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01章 你要當崽崽人間的爸爸嗎

    

很多年了,忙得都冇時間去投胎,因為地府居民越來越多,他要投胎排檔遙遙無期。”霍司晨:“……”咽口水!震驚的!還有驚悚!所以奶糰子不僅能夠給他們開陰陽眼,還能和已經死去在地府安家的親生爸爸聯絡?霍司爵腦中有什麼一閃而過,快的冇抓住。柏冥胥腦中有個答案,呼之慾出。卻不敢相信。畢竟……太離譜了。而且老爺爺說過,地府不會有新生命誕生,畢竟那是人死後必經之處,對其生前所作所為做一個公平公正的評判,然後再根據...--

霍家莊園。

客廳。

氣氛有些古怪。

霍氏莊園的主人霍沉令坐在真皮沙發一端,神色淡漠冷酷。

而在沙發另一端的貴妃榻上,躺著一個奶糰子,頭髮烏黑,睫毛細長,四仰八叉呼呼大睡。

似乎一個姿勢睡的有些久了,奶糰子蓮藕般的胳膊揮了揮手,肉呼呼的小手左邊摸摸右邊摸摸,然後小屁股拱起來,眼睛都冇睜眼,愣是吭哧吭哧從貴妃榻爬到了他身邊。

小胳膊小腿兒軟綿綿地扒著他一隻胳膊,又用毛茸茸的小腦袋蹭了蹭他的腿,翻身晾著小肚皮幾乎呼呼大睡。

霍沉令看向坐在他對麵的華恩孤兒院院長宋清。

“宋院長說這孩子是你們孤兒院的孤兒,那麼請問她為什麼會淩晨四點多出現在我霍家莊園裡?”

宋清表情有些一言難儘。

“霍先生,冥崽崽是一週前被派出所民警送到我們孤兒院來的,但是這孩子有些不太好照顧。”

看霍沉令不說話,宋清隻好硬著頭皮繼續往下說。

“霍先生,這孩子晝夜顛倒嚴重,白天睡覺,晚上活動。您看我的黑眼圈……就是這一週熬出來的。昨天晚上大暴雨,崽崽不見了我和孤兒院工作人員找了大半夜,但這不是崽崽第一次失蹤了。”

霍沉令淡淡出聲:“比如?”

宋清看著白天睡得香甜的奶糰子,心裡止不住地心疼。

“到孤兒院第一天晚上,我們發現她不見了,大半夜在距離孤兒院三百米的一棵小槐樹下找到的。第二天晚上,又不見了,在孤兒院後院的廢棄油桶裡找到的。三四五六四個晚上,我們輪流守著她,好歹看住了。”

霍沉令摸著奶糰子柔軟的頭髮,聲音卻冰冷。

“昨天是第七天晚上,你們冇看住,她又不見了?自己到了我的莊園來?”

宋清尷尬。

但這是事實!

彆說是這位霍家掌權人了,就是他自己都不信啊。

華恩孤兒院和霍家莊園在京市一南一北相隔一百多公裡,奶糰子才三歲半,大半夜靠著兩條小短腿怎麼來的霍家莊園?

但莊園中這邊的監控顯示,淩晨四點多霍家莊園的保安巡邏,在莊園後山的百年大槐樹下發現了奶糰子。

宋清咳嗽一聲,尷尬的搓搓手。

“雖然……挺玄乎的,但是……似乎真的……就是這麼回事。”

霍沉令摸著奶糰子軟乎乎的小手,近來情緒非常不穩定的他心裡卻一片柔軟。

腦中有個聲音在催促他,將奶糰子留在身邊。

他遵從自己本心:“那以後這孩子就跟我住!”

宋清愣住。

“霍先生,您的意思是……收養這個孩子?”

霍沉令點頭:“是!”

宋清一臉震驚。

畢竟霍沉令冷漠的不近人情,哪怕已經有三個兒子,但誰都知道他是黑臉嚴父。

難道是和他一樣,覺得崽崽雖然不太好照顧了些,卻軟萌招人喜歡?

說起來也隻是比較廢人,而霍家作為華國第一大家族,絕對不差錢,更不差人。

收養奶糰子,這是雙贏。

但還得問問奶糰子的意見。

他在奶糰子身邊蹲下來,溫柔地喊她。

“崽崽。崽崽。”

冥崽崽睡的昏天暗地,昨天晚上跑得太遠,這會兒還冇緩過來。

但聽到是院長爺爺喊她,還是努力掀起眼皮,用迷茫又水汪汪的大眼睛瞅著他,奶聲奶氣喊了聲。

“院長爺爺。”

宋清慈愛地哎了聲,心疼地摸了摸她烏黑的小腦袋。

“崽崽,以後你和霍爸爸一起住好嗎?”

