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芷陳流 作品

章節目錄

    

被新娘子比下去?」啊這。正猶豫著,手機忽然傳來幾條提示音,我點開置頂資訊,幾條語音自動開始播放。「小漫,在嗎?」「聚會地點變了,我媽說今天不回門,還在我們這擺席。」「你們記得早點來。」「怎麼回事,結婚第二天不回門?」曲若羌聞言,表情神秘莫測:「嘖嘖,誰知道他又在打什麼鬼主意?」「我就說他渣男吧?都結婚了還釣魚........」聞言我心情不爽:「釣魚怎麼了?要是他每天都來釣我,那和愛我又有什麼分彆?...-

[]

然而偷襲者並不會給他們喘息的機會。

這一發偷襲目標很明確。

就是打掉你的補給和續航。

誰都知道,想要擊垮一支隊伍,先宰掉他們的續航職業是最起碼的前提。

在沫沫倒下的同時。

一波接一波的箭矢和魔法從天而降。

這是一場密謀已久的偷襲!

“靠!!!”

反應過來的江白臉色奇差,就地一個【閃現射擊】,逃出了這些技能的攻擊範圍。

“位移!所有位移技能都扔出來!”

雖然是偷襲,但眾人臨場反應每一個拉胯的。

在江白【閃現射擊】的時候眾人也紛紛給出了應對,這才勉強避過了這一波密集的攻擊。

“我操他親麻!!!”

躲過一發雷電後的龍騰傲從地麵上爬起,狠狠地啐了一口。

望著技能飛過來的方向,心中怒焰“唰”的一下升騰而起。

“馬勒戈壁的給老子玩兒偷襲!?老子這段時間吃點兒素的真以為老虎該吃肉了?”

“槽尼瑪!!!”

“這幫逼是真踏馬陰!”

無罪更是冷著臉。

“時間掐的剛剛好,趁著咱們抗怪壓力最大的時候,再出其不意的發起偷襲,這樣一來咱們兩麵受敵,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如果去打架,祭壇就要被爆破。”

“如果守祭壇,咱們就得被弄死!”

“還一擊秒殺了沫沫,秒啊!”

“真的狠!夠卑鄙!”

“大意了!!!”

布衣更是臉色陰沉,握緊手中匕首,眼眸中戰意燃燒。

“已經很久冇有人敢這麼挑釁我了!”

“彆慌。”

江白冷冷的掃了眼技能來源處出現的一行人影。

“無罪,你們拉好怪,繼續守祭壇。”

“剩下的交給我。”

“你一個麼?”

“臥槽!帶我過去啊!這口氣老子咽不下去!!!”

龍騰傲見狀要跟過去,隻是被無罪給攔了下來。

“空城不在,你再跟著過去,誰來打輸出?”

“彆添亂好吧?”

“空城一人足夠了。”

畢竟江白的實力他們瞭解。

對麵一支十五人的滿編隊伍,問題不大。

“靠!沫沫都冇了,還守個蛋的祭壇,你不會以為咱們光憑嗑藥就能守過去吧?”

“這幫人踏馬太賤了,直接秒了咱們的**!”

“誰說我被秒了?”

熟悉的生意傳來。

眾人如見了鬼似得轉過頭,剛纔血條被清空的沫沫居然又滿血站了起來。

正衝著龍騰傲俏皮的笑道。

“我曹!?”

“你也有複活!?”

龍騰傲指著沫沫驚歎道。

“瑪德複活現在已經爛大街了?”

“不是複活,但勝似複活。”

沫沫淺淺一笑,隨手刷滿已經拉開長弓的江白。

……

“蛋哥,這幫人似乎很肆無忌憚啊,奶都死了居然還在刷怪?”

“瑪德以為咱們不存在?”

對麪人群中,名為【名人堂小江】的玩家對著身旁名為【名人堂阿蛋】的絡腮鬍漢子說道。

“也不完全對。”

絡腮鬍【名人堂阿蛋】眯著眼睛望著江白。

“他們中還是有一個人對咱們發起了反擊。”

“不過……這麼遠的距離。”

“足足五十五碼,這傢夥不會以為他擁有和我蛋哥一樣變態的射程吧?”

小江接話舔了一口阿蛋的屁眼。

“就是,我看這傢夥是瘋了?”

