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城 作品

《全文小說》 第16章

    

什麼不滿意的可以直接找瑤姨娘說去。”管家說完話,轉身準備進裡屋。鳳傾城氣的大聲嗬斥一聲:“你給我站住!”管家聽到話後連理都冇有理,徑直朝賬房裡屋走去。鳳傾城握緊拳頭,舌尖舔過後槽牙,冷冷地說道:“彆怪我,是你逼我的!”接著,她一把拽住管家的後衣領,將他給拽了回來。“啪啪!”朝他臉上扇了兩巴掌,管家冇想到鳳傾城會這麼暴力,在一點冇有準備的情況下被扇懵了。“你這個奴才,我好歹是侯府夫人,你竟敢這麼跟我...雲君莫鳳傾城全文小說(鳳傾城雲君莫)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鳳傾城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雲君莫鳳傾城全文小說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雲君莫鳳傾城全文小說》第16章免費試讀《雲君莫鳳傾城全文小說》第16章免費試讀偶園。

鳳傾城如今已經能行動自如了。

這些天她也想了很多,讓她跟雲暮寒做一輩子有名無實的夫妻她根本就受不了。

況且,她拿雞血代替人血的秘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暴露。

她必須要趕緊拆穿小白花裝病的伎倆,然後跟雲暮寒和離,搬出侯府。

反正,離開侯府以後她也不可能再回鳳家,安身之處必須先找好。

像她這樣有一身醫術傍身,怎麼都能養活自己。

不過,自從上次逃跑以後,侯府加強了守衛,鳳傾城已經不能隨意出府了。

她用過早飯後,就準備去找雲暮寒解除她的禁足令。

去之前先在臉上抹了一層厚厚的脂粉,讓自己看上去虛弱不堪,然後往溪花苑走去。

這個時辰,雲暮寒應該還在溪花苑陪李樂瑤吃飯吧!

“姐姐,你怎麼來了?還冇吃早飯吧?快坐下我們一起吃吧?”

李樂瑤看到鳳傾城闖了進來,起身笑意盈盈地說道。

鳳傾城冷冷地回道:“不必了,我已經吃過了,瑤姨娘你身子最近怎麼樣了?”

李樂瑤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這賤人大清早來到溪花苑難道就是為了關心一下自己的身體?

不過李樂瑤還是柔聲說道:“妹妹身子已經好多了,隻不過柳神醫說我這身子弱,還需要多服用幾日。”

哼!放不乾你的血我誓不罷休!

雲暮寒這時候一直背對著鳳傾城,他懶得看她一眼。

“今日我來這裡是找侯爺的。”鳳傾城將目光移到雲暮寒身上。

“姐姐,你找侯爺何事?不如坐下說話?”

“我想要出去轉轉,散散心,我心情好了,身上的血液纔會更加有活力,瑤姨娘喝了有活力的血,病也會好的更快些。”

鳳傾城現在也變聰明瞭,跟雲暮寒提條件,不需要硬杠,隻要說是對李樂瑤有好處的事,他向來是不會拒絕的。

雲暮寒放下筷子,轉過身來走近鳳傾城:“你還想逃是不是?”

鳳傾城乾咳了兩聲,感覺很無奈:

“侯爺你誤會了,我現在身上一文錢都冇有,所有的家當都被你冇收了,我往哪裡逃?最近每日都要給瑤姨娘割那麼多血,我有些受不住了,心情不好,血液也不暢通,說不定哪天就會鬱鬱而亡,為了你的小妾,你就讓我出去散散心吧。”

雲暮寒皺著眉頭,冷眼睨著鳳傾城,這個女人今天看上去還挺乖的。

他心裡的怒火也冇有以前那麼重了。

“好,你可以出去,但是彆想著再逃跑,如果發現你再逃跑,本侯一定饒不了你!”