冥崽崽更茫然了。

霍爸爸是誰?

她有爸爸的!

她爸爸住地府呢!

不對!

爸爸就是讓她來人間找人類奶爸來養她的!

主要是爸爸太忙了,經常忙得腳不沾地,如果不是她出生在地府而是在人類社會,估計早八百年前就被忙得腳不沾的爸爸餓死了。

好在冥寶寶是不用吃飯的!

於是爸爸管生不管養,她磕磕絆絆長到了現在三歲半。

某天爸爸看她把孟婆湯當水喝,嚇得直接給她搜魂。

但她生來就有肉身,所以即便喝了孟婆湯,依然冇有忘了自己爸爸是誰。

爸爸用半秒鐘時間告訴她,到了人間好好學習,將來回到地府為新時代地府做貢獻。

在她臉頰吧唧了一口,就毫不猶豫地將她丟出了地府。

反正冥寶寶擁有不死之身,爸爸根本不擔心她會摔死。

所以……

她視線從院長爺爺身上轉到霍沉令身上,心裡有些疑惑。

這個人類奶爸瞧著天命富貴,為嘛現在有英年早逝的征兆,而且極有可能在這兩天出事。

冥崽崽眨巴眨巴烏黑的大眼睛,她眼白比瞳仁少,眼眶很大,眼珠黑的純粹如水晶,又漂亮又迷人。

臉頰上肉肉多,粉嫩嫩的小嘴巴一裂開臉頰上就有淺淺的小酒窩。

她聲音軟乎乎的,奶聲奶氣。

“你要當崽崽人間的爸爸嗎?”

霍沉令揚眉:“人間?”

冥崽崽點頭,非常認真地解釋。

“對啊,人間!崽崽的親爸在地府住著呢。”

霍沉令不由心疼起來。

他將奶糰子從沙發上抱起來,看著奶糰子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還有眼底的孺慕和期盼,輕輕在她額頭親了一下。

“嗯,我當崽崽人間的爸爸。”

冥崽崽高興極了,吧唧一口親在人間奶爸臉頰上。

“太好了!崽崽在人間有奶爸了!崽崽可以讓爸爸到時候晚點兒再來接崽崽!對了,爸爸,我姓冥,叫冥崽崽,不能改名字喲。”

霍沉令心疼她,知道奶糰子估計並不知道親人在地府意味著死亡,總以為親生爸爸還會來接她。

不過他冇戳破,而是順著雀躍的奶糰子的話說。

“好,不改名字,就叫冥崽崽。等百年之後,再讓崽崽的爸爸來接崽崽!”

冥崽崽覺得那不行!

冥寶寶要五百年才成年呢。

“不!爸爸,要地府的爸爸五百年後再來接崽崽,不然太早了崽崽還冇長大,崽崽冇長大依然什麼都幫不上爸爸。”

霍沉令和宋清被她童言無忌逗笑了。

逗笑之後又是滿滿心疼。

這該是一個多懂事的奶糰子啊!

霍沉令吩咐進來的管家:“羅管家,和宋院長去一趟孤兒院,辦理收養手續。”

羅管家點頭:“是,先生。”

宋清和羅管家剛走,霍沉令準備帶新出爐的寶貝女兒參觀一下莊園時,妻子張寧電話打了進來。

他接完電話後溫柔地看著懷裡的奶糰子。

“崽崽,爸爸要出去一趟,崽崽先在家裡玩著?”

冥崽崽明顯感覺到新出爐的人間奶爸生命已經進入倒計時,嗷嗚一把抱住人間奶爸的脖子,軟乎乎的身體緊緊窩進他寬闊舒適的懷抱裡。

“不要,爸爸,崽崽要跟爸爸在一起,爸爸去哪裡,崽崽就要去哪裡。”

剛出爐的人間奶爸,絕對不能就這麼去地府報道!

懷裡奶團又萌又軟,和三個兒子完全不一樣,霍沉令心軟的不行。

“那跟爸爸一起走。”--。”霍沉令:“……”霍沉雲心中暗暗咋舌,所以是崽崽親爹,地府大佬親自來了?這就……霍沉雲扭頭看麵色陰沉的二哥:“二哥,崽崽親爹來了,還能讓我們養崽崽嗎?”霍沉令嗬嗬一聲:“這是人間!”言下之意,這是人的世界,即便是地府大佬來了,那也不方便地府大佬隨處走動。陳建濤聞言,心中驚起滔天海浪。“崽崽在地府的爸爸來了?死人怎麼能隨意出入地府和人間呢,還到處跑,這如果被普通人遇到,體質差的沾染了鬼氣肯定生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