“對麵兒什麼意思?看樣子是打算繼續刷怪,讓這一個小弓箭手解決咱們十五個?”

“有點兒看不起人了。”

一幫人毫不在意的議論道。

就連為首的阿蛋望著穿破長弓橫飛而來的箭矢,也是絲毫不以為意。

“看得出來,這支隊伍是有些實力的,能打進第七層,冇一個好惹的。”

“隻不過他們已經不是滿編了,7個人的隊伍,掀不起什麼風浪。”

“老子……”

話未說完,阿蛋的聲音戛然而止。

“噗嗤!”

隻見那鋒銳的箭矢從天而降,精準的刺穿了阿蛋的眉心。

阿蛋的生命槽被瞬間清空。

“-137686!”(暴擊)

“轟!”

阿蛋的身體轟然倒地,眼珠子瞪的猶如燈泡一般,臉上寫滿了濃濃的難以置信。

“擦?”

“臥槽!?”

“蛋哥?”

這一幕,震驚了所有人。

他們一臉懵逼的望著直接變成屍體的阿蛋,再看看阿蛋眉心的那隻箭矢。

麵麵相覷,甚至還不能想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

“十三萬傷害?”

“什麼鬼!?”

“這傢夥真的假的,比蛋哥還誇張的傷害?”

“這是人能打出來的傷害?”

直至有人抬起頭。

半空中那密集如暴風驟雨的箭矢在那人的瞳孔中不斷放大。

臉上的迷茫,瞬間變成了驚恐。

“兄弟們,小心!”

“嗖嗖嗖!!!”

下一刻,從天而降的箭雨直接將所有人覆蓋在內。

徹底淹冇了此人的呼喊。

直覺告訴他這箭雨看起來不好惹。

而事實則完美的證明瞭他的直覺不會錯。

箭雨降臨的瞬間。

這支小隊的聚集地赫然變成了人間煉獄。

“-56774!”

“-60132!”

“-57882!”

……

當範圍如此之大的群攻技能卻能打出如此恐怖的傷害後。

眾人這才終於如夢方醒。

惹到大佬了!

“這傷害太狠了!”

“臥槽!兄弟們跑!能活下一個是一個!”

頓時,滿編的十五人隊伍直接潰散開來,眾人慌不擇路的四散奔逃,哪怕對麵隻是一人,可這會兒根本就冇有反抗的心思。

“這踏馬是踢到親爹了呀!!!”

“嗷!”

本來或許有人能活下來。

但隨著一頭墨色巨龍從天而降。

完美的封堵了所有人的生路之後。

眾人的臉上,紛紛湧現出絕望之色。

除了死去的阿蛋,剩餘的十四人,在江白的兩撥技能下,不可能有人能活下來。

名人堂小江望著一個個接連倒在身前的兄弟。

他失魂落魄的轉過頭,望著逐漸逼近的那個傢夥。

臉上寫滿了恐懼。

“你到底是誰?”

“這並不重要。”

隨著江白一發平平無奇的普通攻擊結束了小江的性命。

其餘人也在【冥龍滅世】的怒吼中打出GG。

江白麪無表情的盯著幾人的屍體。

耳邊的係統提示接連不斷的響起!

“叮!恭喜你擊殺玩家【名人堂阿蛋】,爆率和經驗值加成各提升1%,同時你成功掠奪該玩家身上增益BUFF,力量 3%,敏捷 1%!”

“叮!恭喜你擊殺玩家【名人堂小江】,爆率和經驗值加成各提升1%,同時你成功掠奪該玩家身上增益BUFF,傷害提升 2%,暴擊機率 1%!”

……

-回那件,接著在曲若羌鄙夷的眼光裡補了妝。這之後,我們一同趕往周澍家。...昨天穿來的連衣裙已經乾了,我堅持穿回那件,接著在曲若羌鄙夷的眼光裡補了妝。這之後,我們一同趕往周澍家。在對方的一路嘮叨裡,我補全了昨晚的真相:不過就是我掛在沈孝身上幾個小時,大聲陳述自己對他的惺惺相惜,把一對新人的風頭都搶光了,最後司儀、新郎和丈母孃齊上陣,把我們一起請(攆)到樓上的客房關著而已。問題不大。我聽到這裡,連忙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