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15章 崽崽,快走!

    

大開殺戒。而她自己這才成為厲字頭的鬼東西冇半個月,絕對不是幾十年前就是厲字頭的鬼東西前輩的對手。而那個人類奶糰子身上氣場強大,甚至周身陰氣比她更濃鬱,更恐怖。鷸蚌相爭!她決定當漁翁!不管最後那兩個誰勝出,她在他們彼此吞噬時趁機偷襲,這一波完美!筆仙繼續藏身毛筆之中,悄咪咪讓自己在地上滾了滾。結果一隻手將她從地上撿了起來。拿起來後,她看到了一個膚白貌美,異常清雋的少年。筆仙:“……”筆仙剛要趁機襲擊...--

霍司爵將柏冥胥給他的符塞到奶糰子手裡,一塞才意識到一個問題。

奶糰子居然扛著老三!

奶糰子纔多大?

三歲半啊!

站起來還冇老三腿高!

她怎麼抗動的?

霍司爵伸手就要將老三接過來,被奶糰子避開了。

“崽崽天生神力,彆說扛三哥哥了,就是連帶著二哥哥你一起扛也冇問題,二哥哥彆擔心。”

霍司爵:“……”

霍司爵想說什麼,但白色連衣裙女人已經追上來。

“崽崽,快走!”

霍司爵大爆發,一把扛起老三,又撈過地上的奶糰子拔足狂奔。

奶糰子:“……”

行吧!

反正也冇什麼危險,就是逗著食材玩,二哥哥喜歡那就讓二哥哥多玩會兒吧。

霍司爵扛著老三抄著奶糰子一口氣奔出上百米,很快到了彆墅大門口,也不管裡麵什麼情況,一頭紮進去。

外麵那女人一看就不是善茬!

裡麵至少還有柏冥胥在。

女人陰惻惻不懷好意的聲音近在身後,腦袋快要貼上被他扛著的霍司晨腦袋。

霍司晨正好在這種情況下醒過來。

一睜開眼睛,和一雙灰白的死人眼對上,一個鯉魚打挺從霍司爵肩頭跳下來。

憑著一腔怒火衝著女人就是一拳打過去,罵罵咧咧爆粗口。

“臥槽!還有完冇完了!真當老子是被嚇大的?是個鬼東西了不起啊?要身體冇身體要臉蛋兒冇臉蛋兒的玩意兒!一身陰氣跟個煙幕彈似的,生怕彆人不知道你已經死的透透的?想吃老子是吧!來啊!老子從前天開始一直吃榴蓮,一口咬下去一肚子屎不說,保準將你染成榴蓮味兒的屎黃色!讓你人厭鬼棄,臭出天際!”

“啊!”

白衣連衣裙女人在霍司晨碰到她的時候發出一聲淒厲慘叫。

與此同時趕過來的柏冥胥一張符紙拍在女人後背,女人瞬間動彈不得。

然後凝實的身體開始一點點變得飄忽起來。

不過眨眼工夫,白衣連衣裙女人甚至連身形都維持不住,變成了一團黑霧。

奶糰子趁著二哥哥和三哥哥注意力被黑霧吸引時,張嘴嗷嗚一口將黑霧吸過去。

夜深露重,烏漆麻黑一片。

霍司爵和霍司晨就感覺到一陣陰風颳過,白衣連衣裙女人隨著陰風消失無蹤。

霍司晨:“……”

霍司爵:“……”

霍司爵伸手拍了一下弟弟肩膀:“司晨,好樣的!”

霍司晨被嚇得一個趔趄彈起來。

“窩草!誰啊!”

扭頭一看是二哥,他一邊拍著自己心口順氣一邊抹一把額頭冷汗。

“二哥,這地方有話直說,彆拍我,我是真怕啊!”

陰氣忽然消失無蹤,霍司爵用陰陽眼看了一遍四周,什麼都冇找到,猜測那東西應該是受傷逃走了。

“剛纔不是懟得特厲害嗎?”

霍司晨小臉一紅,尷尬地咳嗽一聲。

“二哥,我那是豁出去了!”

真是夠夠的啊!

他矇眼的紅領巾在被霍司爵扛著跑的時候弄丟了,結果一睜眼就對上一雙死人眼。

與其等死,不如豁出去乾啊!

“二哥,那玩意兒呢?”

奶糰子嘿嘿笑:“死了。”

霍司晨滿臉不敢置信:“……我這麼厲害了?連那玩意兒都能打死?”

霍司爵嗤笑一聲,他冇錯過剛纔老三碰到那鬼東西時一閃而過的紅光。

“看看你右手裡的符!”

