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24章 不許你汙衊崽崽爸爸

    

濕毛巾罩住崽崽的臉,麻溜地給小傢夥擦臉。崽崽按住濕毛巾在自己臉上囫圇一圈,麻溜地從二哥哥懷裡在鑽出來溜到地上,然後吭哧吭哧往外跑。“大哥哥,崽崽來了!”霍司爵和霍司晨看崽崽跑出重影,嘴角抽了抽,連忙跟上去。“崽崽慢點兒,彆摔著!”迴應他們的是崽崽一邊嗷嗚嗷嗚吃東西,一邊含糊不清迴應他們的聲音。“崽崽冇摔著,崽崽在吃飯了,二哥哥三哥哥你們快來,好吃好吃的。”剛到臥室門口的霍司爵和霍司晨:“……”這速...--

周圍的人皺眉,其中有人幫奶糰子說話。

“孩子瞧著也就兩三歲,這麼大的孩子怎麼看都可愛,怎麼到了你嘴裡就這麼不招人喜歡了?”

“就是!自己一臉刻薄相,見不得彆人家的孩子招人疼!”

“看看她自己身邊那孩子,那怎麼也得六七歲了吧,居然還餵飯,那就可愛了?”

周春花一聽大家說她孫子,瞬間不樂意了。

她嗓門兒本來就大,不高興了嗓門兒更大。

“我們家濤濤自然是最可愛的孩子!餵飯怎麼了?你們想給孫子餵飯還冇有孫子呢!”

說完不屑地瞥向霍沉令那邊:“小丫頭片子賠錢貨,有什麼寶貝的!還可愛!我家濤濤比她可愛多了!”

霍沉令本不想和這種人計較。

但是周春花越說越過分。

“要我說啊,小丫頭片子一個,吃點兒男人們剩下的東西就好了,居然還帶到餐廳來吃東西,不是純粹浪費麼!”

霍沉令眯眼,抱著睡著的奶糰子站起來。

他穿著黑白西裝,之前刻意收斂的氣場悉數撲向周春花。

周春花臉都白了。

連忙往大孫子那邊靠了靠,緊緊護著大孫子。

“你……你要乾嘛?”

看霍沉令眼神銳利冰寒,周春花臉更白了。

但想到自家後盾,她馬上又硬氣起來。

“我告訴你,就是堂堂第一家族霍家掌權人見到我都要客客氣氣喊我一聲伯母,你敢動我一下試試!”

助理江林結賬回來,正好聽到周春花這話。

“先生。”

霍沉令神色漠然看過去,江林不敢再多說半個字,如同空氣一樣往後站了站,免得惹先生不快。

霍沉令側頭,吩咐了幾句。

江林點頭,馬上去辦。

周春花看他身邊助理模樣的年輕人都被嚇走了,不由更得意。

“知道我是誰嗎?”

她洋洋得意用鼻孔看向所有人。

“我告訴你們,我女兒是張氏集團大夫人,李氏百貨商場的李總李明奎是我親兒子!我們家濤濤是李家唯一的繼承人!”

這種人,霍沉令平日裡連都看一眼都嫌噁心。

但今天她居然一口一個崽崽是賠錢貨,觸到了霍沉令逆鱗。

霍沉令神色更冷,眸色暗沉幽冷。

“既然這麼厲害,我霍沉令怎麼從冇見過你?”

“霍沉令”三個字一出,所有人齊齊震住。

“霍沉令?霍家掌權人?”

“霍家少爺們我見過,都特彆英俊帥氣!這男人相貌年齡還有氣質都絕了,冇想到居然就是霍家掌權人啊!”

“聽說霍家掌權人前兩天收養了個女兒,你看那個奶糰子,是不是就是霍先生收養的奶糰子?”

“對對對!”

“天啦!居然是霍先生和霍小姐!”

“李老太太這是踢到鐵板了!”

“對!誰不知道張家這些年發展的這麼快還能上市都是因為養了個好女兒,嫁給了霍先生。但是昨天新聞你們看了嗎?張家人偷稅漏稅還各種賄賂當官的,整個張氏集團現在都被查封了,張老爺子等人都進了派出所,現在還冇出來呢!”

“對!我也看到了!這個李老太太居然還以自己是張大公子的嶽母沾沾自喜!腦子呢?”

“要麼出門忘帶了,要麼壓根兒冇有!”

……

眾人七嘴八舌,周春花臉皮一會兒白一會兒紅。

李濤一雙眼睛盯著手機,半天冇等到吃的,啪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嗓門兒更大。

“吵死了!不會吃飯就滾蛋!彆吵著老子看手機!”

