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25章 叫不醒的奶糰子

    

。就連霍霆琛也冇反應過來,手裡還拿著筷子。Linda還是那副處事不驚的老麵孔,“霍總抿還吃嗎,不吃我給您收了。”套餐還剩下一半,霍霆琛從早上忙到現在,剛剛吃口飯。“拿走吧。”霍霆琛把筷子扔到了盒飯裡。顧瑤摟住霍霆琛的脖子,唇角微挑,“老公,晚上帶你吃大餐,彆在這兒可憐巴巴的,吃糠咽菜了。”結婚這麼多年,顧瑤主動叫老公的時候很少,現在又要請吃飯,霍霆琛覺得她在獻殷勤,肯定有事等著她。Linda很機械...--

霍沉令帶著寶貝女兒直接去公司。

崽崽必須帶著帶,工作不能丟開。

尤其是現在在收購張氏集團,連張國棟的嶽母在外麵說話都能那麼大言不慚,他不親自坐鎮,極有可能給張家那些人空子鑽。

畢竟妻子在世時,他對張家所作所為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哪裡知道,竟養大了那一家子狼心狗肺東西的野心!

霍氏集團一樓大廳,前台看到霍總從旋轉大門進來,懷裡似乎抱著什麼嚇了一跳。

江助理是不想乾了?

仔細一看,居然是個奶糰子!

那髮型獨樹一幟,好像被電擊了似的,又炸又卷。

偏偏趴在霍總肩頭的小臉肉嘟嘟的,哪怕睡著了,那精緻的五官都讓人忍不住唏噓,好漂亮的奶糰子。

察覺到前台視線,霍沉令冷冰冰看過去。

兩個前台跟著白了臉,惴惴不安準備喊人時,聽到霍總刻意壓低的聲音。

“彆說話,會吵醒崽崽!”

兩名前台:“……”

霍沉令想到什麼,一向淡漠冷酷惜字如金的他難得解釋一句。

“崽崽是霍氏集團小姐,我的女兒!”

兩名前台忙壓低聲音:“……霍總好,崽崽小姐好。”

霍沉令漠然點頭,抱著奶糰子進了專用電梯。

兩名前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你掐我胳膊,我掐你大腿。

“嘶!痛!”

“大BOSS什麼時候有女兒了?不是隻有三個兒子嗎?”

“私生女?”

“不可能!咱們大BOSS私生活可乾淨了,就隻有霍夫人一個!但是聽說霍夫人三個月前發生車禍,前兩天在醫院去世了。”

“啊?難怪這兩天先生來公司時,整個人看起來比以往更冷更嚇人。”

兩人壓低聲音討論,然後在公司部門小群裡發了訊息。

【大BOSS帶了女兒崽崽小姐來公司,誰知道崽崽小姐是什麼情況嗎?】

迴應前台妹紙之一的,是一個一直不怎麼發言的號。

【大家好,我是先生助理江林,崽崽小姐是先生前天收養的女兒,和霍家少爺們一樣,具有公司繼承權!】

各種好奇的公司員工們:“……”

大家不敢再在群裡說了,特麼的誰能知道那個一直不怎麼發言的號居然是大BOSS特助江林的小號啊!

感情這麼久以來,江助理一直在窺屏?

公司員工們:“……”

果然大BOSS套路深!

不敢再在部門群裡發言,但阻擋不住員工們的八卦之火。

大家趁著休息的時候,聚在茶室議論紛紛。

“江助理說崽崽小姐和三位少爺一樣,具有公司繼承權!”

“這就離譜!該不會是大BOSS親生的吧?”

“哎喲喂,不想乾了自己去人事部辦理辭職手續,彆帶上我們啊!”

……

公司裡議論紛紛,總裁辦公室卻特彆安靜。

因為奶糰子一直在睡覺,霍沉令有時間處理手頭工作。

不過奶爸依然冇忘記想要糾正奶糰子黑白顛倒的問題,所以將緊急檔案處理後,去休息室叫奶糰子。

“崽崽,醒醒。”

“崽崽~~”

“崽崽~”

……

依然叫不醒,霍沉令覺得叫奶糰子起床比幾十個億的合同都難,雙手叉腰站在床前,俊美如天人的臉上眉頭緊鎖。

江林正好這時候進來。

“先生,十分鐘後有個跨國會議。”

霍沉令捏了捏眉心,看向江林。

“江林,你有什麼辦法將崽崽叫醒?”

江林試著出聲:“搖撥浪鼓?”

霍沉令:“撥浪鼓?”

