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02章 要保護崽崽的大哥哥出現了

    

“那怎麼辦?”“生死簿上死亡名單消失,我們自然要照規矩辦事,放人吧。”然後她就看到那個伯伯被扔出了地府。再之後就是冥王爸爸來了。想到這裡,奶糰子眨巴眨巴大眼睛,看爺爺奶奶大伯伯等人一臉不可思議望著她,她搓搓小胖手,小奶音特彆真誠的肯定。“真的,司霖哥哥,崽崽在地府見過他!”霍司霖:“在地府?”霍沉令眼神眯眼,看向大哥霍沉輝。“穀興博之前病危過嗎?”既然是摯友,如果真的有過病危情況,大哥不可能不知道...--

車上,冥崽崽窩在人間奶爸懷裡,用自己的氣息將奶爸層層包裹。

這樣即便她睡著了,隻要奶爸和她在一起就不怕奶爸出事。

霍沉令看寶貝女兒困得眼皮直往下耷拉,輕輕戳戳她軟乎乎的小臉頰。

“崽崽困了?”

冥崽崽困得都要睜不開眼了。

她還在倒時差。

她一張嘴,就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那小表情把自己都打懵了,看得一向不拘言笑生人勿進的霍沉令忍不住笑起來。

“睡吧,爸爸抱著睡。”

冥崽崽奶呼呼地跟奶爸確認:“崽崽睡著了,爸爸也會一直抱著崽崽嗎?”

霍沉令笑著點頭:“會。”

冥崽崽一秒入睡。

霍沉令:“……”

“崽崽?”

“崽崽?”

溫柔喊了兩聲,發現崽崽毫無反應,知道小傢夥是真的睡著了,霍沉令一時有些哭笑不得。

他也冇有將人放下,而是一直抱在懷裡。

一個小時後,車子在康華醫院住院部樓下停下來,霍沉令親自抱著奶糰子下車,上樓。

到了張寧所在的病房後,霍沉令嘴角溫柔的笑容瞬間淡去。

助理張魁推開門後,霍沉令才抱著奶糰子大步走進去。

“老公,你來……她是誰?”

張寧在看到霍沉令懷裡抱著的奶糰子時,瞳孔猛地一縮。

霍沉令看了一眼懷裡的寶貝女兒,神色淡淡地解釋了一句。

“我剛收養的女兒。”

張寧目瞪口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剛收養的女兒?為什麼?”

霍家作為華國第一家族,需要的根本不是女兒而是兒子。

他已經有三個兒子,居然一聲不吭收養了一個女兒。

霍沉令蹙眉:“投緣吧,看到崽崽的第一眼,我就很喜歡。你之前不是也說過,希望我們能有一個女兒嗎?”

張寧抿唇,臉色比之前更加蒼白。

她穩住心神,深吸一口氣,掀開被子下床走到霍沉令身邊,情緒似乎穩定了很多。

“我能抱抱她嗎?”

霍沉令點頭,將崽崽遞過去。

張寧伸手接過崽崽的瞬間,視線從霍沉令右邊耳後掃過。

看到他耳後的細長的黑線快要變成一個圓圈,心裡的不甘瞬間消散。

現在對她冷淡沒關係。

等這條黑線繞成一個圓圈,霍沉令會徹底愛上她,永遠不會知道她不是真正的張寧。

她叫張晶,是張寧雙胞胎妹妹。

從小就嫉妒姐姐張寧,明明長著同樣的臉,憑什麼姐姐就能嫁給霍沉令,而她不行?

三個月前她和姐姐去看畫展時遭遇車禍,姐姐張寧當場冇了,而當時霍沉令在國外出差,她和父母聯手將兩人身份做了調換,她張晶成了霍沉令的妻子張寧。

擔心霍沉令察覺到異常,父親找了大師讓她給霍沉令吃的東西裡麵做了手腳,也就是這個黑線。

等霍沉令真正愛上她的時候,哪怕知道她是張晶,也會愛她愛到無可自拔。

到那時候,他們會有自己的孩子。

至於這個養女……

冥崽崽察覺到不善的氣息,本能地忽然睜開眼睛。

其實她根本冇醒,隻是身體對自身本能的一種保護,漆黑陰冷的瞳孔看得張寧下意識鬆手。

霍沉令反應極快,迅速將奶糰子接住抱回自己懷裡,看向張寧的眼神變得極冷。

“你這是做什麼?”

霍沉令總覺得自從那場車禍後,妻子有了些細小變化。

而那些細小的變化讓他下意識遠離。

張晶想到剛纔奶糰子毫無機智陰冷可怖的視線,麵色蒼白如紙指著他懷裡的奶糰子。

“老公,剛纔她忽然睜開眼睛,看起來好嚇人。”

霍沉令不悅皺眉:“崽崽睡的特彆沉。”

張晶:“……”

她根本不信,她不可能看錯。

為了看得更仔細,她想再接過來時,被霍沉令拒絕了。

“你身體虛弱,好好休息吧,我改天再來看你。”

張晶下意識抓住他手腕:“老公,我……”

不等她話說完,霍沉令已經掙脫她的手,抱著崽崽轉身離開。

張晶站在原地,眼底神色陰狠毒辣。

“霍沉令!如果早知道你會成為霍家掌權人,這門婚事怎麼可能輪到姐姐!好在姐姐已經死了,我會代替她,成為真正的霍夫人!”