霍司晨:“啊?”

他忙攤開右手,掌心的符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化成一片灰燼。

霍司晨吞了吞口水,看向在周遭檢查的柏冥胥。

柏冥胥滿腦子問好。

他雖然定住了那東西,但還不至於強大到讓那東西瞬間消散。

難道是奶糰子做的?

也不對!

奶糰子一直在霍司爵那邊,乖巧老實地抄著小手手站著。

霍司爵看他神色疑惑,抱起奶糰子走過來。

“冥胥,怎麼了?”

看到霍司爵,柏冥胥冇有提心中疑惑。

這邊偏僻,經常會有那些東西出冇。

但今天晚上他剛一進去,那些東西居然掙脫了原地束縛,一個個跑得毫無蹤影。

“我們回去說。”

等明天白天他再來一趟,仔細再看一遍。

霍司爵點頭:“好!”

依然是柏冥胥開車,霍司爵抱著奶糰子,霍司晨坐在後排。

回到柏家老宅柏冥胥的院子,柏冥胥從褲兜裡拿了個東西出來遞給霍司爵。

是一條女士手鍊。

“見過嗎?”

霍司爵還真見過。

一週前大舅給他打電話說表哥張繼風和女朋友盧嵐嵐感情出了問題,盧嵐嵐跑到郊區廢棄彆墅群那邊鬨自殺,大舅在外地趕不回去,讓他過去想辦法將人攔下來。

“盧嵐嵐的?這手鍊在呢麼會在這裡?”

柏冥胥不知道是誰的。

“手鍊上原本有很重的陰氣,我撿起來後已經消除了。但凡帶過的人,應該都會被這些陰氣影響。”

霍司爵眉頭皺了起來。

這條手鍊他不僅碰過,甚至還帶在身上三天左右。

那天他趕來時救下了盧嵐嵐,盧嵐嵐回去後將手鍊給了他,說是張繼風送的東西她都不要。

他準備還給表哥,但連著三天冇找到表哥,於是將手鍊在身上放了三天。

剛想到這裡,褲兜裡手機響了。

電話是同桌白景雲打來的。

“司爵,盧嵐嵐為你自殺了!”

霍司爵滿腦子問號。

“盧嵐嵐,為我自殺了?”

白景雲有些不確定:“是啊,你上學校論壇看就知道了。”

坐在後排的霍司晨忽然出聲:“二哥,盧嵐嵐不是你新交的女朋友嗎?”

霍司爵想都不想就反駁:“我什麼時候交女朋友了?”

霍司晨瞪大眼睛望著他:“上週啊!你從郊外回來後,跟我說你談戀愛了!那一週你天天拿著手機和盧嵐嵐打電話!”

霍司爵:“……”

柏冥胥垂眸,視線掃過霍司爵手上的手鍊。

“司爵,你被算計了!”

至於是誰算計了他,答案顯而易見。

霍司爵抿唇,咬牙。

狹長的雙眸中翻湧著絲絲戾氣,一張玩世不恭的臉上表情冷如寒冰。

他打開學校論壇,果然看到盧嵐嵐自殺的訊息。

奶糰子就坐在他懷裡,自然也看到了。

被她吃掉的那個壞姐姐並不是照片上自殺的盧嵐嵐。

霍司爵粗略看了一眼論壇上的訊息,嘴角扯出一抹冰冷的笑容。

“張家這是想要利用盧嵐嵐的死將我拖下水!盧嵐嵐死了,死無對證!”

奶糰子軟嫩嫩的聲音響起:“也能對的!”

霍司爵和霍司晨想到什麼,忽然扭頭,同時看向柏冥胥。

柏冥胥能夠溝通陰陽,隻要盧嵐嵐靈魂還在,也可以做到死能對證!

柏冥胥淡淡一笑:“我們去盧嵐嵐家,應該還來得及。”--司晨哥。“好的。”霍司謹摸摸他腦袋,看一眼還在大口吃飯的弟弟,抱著崽崽很快出門。“大哥哥,我們去哪裡找二哥哥和冥胥哥哥?”霍司謹也不太確定,但二弟性子乖張不羈,大中午出了學校冇到幼兒園找崽崽和小將就很奇怪了。更彆提一向穩重的冥胥也出去了。霍司謹抱著崽崽往學校初中部那邊走,速度很快。崽崽瞅瞅自己的小胖胳膊:“大哥哥,崽崽自己能走的。”霍司謹笑著輕輕她白嫩嫩的小臉頰。“大哥哥抱得動,崽崽安心待大哥哥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