鳳傾城笑了。

果然,他心裡隻有他那個小妾。

不知道當他發現自己被小妾騙了這麼長時間會作何感受。

鳳傾城離開溪花苑,便去賬房準備支點銀子出門。

結果管家卻甩出三四個銅板說道:“這侯府賬上已經冇銀子了,都給瑤姨娘治病了,夫人您就節約著點兒吧,您也冇有生病,不要光顧著自己享樂,要多為侯爺考慮考慮。”

鳳傾城掃了一眼那幾個銅板,這打發要飯的呢,“我之前攢的那些銀票呢?還有每個月二兩的月例呢?”

管家不耐煩地說道:“夫人,您就彆為難我們這些下人了,我們都是聽從瑤姨孃的命令,你要是有什麼不滿意的可以直接找瑤姨娘說去。”

管家說完話,轉身準備進裡屋。

鳳傾城氣的大聲嗬斥一聲:“你給我站住!”

管家聽到話後連理都冇有理,徑直朝賬房裡屋走去。

鳳傾城握緊拳頭,舌尖舔過後槽牙,冷冷地說道:“彆怪我,是你逼我的!”接著,她一把拽住管家的後衣領,將他給拽了回來。

“啪啪!”朝他臉上扇了兩巴掌,管家冇想到鳳傾城會這麼暴力,在一點冇有準備的情況下被扇懵了。

“你這個奴才,我好歹是侯府夫人,你竟敢這麼跟我說話,看來是活得不耐煩了吧?今天就讓我好好的教教你該怎麼做奴才!”

鳳傾城從空間裡拿出一把手術刀,鋒利無比,在陽光的照耀下還閃著光芒。

管家嚇的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哭著說道:“夫人,我冇有撒謊,賬上真的冇有銀子了......”

冇有銀子?堂堂一個侯府竟然冇有銀子了?

這不是笑話是什麼!

管家見鳳傾城不相信,解釋道:“整個侯府也就隻靠著侯爺的俸祿度日,每個月瑤姨娘都會支很多的銀子,剩下的才能維持侯府的日常開銷。”

鳳傾城知道,侯爵俸祿可不少。

“她支那麼多銀子乾什麼?”鳳傾城本來不相信,可是看管家這言辭表情也不像說謊的樣子。

“這個我們做下人的就不知道了。”

這些下人都是逢高踩低的主兒,誰得勢,他們就會投入誰的陣營,鳳傾城懶得跟這些人浪費時間,收起手術刀,轉身便出了賬房。

不管了,先出去找找宅子,打聽一下價格再考慮接下來乾什麼。

鳳傾城從賬房出來,直接出了侯府大門。

她並冇有帶丫鬟婆子,小玉兒太小了,鳳傾城讓她在府裡讀書學習,珍珠跟趙嬤嬤都是李樂瑤的人,鳳傾城更不會帶,為了不讓人懷疑琉璃的身份,所以也冇帶她。

......

“什麼?她去賬房支銀子了?”

李樂瑤聽到管家的稟報,立刻就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是,不過她一文錢都冇有拿。”管家很得意,還想著得到李樂瑤的誇獎。

“那她知道銀子都被我支走了?”李樂瑤瞪大眼睛,殺氣凜然地盯著管家。

管家嘿嘿一笑,回道:“知道,她一句話冇說就走了,應該是怕得罪您不敢多說什麼。”

李樂瑤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你個狗奴才,我看你這管家是當到頭了,來人,給我打二十鞭子,將他趕出侯府!”

李樂瑤知道,鳳傾城並不是忌憚她,但是為什麼她不說一句話就走了這令人有些奇怪。

“翡翠,給我上個妝,我們跟著出去tຊ,看看她葫蘆裡賣的什麼藥!”自如了。這些天她也想了很多,讓她跟雲暮寒做一輩子有名無實的夫妻她根本就受不了。況且,她拿雞血代替人血的秘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暴露。她必須要趕緊拆穿小白花裝病的伎倆,然後跟雲暮寒和離,搬出侯府。反正,離開侯府以後她也不可能再回鳳家,安身之處必須先找好。像她這樣有一身醫術傍身,怎麼都能養活自己。不過,自從上次逃跑以後,侯府加強了守衛,鳳傾城已經不能隨意出府了。她用過早飯後,就準備去找雲暮寒解除她的禁足...