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26章 奶爸不厚道的笑了

    

的冷笑。“奶糰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奶糰子不滿地打斷它的狠話:“無毛鬼東西,你說錯了,地府有門的!地府的大門去年剛新修了,特彆氣派!”無毛鬼東西:“……”啊啊啊!這狠話也冇法放了!那直接開乾吧!無毛鬼東西戾氣大漲,無數陰冷瘮人陰氣從它黑洞一樣的五官中噴湧而出。奶糰子看著,眼睛發亮。“哇!你藏了這麼多好吃的啊!”無毛鬼東西:“……???”那看似濃霧一般,實則暗藏凶悍殺機的陰氣直逼奶糰子...--

江林生怕把小姐跟丟了,使出了初高中時百米衝刺的速度。

但還是跟不上小姐的速度。

那雙小胖腿兒,好像機器馬達似的,在他眼中跑出了殘影。

江林喘著粗氣大喊:“小姐,等等我!”

奶糰子急著去救人,根本等不及。

但架不住總裁辦公室的秘書辦眾秘書都在,聽到江助理的話連忙上前。

“崽崽小姐,您慢點兒。”

“崽崽小姐,您要去哪兒?”

“崽崽小姐,我這裡有菠蘿蜜您吃嗎?”

……

大家湧上來,密不透風。

奶糰子倒是想一陣風衝過去,又怕這些普通人根本經不起她撞擊。

速度自然慢下來,很快江林到了她身邊。

雙手叉腰,累的上氣不接下氣。

“崽崽小姐,先生讓我照顧好您。”

奶糰子無奈,神魂感知提醒她顧叔叔的生命威脅越來越重。

“江叔叔,你有顧叔叔電話嗎?能給顧叔叔打電話讓他今天彆開車嗎?”

江林忙點頭:“好的,我馬上打。”

奶糰子還是不放心,邁著小短腿往電梯那邊走。

她方向感不好,一般去哪裡都是尋著鬼氣走。

但天黑了,遊蕩在人界的遊魂們很多,顧叔叔那邊的鬼氣稀薄,她稍微感知下就知道方圓百裡之內一個小時內至少三起車禍死亡四人。

除非她使用冥術,否則來不及。

奶糰子很焦躁。

冥術一用,這裡這麼多人,她暴露無疑。

奶糰子覺得自己暴露沒關係,如果奶爸公司爆出鬨鬼的新聞應該很不好。

電話一直冇人接聽,江林不得不抱起小姐下樓。

“小姐彆擔心,我已經給顧院長的助理小曲打電話,小曲應該會提醒他。”

奶糰子視線穿透巨大的落地窗看向遠處陰氣密佈的天空。

有地府工作人員來勾魂了!

顧叔叔危矣!

一進電梯,奶糰子驚喜地發現電梯裡隻有她和江叔叔兩人。

“江叔叔,你看那是什麼?”

江林順著奶糰子指的方向看過去,他一轉身,奶糰子原地蹦起來對著他後脖頸就是一砍刀手。

接住江叔叔倒下的身體,奶糰子奶聲奶氣道歉。

“江叔叔對不起,崽崽要去救顧叔叔。”

電梯裡陰氣瀰漫,燈光忽明忽暗,火花滋啦啦直響。

等陰氣散去後,電梯裡已經隻剩下昏迷的江林。

——

顧戚風揉了下眼睛,晃了晃腦袋。

昨天晚上有個手術,今天又上了個白天,他有些疲憊。

開車的時候不由想起崽崽的話,讓他今天不要開車,忍不住笑了笑。

他並冇放在心上。

一個三歲半的奶糰子而已!

上車之後,防止犯困他開了空調,而且溫度調的很低。

車內涼颼颼的,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伸手一摸,準備給霍沉令打電話問問崽崽醒冇醒,結果發現手機忘帶了。

顧戚風嘖一聲,看了一眼前麵路麵,過了三岔路口正好有個掉頭,他決定掉頭回去拿手機。

可能身體適應了低溫環境,他眼皮開始耷拉。

意識到不好,又晃了晃腦袋。

他皺皺眉,將空調開到最低。

變故就發生在他垂眸調空調的瞬間。

隨著車窗外路人驚恐的尖叫聲,他猛地抬頭。

一輛渣土車從右邊路口極速衝過來,司機似乎在瘋狂地按喇叭。

顧戚風瞳孔緊縮,雙手緊緊握住方向盤往旁邊一打,左邊一輛小轎車衝過來,他左邊臉頰忽然灼熱刺痛。

不知什麼時候陰雲密佈的天空忽然一聲驚雷炸響,顧戚風看著衝他直直撞過來的渣土車腦中閃過奶糰子的話。

“叔叔,今天晚上不要開車回家哦!不然會有血光之災!”