江林連忙解釋:“我小外甥四歲多,從小聽到撥浪鼓的聲音,不管多困都會清醒。”

霍沉令抿唇:“去買個撥浪鼓回來,再將崽崽叫醒。”

江林:“……是!”

等江林撥浪鼓回來時,霍沉令正去會議室開會。

“你在這邊照顧崽崽。”

江林:“是,先生。”

忽然淪為奶爸,江林雖然有些懵逼,但好在也有照顧小外甥的經驗,倒是不怵。

“崽崽小姐?”

“崽崽小姐?”

“咚咚咚……”

“咚咚咚……”

……

奶糰子睡的正香,忽然聽到“咚咚咚……”的聲音,小眉頭皺起來。

她翻個身,繼續睡。

“咚咚咚……”

奶糰子:“……”

不是跟地府的工作人員說過嗎?

引魂的時候不要再用那種鼓,太吵了。

她感官太敏銳,一點兒聲音好像放大了千百倍,“咚咚咚……”的聲音吵得她腦仁兒疼。

江林還在繼續,一邊溫柔地喊崽崽小姐,一邊輕輕晃動著撥浪鼓。

奶糰子不堪其擾,迷迷瞪瞪掀開眼皮看了看。

這個叔叔她見過,好像是奶爸的助理。

奶糰子露出一個奶萌萌的笑容,奶聲奶氣喊人。

“江叔叔好。”

江林長舒口氣,半個小時了,崽崽小姐可算醒了。

“崽崽小姐,您……”

“呼!呼!呼!”

江林:“……”

江林不得不再喊人。

又半個小時過去,霍沉令回來了。

江林又怕又無奈:“先生,崽崽小姐……”

這在意料之中,霍沉令並冇責怪他,而是交給他一個任務。

“江林,你今天下午的工作,就是叫崽崽起床。”

江林:“……是。”

他想去開會,想整理合同,想出差……感覺都比叫崽崽小姐起床容易。

三點多霍沉令要見一個合作商,江林繼續留在辦公室叫奶糰子起床。

結果又半個小時過去了,奶糰子翻了個身,小呼嚕呼呼的,彆提睡的多香了。

江林忍不住感慨:“崽崽小姐,您這樣彆人把您賣了你都不知道啊。”

奶糰子四仰八叉躺著,小嘴兒微微張著,露出小半顆門牙。

一雙小手握著肉嘟嘟的小拳頭舉在腦袋兩邊,腦袋上的爆炸髮型遮掩她小小的臉,乍一看隻看到一團烏黑濃密的頭髮中露出粉嫩嫩的小嘴兒,越看越讓人愛不釋手。

江林都不忍心叫醒睡著的奶糰子了。

他有一下冇一下的搖著撥浪鼓,搖著搖著差點兒冇把自己哄睡著了。

下午六點多,霍沉令又在會議室開會,天漸漸黑下來。

睡夢中的奶糰子心口一熱,快速睜開眼睛。

看到趴在床邊守著她的江叔叔,奶糰子歪了下腦袋衝他打招呼。

“江叔叔,晚上好。”

江林還冇說話,胖乎乎的奶糰子麻溜地轉過身,背對著他從床上往床邊退,很快退下來。

一雙小胖腳丫子一落地,肉呼呼的小身板跟著站穩。

“江叔叔,顧叔叔有危險,崽崽要去找顧叔叔,江叔叔要一起去嗎?”

江林猜測小姐說的是顧戚風顧院長,連忙點頭。

“去的。”

“那走吧!”

江林忙抓過手機,一抬頭不到他大腿高的崽崽小姐都快跑出先生辦公室了,連忙拔腿追上去。

“崽崽小姐,您慢點兒!”

奶糰子吭哧吭哧邁著小短腿往外跑:“不能慢,不然顧叔叔就要去地府住了。”

江林:“……”--生氣,崽崽真的好著呢,九鳳也被崽崽關在陰宅小叁裡麵了,爸爸想怎麼收拾它都行。”將淵再次驚愕:“崽崽,你抓住了九鳳?”崽崽點頭:“是啊,將伯伯,怎麼了?”將淵:“……”不是!九鳳戰鬥力強悍,最關鍵的是它還能分體,讓人防不勝防,崽崽一個三歲半的地府儲君怎麼會打得過活了上萬年的九頭鳥?崽崽到底什麼情況?將淵愣神時,莊園大門那邊傳來汽車鳴笛聲。幾乎所有人同時看向莊園大門方向,大家腦中閃著同樣的話:這時候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