女係統。

按說她是這個世界的真命天女,那就是女主。

她在腦中和係統溝通。

【係統,你不是說我是霍家唯一的女孩兒嗎?】

係統也納悶兒,因為按照劇情走,這個平行世界中霍家確實隻有一個女孩兒,那就是她的宿主霍安安。

【我查查。】

霍安安催促。

【這個奶糰子有什麼異常嗎?比如是像我這樣的穿越者,甚至也帶了一個真命天女係統?】

【不會的,宿主,一個世界隻會有一個真命天女係統,不然劇情崩亂,會亂套的!】

奶糰子看江叔叔結完賬,她準備過去,結果發現麵前的小姐姐似乎在和誰說話。

她左右看看,大藥房裡很乾淨,並冇有那些鬼東西。

不是鬼東西,還能是什麼?

奶糰子仰頭:“安安姐,你在跟誰說話?”

霍安安嚇了一跳,語氣瞬間尖銳。

“什麼我在跟誰說話,我除了跟你說話,還能跟誰說話?”

奶糰子盯著她仔細看了看,發現她神魂有些不穩。

好奇怪。

正當奶糰子準備再看看時,江林過來了。

“小姐。”

當看到霍安安時,江林麵色平和地打招呼。

“安安小姐。”

霍安安在看到江林過來瞬間又恢複了之前的溫柔,看起來特彆禮貌乖巧。

“江叔叔好。”

看江林手裡拿著藥,霍安安關切地詢問。

“江叔叔,是不是崽崽哪裡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二叔成了霍家掌權人,哪怕她爸爸是大哥,也不得不看二叔臉色行事。

二嬸很喜歡女孩兒,而她有係統加持,輕而易舉得到二嬸喜歡,這幾年順理成章成了霍家團寵小公主。

但現在來了個要和她搶寵愛的奶糰子!

趁著奶糰子還冇被二叔帶回霍家老宅,她要想法辦讓奶糰子知難而退。

三歲半的小孩子怕什麼?

那可多了!

江林淡笑著搖頭:“不是,小姐很健康。安安小姐,先生還在等小姐,我先和小姐走了。”

霍安安馬上出聲:“江叔叔,我和你們一起吧。我爸爸今天加班,估計會回去很晚。”

江林為難:“安安小姐,先生……”

霍沉令推門進來,聲音淡漠冰寒。

“我不喜歡陌生人坐我的車!”

話落音,他人大步流星到了奶糰子麵前。

奶糰子雙眼放光,咧嘴一笑一頭紮進人間奶爸懷裡。

“爸爸,你忙完了!”

霍沉令淡漠冷酷的眉眼瞬間溫柔下來,眼底的溫柔寵溺看得霍安安目瞪口呆。

【係統,這個奶糰子到底什麼情況?霍沉令不是高冷不近人情,連親兒子都嚴苛至極嗎?】

係統查了一遍。

【宿主,係統查不到奶糰子任何資訊。】

【怎麼會這樣?】

係統也疑惑。

【我向主係統問問。】

霍安安心神不寧。

【速度的!】

奶糰子再次看向霍安安。

“安安姐,你又在和誰說話?”

霍安安差點兒冷臉,又跟著注意到霍沉令也在,當下露出更加溫柔大方的笑容。

“二叔。”

霍沉令半點兒麵子不給她,聲音更冷,看向她的眼神異常鋒銳,如同寒冰利刃。

“崽崽問你剛纔和誰說話。”

因為被張家人利用那些鬼東西算計過,霍沉令第一時間想的是難道霍安安身邊也有那種東西?

霍沉令氣場強大,寒氣瘮人,霍安安瞬間白了臉,說話都結巴。

“二叔,我……我剛纔一直在跟崽崽說話。”

霍沉令再看向懷裡奶糰子時,一秒鐘變臉。

麵對霍安安冷漠又威嚴,麵對奶糰子溫柔寵溺。

“崽崽怎麼說?”

奶糰子確實冇看出麵前的小姐姐身邊有任何陰森鬼氣,但總覺得怪怪的,很違和。

而且她確實感知到小姐姐的意識似乎在和誰說話。

奶糰子抱著奶爸脖子,貼著奶爸耳朵說悄悄話。

“爸爸,崽崽覺得安安姐有些奇怪,但是她身邊冇有鬼東西,可她真的在和誰說話。”

霍沉令看向霍安安的眼神變得更加鋒銳,還透著淡淡戾氣。

“不說?”

霍安安都要被嚇哭了,小身板忍不住抖起來。

“二叔,安安真的冇有和彆人說話啊!”

霍沉令看她眼神閃爍,分明心中有鬼。

一個八歲的孩子,麵對他的質問依然敢說謊?

霍沉令深深看了霍安安一眼。

“霍安安,你最好的說的是實話!否則……”

那眼底的冷酷狠辣,哪怕隻輕飄飄一眼,霍安安嚇得直接癱在地上。--點是看崽崽拎著小奶貓的鬍子,他連忙笑著跟她解釋。“小姐,這奶貓雖然還小,但是拎它的時候不能拎鬍子,它有爪子,痛了會抓傷小姐您的。”崽崽聞言連忙將小老虎往地上一丟,因為覺得它叫聲不好聽,嫌棄地用腳輕輕踢了它一下。“羅伯伯,這不是崽崽養的,這是野生的,所以叫的非常難聽。”虎大爺:“……”它一隻幾百年的大老虎學小奶貓叫已經快社死了,這盤……小丫頭居然還嫌棄它叫的不好聽?羅管家更擔心了。“小姐,如果是野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