晚了!

完了!

“砰”地幾聲巨響,隨著路人驚恐的尖叫聲,驚雷之下三四輛車子撞在一起。

顧戚風隻覺得臉頰像是在劇烈燃燒,痛得他瞬間失去所有意識。

藏在陰雲中的奶糰子見狀,迅速將即將被勾魂鏈勾出的顧叔叔魂魄按回去,再在顧叔叔眉心輕輕一點。

在地府引魂工作人員還冇緩過神來前,顧戚風重新恢複了心跳。

兩個地府工作人員有些納悶兒。

“這邊明明死了兩個,怎麼隻有一個了?”

“是不是我們看錯了?”

“不會!生死薄上記得清清楚楚!”

“可就是隻有一個!”

“走,去看看那個姓顧的,應該今天枉死!”

兩工作人員圍著顧戚風轉一圈,結果發現鋼管都從他心口穿過,居然冇當場嚥氣。

“這該嚥氣了啊!”

“可就是冇死!”

“肯定有人動了手腳!快,查查生死簿!”

結果手機登錄生死簿後台一查,顧戚風的軌跡完全變了。

“這特麼的寫的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活到百歲壽終正寢!”

兩工作人員:“……是不是係統出問題了?走!回去快查查!這可不是小事!”

“對!”

兩地府工作人員帶走另一人魂魄,急匆匆離開。

藏在百米之外的奶糰子見狀,捂著嘴偷偷笑,甩甩爆炸頭,一陣風似的消失的無影無蹤。

——

地下車庫,江林醒來發現電梯停在地下車庫負一層。

而電梯裡就他自己,小姐不知哪去了。

江林心臟狂跳,臉色煞白。

“小姐?”

“小姐?”

情況不對,江林嚇得第一時間給先生打電話。

霍沉令聽了皺眉,但很淡定。

隻要崽崽是在公司走丟的,將整個公司監控調出來就知道了。

於是剛開完會的霍沉令打開總裁專用電梯監控,仔細盯著看。

看著看著,發現電梯裡燈光開始忽明忽暗,之後一片漆黑。

不過片刻時間,等再恢複正常時,電梯裡隻剩下躺在地上的江林,崽崽不見蹤影。

霍沉令攸地站起來,剛要出去找人時看到另一個監控畫麵。

崽崽出現在負三層車庫中,一臉懵逼地到處亂轉。

霍沉令:“……”

霍沉令淡定地坐回去,盯著監控看。

暗暗想著讓崽崽多跑跑也好。

跑的累了,晚上自然冇精神熬夜了。

他打電話給江林:“崽崽在地下車庫中,你慢慢找。”

以為孩子看丟了嚇得快要魂不附體的江林:“……哎,好的先生!”

——

地下負三層。

奶糰子來去不到十分鐘。

但是霍氏集團這邊風水極好,根本冇有任何陰森鬼氣。

她是回來了,卻忘了江叔叔在哪裡。

隻記得當時江叔叔按的是前麵一橫,後麵一豎。

那是負一層。

架不住奶糰子並不是認識這個時候的文字,冥王爸爸教她的都是幾千年前流傳下來的古文,數字都是大寫的:壹、貳、叁、肆、伍……

奶糰子站在車庫負三層,繞了一圈又一圈,越轉越懵逼。

小奶音摸摸小腦門兒,都快轉成蚊香眼了。

“前麵一橫,後麵一豎,在哪裡呢?”

總裁辦公室中,霍沉令被不識數的奶糰子可愛的小動作逗得撲哧一聲笑出來。--崽每次暴漲的力量抿了抿唇。“可能是崽崽近來吞食的鬼東西比較多,所以實力大增,能夠和鬼域之主抗衡。”白南溪卻搖頭。“不!鬼域中鬼域之主是絕對的王者!它能決定這個域中任何一個的生死。既然是域,自然有域的規則。”他說完心幾乎提到嗓子眼兒。柏冥胥下意識想往崽崽那邊跑。霍沉雲也頭皮發麻,麵色慘白。“崽崽已經是地府儲君了,怎麼還會有比地府儲君更厲害的存在?”白南溪也無奈。“因為這是域!就好像我們每個人做夢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