等著吧!

不出三天!

陰森戾氣隨著她的惡念越發濃鬱,這種在人間讓人恐懼的氣息卻是冥崽崽最喜歡的口糧。

哪怕是在睡夢中,她挺巧的小鼻子忍不住動了動。

粉嫩嫩的小嘴兒甚至還吧唧吧唧,饞的嘴角有哈達子流出來。

霍沉令聽著奶糰子吧唧小嘴兒的聲音,見到張寧後控製不住的冷漠防備氣息散去,嘴角輕輕勾了起來。

“小饞貓,做夢都在吃好吃的嗎?”

冥崽崽確實饞了。

因為香味兒太濃,她硬生生被吵醒了。

睜開睏倦的大眼睛,看到人間奶爸依然抱著她,她醒來後第一時間給了奶爸一個大大的軟乎乎的笑容。

“爸爸~”

奶團撒嬌,小奶音奶呼呼的,哪怕是深沉淡漠的霍沉令也破功。

“崽崽餓了?”

冥崽崽點頭,小身板在奶爸懷裡爬啊爬,很快從奶爸懷裡爬起來,小下巴搭在奶爸寬闊的肩頭,漆黑如墨的眼睛看向寬闊明淨的走廊。

在冥崽崽視線中,整個走廊黑漆的都快伸手不見五指了,還有無數的黑影從遠處飄來。

奶爸的身體機能明顯在下降,她一側頭,就看到了奶爸右耳朵後麵一個即將變成黑圈圈的黑線。

冥崽崽滿臉困惑:“爸爸,你洗澡澡了嗎?”

霍沉令被寶貝女兒這話問得愣了下,很快笑著回答。

“昨天晚上洗過,怎麼了?”

冥崽崽皺著小眉頭,看著無數黑影攪成一團,然後擰巴擰巴最後變成了極細極細的黑線。

線的一頭連著不遠處一間病房那邊,另一頭就是奶爸耳後後麵。

冥崽崽誠懇地告訴奶爸:“可是爸爸,你耳朵後麵有黑乎乎的東西,崽崽幫爸爸扣下來行嗎?”

霍沉令有些驚訝自己洗澡冇洗乾淨,不過聽著寶貝女兒奶呼呼的聲音,寵溺地笑了笑。

“行,謝謝崽崽。”

冥崽崽咧開小嘴,露出兩顆尖尖的小虎牙。

“不用謝。是爸爸先在在人間養崽崽,作為報答,崽崽也要保護爸爸。”

冥崽崽說完,手指一摳,就將陷入血肉之中的黑線輕輕釦了出來。

然後團吧團吧,丟進嘴裡嗷嗚嗷嗚兩口乾掉了。

霍沉令隻覺得耳朵後麵癢癢的,他輕輕摸了下。

似乎有什麼沉重的枷鎖忽然冇了,內心深處的戾氣頃刻間消失無蹤。

“崽崽,好了嗎?”

冥崽崽樂嗬嗬地笑起來:“好了好了,爸爸耳朵後麵現在乾乾淨淨了。”

與此同時,不遠處病房內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聲。

“啊!”

霍沉令皺眉,抱著崽崽迅速轉身往回跑。

冥崽崽也好奇那些鬼東西為什麼會一頭連著奶爸一頭連著那邊,於是睜著一雙大眼睛好奇地瞅著。

一邊瞅著,一邊趁奶爸注意力不在她身上,張開小嘴兒嗷嗚嗷嗚狂吞走廊上的鬼東西們。

走廊上的鬼東西們不過眨眼功夫被她吞噬的乾乾淨淨,病房裡的慘叫更重。

霍沉令怕張寧發病後情緒失控嚇到她,不得不在病房門口將她放下來。

“崽崽在外麵等著爸爸好不好?”

冥崽崽腦袋蹭蹭奶爸膝蓋,奶聲奶氣應著:“爸爸放心,崽崽一定不亂跑。”

“乖。”

霍沉令摸摸她腦袋,重新回到病房。

砸著嘴吃得香的冥崽崽一抬頭,就看到一個十多歲的大哥哥從電梯那邊出來,然後急匆匆往她這邊跑來。

不等她說話,大哥哥就將她從地上撈了起來,將她按進懷裡。

“彆怕,我會保護你的。”

冥崽崽茫然:“……”

怕?

那是什麼--小腦門兒。“崽崽,明天爸爸就幫你找新幼兒園。”還有,回頭他必須將孟婆拎過來收拾一頓,平時都教的什麼爛七八糟的?因為還要開會,地府大佬抱著寶貝女兒去了寶貝女兒的房間裡。交代了寶貝女兒幾句,再在房間裡秒回地府。與此同時,房門被敲響,門外傳來人間奶爸低沉的聲音。“崽崽,你在裡麵嗎?”崽崽連忙從沙發上下來,蹦蹦跳跳去開門。“爸爸!”門開後,霍沉令下意識彎腰將崽崽從地上抱起來,視線迅速環視整個臥室,冇有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