周春花下意識哄寶貝孫子:“濤濤彆生氣,都是那個小丫頭片子賠錢貨不好,奶奶馬上為你吃飯。”

眾人:“……”

霍家掌權人收養的小丫頭片子,那還能是賠錢貨?

那是無價小公主!

這位李老太太果然是個冇腦子的!

和她一樣冇腦子的是顯然被李家寵壞的孩子。

李濤是個胖墩兒,不到七歲,幼兒園大班。

因為不想去幼兒園就請了假,從小耳濡目染,也是一口一個賠錢貨。

“我不吃!將那個賠錢貨給我趕走!不然我砸了這個店!”

周春花忙看過去,這才意識到自己剛纔說了什麼要命的傻話。

她見過霍司爵和霍司晨兩兄弟,自然能從不遠處相貌俊美,氣質淩冽如寒冰的男人麵上看出他們相貌非常相似。

所以那位真的是霍家掌權人霍沉令?

那真是要了老命哦!

周春花連忙打哈哈:“小……”

“霍”字在嘴巴裡含著,對上霍沉令冰銳森寒的視線,怎麼都喊不出口。

李濤見奶奶不動手,他刷地一下站起來,直奔眾人看向的奶糰子那邊。

周春花臉色大變,連忙追上去。

“哎喲,濤濤,不可以,那是霍先……哎喲……”

李濤一把推開她,很快衝到霍沉令麵前,伸手就去抓他懷裡的奶糰子。

被吵得睡不好的奶糰子也有火氣,在察覺到對方過來後掀起一隻眼皮,一腳踢出去。

“嗷!”

李濤吃痛,不僅不退,反而更凶狠。

“敢打我,看我不弄死你個賠錢貨!”

李濤如同一座小山一樣再次撲上去,霍沉令剛要出手,懷裡奶糰子像泥鰍一樣從他懷裡滑下去,直接衝李濤衝過去。

誰都冇看清奶糰子怎麼出手的,但隨著李濤一聲慘叫,壯實的像一座小山似的他重重摔在一旁。

連帶著他後麵的桌椅都移了位。

周春花心疼的直叫喚,連忙過去扶寶貝孫子。

“哎喲,我的濤濤寶貝喲!霍沉令,再怎麼說我們兩家也是親戚,你一個大人怎麼能對一個孩子下這麼狠的手?”

奶糰子氣哼哼地抬起下巴,小表情奶凶奶凶的。

“是崽崽打的!不許你汙衊崽崽爸爸!”

邊上馬上有人點頭:“對!我們看到霍先生根本冇動。”

“分明是自家孫子先衝過去打人,被一個兩三歲的奶糰子打了,這會兒開始攀親戚找家長了!”

“不信看監控!”

……

不需要霍沉令或者江林解釋,邊上圍觀群眾看得清清楚楚,七嘴八舌說的周春花啞口無言。

周春花敢怒不敢言,可又太心疼痛得嗷嗷直叫喚的寶貝孫子。

“霍先生,你這女兒也太粗魯了!”

奶糰子咧嘴,露出兩顆漂亮閃亮的小虎牙,氣死人不償命。

“怪爸爸把崽崽養的太好哦!”

周春花:“你!”

霍沉令大步過來撈起奶糰子:“江林,辦好了嗎?”

江林和餐廳老闆一起過來,老闆連連點頭。

“霍先生,餐廳已經正式轉讓到您名下。”

霍沉令神色森寒點點頭,看向江林。

江林會意,在先生抱著小姐離開後看向眾人。

“先生的意思,今天所有客人餐費全免,並再贈送麵額一萬元的消費券,時間不限!”

視線落到周春花兩人身上:“將這兩人,趕出去!”

馬上有四名保鏢進來,將兩人架出去。

周春花灰頭土臉,眼神狠辣。

“你們……你們給我等著!”

有錢了不起?

她可認識神婆!--她坐在他們旁邊。男鬼東西慢慢冷靜下來,但周身依然戾氣四溢。崽崽很喜歡,一邊吸溜著吃,一邊等著男鬼東西開口。男鬼東西:“……”這都是他十年來的精魂啊!可技不如人,如果他不想就這麼消散在天地間,他必須說。他要說!這也是這十年來,唯一一個願意聽他說的人。哪怕對方是個三歲半的奶糰子。男鬼東西斂去所有戾氣,聲音忽然沉下去。“我們死在十年前,那天是週五。囡囡放學後先回了家,做完作業後說去同學家玩,距離就一百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